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4000 多名亚马逊员工签署公开信,要求公司针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

Karen Weise2019-04-12 07:00:23

“我很清楚,我们没有一个全公司范围的紧急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那个团队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做他们需要做的工作。”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西雅图电 — 此前,有科技巨头的员工发起抗议活动,抵制公司与军方及执法部门开展的合作项目,并要求公司要善待女性和少数族裔。

现在,又有数千名员工正在敦促公司要以实际行动应对气候变化。

本周,超过 4200 名亚马逊员工呼吁公司应该重新思考如何应对和改善全球变暖问题。在颇具影响力的科技行业中,这是员工针对气候变化发起的最大规模的施压活动。

员工们纷纷表示,亚马逊应该要坚定地承诺减少大规模运营活动中的碳足迹,而不是零散地发布一些言辞含糊的声明。他们认为,亚马逊应该停止为石油和天然气行业提供定制化的云计算服务,不再帮助他们寻找和开采更多的化石燃料。

拉吉特·伊夫蒂哈尔(Rajit Iftikhar)是亚马逊零售业务领域的软件工程师。他认为,亚马逊领导层和员工需要建立共同的目标——“无论何时做出的商业决定都会把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放在首位”。他说:“我们想让亚马逊成为一家更好的公司。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在科技业的活动人士看来,这封公开信声援了一种新策略:用员工的股票酬劳推动公司改革——员工就像其他股东一样可以提交决议,并在年度股东大会上促请投资者针对某一项公司改革计划进行投票表决。但从历史上来看,外部的积极投资者通常会使用这种方法,而不是内部员工。

签署公开信的亚马逊员工正在推动通过一项股东决议,以此迫使公司制定减少碳足迹的综合计划。去年底,20 多名现任和前任雇员提交了该项决议,并可能在下个月进行投票表决。

很少有科技业员工——即便是最激进的员工——在公开批评雇主时签署自己的姓名。比如,此前 Google 在处理性骚扰指控时,虽然有数千名员工“集体出走”抗议,但几乎看不到他们的名字。

“这正是亚马逊教授给我的做事方法:大胆、敢冒险、解决大问题,”马伦·科斯塔(Maren Costa)说。他是亚马逊的首席用户体验设计师,在公司里工作了近 15 年。

亚马逊在美国有超过 6.5 万名技术和企业员工。签署公开信的人数超过了亚马逊在西雅图和湾区以外的国内任何一个分部的员工人数。

亚马逊发言人萨姆·肯尼迪(Sam Kennedy)没有直接评论这封信,但他表示,公司正在采取多种方式应对气候变化。

“今年初,我们宣布要公开整个公司的碳足迹,并发布了相关的计划和目标,”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还推出了‘Shipment Zero’(零碳排放运输计划),旨在让亚马逊的货物运输实现零净碳排放(net-zero carbon),并预计在 2030 年前让 50% 的货运量实现零净碳排放。”

和科技业同行相比,亚马逊的碳足迹问题尤其容易受到外界的批评。该公司除了要运输数以百万计的大小货物以外,旗下的云服务数据中心也需要足够的电力才能保持正常运行。该中心提供的云服务及人工智能业务让亚马逊和能源行业的大企业客户保持着合作关系。

2014 年,亚马逊发布了一项让数据中心“100% 使用可再生能源的长期承诺”,但没有为此设定完成期限。本周一(当地时间 4 月 8 日),亚马逊宣布将建设三个新的风力发电厂。这是该公司两年多以来首次为数据中心发起新的可再生能源项目,而公司的云业务已经在这两年里增长了一倍多。

员工们一直在呼吁亚马逊采取更全面的行动。去年 11 月底和 12 月初,16 名亚马逊现任和前任员工提交了股东提议文件。该活动公开后,立即得到了数十人的支持,其中包括曾负责亚马逊可持续发展工作的克里斯·佩奇(Chris Page)。

今年一月,一批员工和亚马逊的可持续发展团队及投资者关系官员进行了会面,并和他们一起讨论了该项提议。

“我很清楚,我们没有一个全公司范围的紧急应对气候变化的计划,”科斯塔说。“那个团队也没有足够的资源去做他们需要做的工作。”

亚马逊发言人肯尼迪表示,“单就运营而言,我们有超过 200 位科学家、工程师和产品设计师在专门研发新方法,利用我们公司的规模和影响力造福客户和地球。”

亚马逊的员工在努力获得更多的内部支持。艾米丽·坎宁安(Emily Cunningham)从 2013 年开始在亚马逊做设计师。她透露,二月中旬,他们在大约一天之内收到的邮件从 600 封增加到 1200 多封。

“在亚马逊,我们缺乏异见文化,但这一点引发了大家的共鸣,”她说。

在几天后的总统日(Presidents’ Day),亚马逊不仅公布了“Shipment Zero”计划,还在一篇博客文章中表示,他们将在今年公开整个公司的碳足迹。

次日,亚马逊联络决议发起人,希望和他们再次会面。亚马逊首席律师马克·霍夫曼(Mark Hoffman)在电邮中写道,“鉴于博客里发表的内容和今年晚些时候将披露的信息”,公司想“询问他们是否愿意撤回决议”。

“Shipment Zero”计划已经启动一段时间了。但对于活动人士来说,这就像是取得了胜利一样。

“这是公司对一小群人的施压活动所做出的直接回应,”科斯塔说。“这给我带来了希望,我们应该能改变现状。”

随后,活动人士在科技新闻网站 Gizmodo 上看到了一篇讲述亚马逊的云计算部门为石油和天然气公司提供特殊服务的文章。亚马逊官网上也显示,他们的客户包括英国石油(BP)和荷兰皇家壳牌(Royal Dutch Shell),而该项服务可以“更快地找到石油”、“采收更多的石油”和“降低每桶油的成本”。

在和亚马逊公司方的第二次会面中,员工向可持续发展团队提到了公司与石油行业的业务;据参加会议的几名员工透露,该团队成员似乎不知道公司有这方面的业务。

坎宁安也参加了这次会议。她认为:“这表明,如果连可持续发展团队的最高层都没有意识到亚马逊开展了石油和天然气业务,那公司就不会认真对待气候变化问题了。”

三月中旬,亚马逊告知这批活动人士,公司董事会将建议股东反对这项决议。

这项正式的建议提到:“董事会同意,制定计划应对气候变化的潜在影响和减少对化石燃料的依赖非常重要。不过,董事会认为亚马逊已经在行动了。”

正因如此,员工们在公开信中阐明了公司在制定计划时应遵循的六项原则,包括“终止为石油和天然气开采和勘探工作而专门提供的所有方案”。

这批员工在本周一开始在小圈子里传阅这封信,而后在周二进行了更广泛的传播。截至周二下午 3 点左右,已有超过 2000 名员工在公开信上签名。周三上午,他们发布了这封公开信并收到超过 3500 个签名。截至周三下午,签署人数已超过 4200 人。

亚马逊通常会在 4 月中旬向投资者发出代理选票,让他们就股东决议进行投票。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版权:Tamir Kalif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