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移民忧虑逐渐消退,波兰政府找到了新针对目标:性少数人群

Marc Santora2019-04-10 06:57:40

“波兰社会左右两翼的分歧似乎越来越大。我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支持,也遇到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可恶的人。”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华沙电 — 马切伊·戈斯尼奥斯基(Maciej Gosniowski)在波兰南部的一个小城市长大,当地居民都很保守,全家都是教徒。成长过程中,他一次又一次地被告知自己有毛病。

“如果我能改变自己就更好了,”他回想起老师们对他说的话。“如果我表现得更像个男孩就好了。这会让我的生活更轻松。”

戈斯尼奥斯基被其他同学殴打,这些同学还对他说出他当时还听不明白的侮辱同性恋的话语。他不希望其他年轻人像他一样受苦,所以他对华沙市长上个月提出的一项旨在提倡宽容的宣言表示欢迎。

但这项宣言遭到的强烈抵制让他感到震惊。

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在为 5 月份欧盟大选和今年秋季全国大选造势时抓住了这项宣言和同性恋权利问题,大做文章。

法律与公正党曾经抨击移民威胁到了国家的灵魂,而同性恋群体在最近几周则成了该党的头号公敌。

图中的科学文化宫是华沙市议会的所在地。华沙市长上个月提出了一项宣言,旨在提倡对性少数群体持宽容态度。图片版权:Anna Liminowic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这种变化属于东欧和中欧日渐盛行的一个趋势: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政党正逐渐转向文化事宜以及对同性恋群体的抨击,以此来召集他们的忠实追随者。

从罗马尼亚(该国政府试图修改宪法以禁止同性婚姻,但未能成功)到匈牙利(同性恋者被污蔑为对传统家庭的威胁),“L.G.B.T.”这几个字母作为反对民族主义者和民粹主义者所谓“欧洲价值观”的更广泛斗争的组成部分而遭到蔑视。

法律与公正党领袖、波兰最有权势的政治人物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在 3 月份的政党大会上宣称,波兰必须打赢这场战斗才能生存下去。

他说:“正如我们今天所知,这归结为始于幼年时期对儿童的性化(sexualization)。我们需要为此而战。我们需要捍卫波兰家庭。我们需要拼命捍卫它,因为它对文明构成了威胁,不仅对波兰,而且对整个欧洲,对整个以基督教为基础的文明都是如此。”

该党的普通党员都响应了这一号召。

上了该党竞选欧洲议会席位名单的埃尔兹别塔·克鲁克(Elzbieta Kruk)表示:“我认为波兰会成为一个没有性少数群体的地方。我希望会是这样。”

其他组织也附和了这些抨击,通常言辞更为极端。

波兰最受欢迎的足球俱乐部之一,“华沙莱吉亚”(Legia Warsaw)的球迷在上个月的一场比赛中拉起了一条诋毁同性恋群体的横幅。比赛期间,俱乐部没有对此采取任何行动。该俱乐部后来表示,它不希望被卷入“政治和意识形态的斗争”,并表示横幅“并不表明俱乐部的看法”。

罗马天主教会的波兰领袖人物也加入了这一行列。该教会自身也因牧师性侵丑闻的曝光而遭受打击。

著名的天主教牧师、教育家马雷克·泽维耶茨基(Marek Dziewiecki)最近在接受当地一家电台采访时称,“L.G.B.T.Q+”中的“+”代表的是“恋童癖者、嗜兽癖者、恋尸癖者”,最终的目标是“把人们变成不能生育的色情狂”。

本月,大约 1500 名极右翼组织的支持者来到波兰最神圣之地——琴斯托霍瓦(Czestochowa),牧师亨利克·格尔扎达克(Henryk Grzadko)警告聚集在那里的人们,波兰正在经历一场“文明入侵”。

他在为集会做的一次弥撒上布道说:“归根结底,他们挥舞着彩虹旗,试图窃取我们的内在价值观,比如真理、爱情、人类生活、以婚姻为基础的家庭,以及以福音和十诫为基础的道德观。”

