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纽约时报》第一位女性首席艺术评论家,获终身成就奖

陈雨婷2019-04-14 06:46:01

这位写作者是北美当下最著名的也是为数不多的通才艺评人之一,以其细致入微、史料翔实又朴实易懂的写作风格而得名,认为自己的主要职责是“让人们走出家门”。

成立于 1999 年的艺术基金会 Dorothea and Leo Rabkin foundation 总部设立在美国波特兰,目前主要负责管理艺术家夫妇 Leo Rabkin(1919-2015)与 Dorothea Herz Rabkin(1921-2008)捐赠的遗产及生前大部分作品,其使命是通过展览、出版物及其他传播方式来推广视觉艺术,在波特兰布朗街设有展览空间。

基金会于 2017 年启动了资助与奖励项目,重点关注视觉艺术记者对美国文化产业的贡献,他们批判性的记录在某种程度上维持和塑造着艺术家们的职业生涯。

Dorothea and Leo Rabkin 基金会表示,“写作者们在任何充满活力的艺术团体中都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但这些人却很少得到承认且往往收入微薄”,希望此举能对他们有所帮助。

近日,基金会授予了《纽约时报》的首席艺术评论家 Roberta Smith 终身成就奖,这也是该项目第一个终身成就奖。此前,基金会曾分别在 2017 及 2018 年的 7 月,为 8 位视觉艺术记者颁发杰出奖,并给予每人 5 万美元的奖金。

评审团由数位资深策展人、艺术史学者及专栏作家组成。基金会在官方声明中写道:

“Roberta Smith 一直致力于为素人艺术、陶瓷艺术、数字艺术等多种艺术形式建立起观众群体。她跨越了许多传统的界限,向广大的读者提供了对新艺术和新艺术家热情又坦率的详细评估。她的声音被数百万读者听见。”

Smith 的艺术经验完全来自于职业上的实践,极简主义艺术家 Donald Judd 是她职业生涯中的关键人物。

她出生于 1948 年,20 世纪 60 年代末,在格林内尔学院获得文学学士学位后, Smith 搬到纽约,在画廊 Paula Cooper 工作。在此期间,她结识了极简主义艺术家 Donald Judd 并为其编写了著作。有一天,她在《艺术论坛》上读到一篇对 Judd 作品的评论后,写了一篇 10 页的纠正文章,寄给了编辑 Philip Leider 。Leider 回应道:“对于任何想成为艺术评论家的人来说,这是一种令人讨厌的起步方式,但如果我们能把它切成两半,我们就会出版它。”

Smith 自 1972 年开始正式发表艺术评论,在 1980 年至 1984 年间担任知名报纸《乡村之声》的评论家。随后从 1985 年开始定期为《纽约时报》撰稿,并在 1991 年正式加入。 2011 年,Roberta Smith 成为《纽约时报》第一位获得首席艺术评论家头衔的女性。

她是北美当下最著名的也是为数不多的通才艺评人之一,以其细致入微、史料翔实又朴实易懂的写作风格而得名,认为自己的主要职责是“让人们走出家门”。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艺术批评被视为特权意识,解释性分析和审美判断主导着艺评论述。而随着创意产业的兴起,艺术作品往往被视为一种创作现象,而不是批判性对话的起点。近 20 年间,关于当代艺术评论危机的讨论主要集中于其与市场的关系,比如艺术评论是否已成为画廊的公关代理。

数字化趋势让艺术的定义越来越宽泛。在过去,艺术批评的主要焦点是质量把控,而今天,一个好的艺术评论家还必须注意教育公众、促进讨论,说服观众参与艺术并独立思考。这些写作者不再只是出现在报纸、杂志和电视里,还使用着社交媒体实时更新自己的观点。

正如 Roberta Smith 在演讲中解释自己从《乡村之声》到《纽约时报》之后发生的转变:“我不再和艺术家站在一起,试图帮助他们并解释他们的观点。我和观众站在一起,告诉艺术家他们的作品是如何被接受的。”

Smith 不提倡任何媒介、媒体或某个艺术家,也不怀念艺术史的某个特定时期。她至今保持一周看 25 到 30 场展览的频率,不写作的时候就在博物馆或画廊,也活跃在 Twitter 上。

作为一名评论者,她调侃自己“一天失去一个朋友”,曾被批评“写了一些胡言乱语”。但在 Interview 杂志的采访中她表示:“我无法想象不写负面评论,这对任何人都没有帮助。你工作的一部分就是激发读者自身的批判能力。”

此外,Roberta Smith 的丈夫 Jerry Saltz 也是一位资深艺评人,供职于《纽约》杂志,在 2018 年获普利策艺术文化批评奖。值得一提的是,获奖结果公布后,包括《卫报》《观察家报》等多家媒体因此对普利策及媒体行业本身提出了质疑:Saltz 在此之前已被多次提名,而在职业贡献及声望如此接近的情况下,一位女性——Roberta Smith 却从未出现在普利策奖的名单上。且在从业者大部分是女性的艺术行业中,多家主流媒体的首席艺术评论家均为男性。

基于《纽约时报》的编辑指南,Smith 不能接受本次获奖带来的 5 万美元奖金。她选择将奖金捐给艺术促进正义基金(Art for Justice Fund)——一个试图通过艺术维护人权的非营利性组织。


题图来自维基百科。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