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墙壁搁架也能“隐形”?其实是个视觉游戏|这个设计了不起

胡莹2019-04-12 07:06:46

我们每天都为你推荐几个最近发现的好设计。

Shelf Floating Shelves by YOY

在日本设计师组合 YOY 看来,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悬浮式墙壁搁架已经流行了好一阵子。现在,YOY 决定将这种悬浮式墙壁搁架进行进一步革新,将其支撑结构变得“隐形”。

这款名为 Shelf 的新品本周在米兰设计周亮相,它包括一系列产品:花瓶、书架和相框,像是和我们玩了一场视觉游戏。

设计师解释说:“物体被放置在半空中,处于一个均匀的水平,以创造一个不存在的架子的感觉。” 正如我们看到的那样,每个物体都附着在墙上,当它们组合在一起时,会产生隐形的错觉。

图片来源:Spoon&Tamago

Folk outdoor furniture collection by Front for Vestre

户外家具制造商 Vestre 最近与瑞典设计工作室 Front 合作,推出了名为 Folk 的户外家具系列,早前在 2019 斯德哥尔摩设计周期间推出,试图探讨城市户外公共家具在营造社会凝聚力氛围中的作用。

Folk 系列包括公园长椅、垃圾箱和自行车停放架。

Folk 系列采用 Vestre 的标志性现代风格,又融入了一些未来主义风格的元素。每件都是由能源公司 Norwegian Hydro 生产的瑞典松木和铝制成。

该系列中使用的松木采用亚麻籽油处理,促使其随着时间的推移变成银灰色。

自行车架和长椅一样,具有相同的环状细节,而垃圾箱具有同样极简的美感。每件作品都配有修长的腿,使割草机可以轻松地在它们周围移动。

图片来源:Vestre

The Pantonova seating system by Verner Panton for Bond villain Karl Stromberg

在 1977 年詹姆斯·邦德主演的 007 系列电影《007:海底城》(The Spy Who Loved Me)中,丹麦设计师 Verner Panton 设计的 Pantonova 座椅走红。

最近,丹麦品牌 Montana 重新发售了这个系列的座椅,在米兰家具展上亮相。

用“超越普通家具的范畴”来形容 Pantonova 座椅再不为过了,它是 Verner Panton 于 1971 年为丹麦 Varna Restaurant 所设计,如雕塑般的结构造型,和模块化设计使得它在座椅设计史上保持着标志性的地位。

Pantonova 的独特之处在于其弧形框架,由一定长度的弯曲钢制成。有三种不同的版本,可以组合在一起形成引人注目的几何形状,包括圆形、波浪形和 S 形。线性是最像传统椅子形式的座椅,具有轻柔弯曲的靠背和座椅,可舒适地包裹身型。

椅子有两种表面处理:天然镀铬或涂漆。配有皮革,天鹅绒或 Kvadrat 面料的垫子,有八种颜色可供选择。

图片来源:Dezeen

Lapilla by Ronda Design for Debonademeo

Ronda Design 团队推出新品灯具 Lapilla,这是为意大利设计品牌 Debonademeo 的 Magnetika 墙壁系统设计的一款壁灯,但其实它可以像磁铁一样吸附在任何金属表面上。

这些灯看起来好像被切成两半,靠在墙上。它们不是连接灯罩和底座的硬杆,而是通过松散的电缆连接,使组件能够以任何形式定位。

电缆既可以拉紧以获得传统的灯具外观,也可以环绕成弯曲的路径,以获得更加异想天开的感觉。电缆有黑色或红色,任何多余的长度都可以存放在灯座中。除了黑色饰面外,Lapilla 还有其他五种饰面。

图片来源:Design Milk

Back To Origins by Alissa Volchkova

设计师 Alissa Volchkova 在本周 2019 米兰设计周的 Alcova 展览推出了 Back To Origins 系列玻璃制品。

设计师希望利用这一项目向石器时代致敬,在那个时代,人类认同、社会进程以及行为现代性正随着第一件人造工具的出现逐渐发展。最终推出的水晶玻璃作品系列同时也向完美、规则与对称等传统美学概念提出挑战。

Alissa Volchkova 以一种非同寻常、看似矛盾且不完美的方式对水晶玻璃这一材质加以利用。通过这种方式,项目通过将水晶玻璃还原到原始自然状态的方式挑战我们对这种贵重原料的看法。在制作过程中,设计者采用了简单原始的技术。为了模仿石器时代使用的独特方式,设计者用一把陶瓷刀雕刻、打碎并切割出外形,在整个过程中完全不去有意思考作品的最终形态。

这种独特制作方法最终制成了哑光粗糙且不对称的水晶玻璃杯,这与我们通常见到的光滑透明的对称玻璃杯截然不同。玻璃杯未经处理的质感在窑炉烧制过程中完成,同时,过程的不可预知性更让最终结果不受任何控制。

图片来源:Alissa Volchkov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