发布“提倡宽容”宣言的华沙市市长拉法尔·特尔扎斯科夫斯基(Rafal Trzaskowski)表示,尽管他预料到政府会做出冷嘲热讽的回应,但他对国家媒体的宣传手段感到担忧。

他说,正是同样的愤怒导致一名男子在今年的电视直播节目中刺杀了格但斯克市(Gdansk)市长帕维尔·阿达莫维奇(Pawel Adamowicz)。

在一次市议会会议上,支持和反对性少数群体的激进分子就华沙宣言展开争论。图片版权:Anna Liminowic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在市政厅办公室接受采访时称:“他们的政策建立在恐惧的基础上。几年前,他们针对难民,描绘了一幅可怕的画面,号称我们将被成千上万的移民蹂躏,他们将强奸我们的妇女,并将疾病带入波兰。他们现在正在做完全一样的事情。”

但他认为,这些举动不会奏效。2015 年,当法律与公正党掌权时,绝大多数波兰人都同意这样的观点,即需要更多的措施以确保欧洲边境不受移民的侵扰。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本周公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这种威胁基本上已经过去,这个问题也不再像过去那样引起共鸣。

该委员会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移民问题对一些选民来说很重要,但它不是欧洲议会选举前争夺选票的唯一战场。”

华沙市长特尔扎斯科夫斯基表示,他不相信抨击同性恋群体会像反对移民的运动那样有效。

他说:“大多数波兰人不会相信同性恋会危及我们的文化或价值观。”

休伯特·索贝茨基(右)领导的“爱不排斥”组织,是一个致力于承认同性婚姻的非营利组织。图片版权:Anna Liminowic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公开自己同性恋身份的竞选人罗伯特·比德龙(Robert Biedron)组建了一个新的自由派政党,他的言论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包括城市中心以外的地区。

益普索(Ipsos)最近为新闻机构 OKO 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6% 的波兰人并不反对民事伴侣关系;而两年前,这一比例为 52%。

然而,与此同时,波兰人仍然坚决反对同性恋伴侣收养孩子,只有 18% 的波兰人表示支持。

36 岁的奥克塔维乌斯·克扎诺夫斯基(Oktawiusz Chrzanowski)在帮助起草华沙市长的宣言时发挥了关键作用,他和他的伴侣休伯特·索贝茨基(Hubert Sobecki)表示,政府最阴险的宣传方针,就是试图将同性恋描绘成对儿童构成危险的存在。

索贝茨基说:“最令人震惊和厌恶的是,他们怎么能声称性少数群体的成员是恋童癖。”

华沙市长的宣言呼吁遵循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指导方针,在学校开展性教育,并在城市为被家庭和社区抛弃的人提供庇护所。

戈斯尼奥斯基(左)正在为演出准备服装。在高中遭到殴打后不久,他就决定公开同性恋者身份,成为波兰为数不多的异装表演者。图片版权:Anna Liminowic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克扎诺夫斯基说,他希望不久的将来,所有的学校都能有一个“灯塔守护者”,学生们可以向 ta 寻求建议,而不用担心受到评判。

戈斯尼奥斯基在高中遭到殴打后不久就决定公开同性恋者身份,他是波兰为数不多的异装表演者。他说,自己不再为性取向感到自卑了。

最近,我和他在华沙的一家咖啡馆吃午餐时,他穿着一件粉色运动衫,金色的长发下摇曳着一对金色的大耳环——在一个可能会为不合主流付出代价的国家,这种风格可以说是一种宣言。

年轻人经常向他咨询有关如何安全“出柜”的事情。

他说:“我觉得这里需要我。这里的性少数不敢在大街上手牵着手。”

他表示,尽管针对同性恋者的刻薄言论令人惊恐,但他也留意到支持同性恋者的呼声,这令他感到意外。

“波兰社会左右两翼的分歧似乎越来越大,”他说。“我得到了比以往更多的支持,也遇到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可恶的人。”


翻译:熊猫译社 胡敏

题图版权:Anna Liminowic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