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研究称,美国独立战争中的波兰英雄普拉斯基或为双性人

Sarah Mervosh2019-04-09 10:39:47

普拉斯基的经历让我们看到,如果没有早期的手术干预,让双性人按出生时的性别认同生活,他们能取得何等的成就。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他被称为“美国骑兵之父”,是波兰出生的革命战争英雄,在乔治·华盛顿的领导下为美国独立而战,他的传奇也成为了游行中、学校里、道路和桥梁上的献词内容。

但在 200 多年的时间里,他最后的安息之地一直是个谜。历史记载表明,骑兵卡西米尔·普拉斯基(Casimir Pulaski)曾被海葬,但其他人坚称,他被埋在佐治亚州萨凡纳(Savannah)的一座无名坟墓中。

研究人员认为他们已经找到了答案,但在此之前,他们有了另一个重要发现:这位著名的将军很可能是个双性人。

新的证据表明,尽管普拉斯基在生物学上是一个男人,但他并不符合男性和女性的二元定义,这一矛盾有助于解释为什么科学家以前未能发现他的遗体。周一(当地时间 4 月 8 日),史密森频道(Smithsonian Channel)播出的一部新纪录片《将军竟是女儿身?》(The General is Female?)详细介绍了这一具有启发性的发现。

这一发现为双性人群体提供了一位历史上的代表人物。这一群体多年来经常被污名化和忽视:根据北美两性协会的数据,每 2000 人中就有一人出生时生殖器模糊不清,从而导致医生对这些婴儿进行双性人权益倡议人士所说的不必要和有害的手术

但是,双性人也分各种情况,更多的人在性别结构上存在微妙的差异,这些差异可能在以后的生活中表现出来,也可能根本就看不出来。据人们估计,大约有 1.7% 的人具有双性特征,就像红头发一样常见。

普拉斯基在历史上扮演的角色早已被与波兰裔以及同天主教紧密联系的地区所接受,他的生日是伊利诺伊州的一个节日,每年一度在纽约举行的波兰人骄傲游行上也会拥戴他。但现在,新的发现也将他与其他少数几个已知有双性特征的历史人物放在了一起。

interACT 是一个为具有双性特征的儿童服务的倡议组织,其执行董事金伯利·齐泽尔曼(Kimberly Zieselman)表示,普拉斯基的经历让我们看到,如果没有早期的手术干预,让双性人按出生时的性别认同生活,他们能取得何等的成就。

齐泽尔曼说:“今天发生的事情是非常错误的,这是在抹杀像普拉斯基一样的人——他按着自己天生的样子生活,最后成为了一名战争英雄。”

她补充说:“这就是让孩子们自然健康成长、不去干预他们的结果。”

普拉斯基 1745 年出生于波兰,在逃往法国与本杰明·富兰克林相遇之前,他曾为自己的祖国与俄国人作战。1777 年,他去往美国,在华盛顿的军队中服役,并帮助建立了美国骑兵,在美国内战期间发挥了关键作用。一些人甚至认为普拉斯基在布兰迪万河战役(Battle of Brandywine)中救了华盛顿一命。

1779 年,普拉斯基在萨凡纳的战斗中受致命伤而死,一些人说他被埋在当地的一个种植园里。后来,他的遗骸被移到了市中心广场一座纪念他的纪念碑下。人们在 1990 年代挖掘出了他的遗骸进行检测,但长达数年的调查没能得出结果。

这具骨架的身高和年龄都与普拉斯基相符:他的身高很可能在 1.55 米到 1.64 米之间,34 岁时就去世了。研究这起案例的佐治亚南方大学人类学副教授弗吉尼亚·哈顿·埃斯特鲁克(Virginia Hutton Estabrook)说,这具骨架也显示出了与普拉斯基的生活相一致的受伤情况。

但她说,研究也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这具骨架看起来非常女性化。”

埃斯特鲁克博士说,观察盆骨是在骨骼中区分性别的主要方法,该骨架的盆骨表明,这个人可能是女性,他的身体上还有其他女性特征,比如秀气的脸庞和圆圆的下颚线条。

最初的调查小组成员、历史学家查克·鲍威尔(Chuck Powell)在 2005 年接受美联社采访时表示,“令我们非常沮丧的是,我们无法解开这个谜团”,一些人认为“我们应该中止研究,宣布它是女性骨骼,然后就此结束”。

但这个谜团一直困扰着研究人员,包括埃斯特布鲁克博士和鲍威尔的女儿丽莎·鲍威尔(Lisa Powell)。后者最近用新技术调查了这个案子。

一次基因测试取得了突破:普拉斯基一位死于 19 世纪的亲属的遗骸被从波兰的一座坟墓中挖掘出来进行检测,而普拉斯基遗骸的基因与之相匹配。

这提出了一个全新的问题:研究人员如何将骨骼证据与普拉斯基生活中的文件证据相匹配——这些证据表明,普拉斯基是以男孩的身份受洗,以男人的身份参加战斗,并表现出某些男性特征,比如面部的毛发和像男人一样的秃顶。

研究人员得出结论:他一定有双性特质。“这是唯一能让这两件事合情合理的方法,”埃斯特布鲁克博士说。

这一发现并没有改变普拉斯基的身份认同。“就他的性别而言,他一直是一个‘他’,”埃斯特布鲁克博士说。但它确实为进一步研究历史的隐密信息提供了可能性。

根据埃斯特布鲁克博士的说法,在其他一些案例中,某些看起来是某种性别的骨骼旁边,却发现了与异性有关的物件。2017 年,学者们宣布,瑞典一座著名的维京人陵墓中藏有一名妇女的遗骸,这似乎为存在女性维京战士的理论提供了支持。

“像这样的案例有很多很多,而我们过去并没有把它们解释为双性人,”埃斯特鲁克博士说。

齐泽尔曼说,有关普拉斯基的这一发现突显了双性群体反对被忽视的斗争。首先,由于历史原因,当时人们普遍不知道自己是双性人;后来通过手术,双性人的双性特征和身份认同又被消除掉了。

齐泽尔曼说:“想象一下,如果卡西米尔·普拉斯基出生在今天,他可能作为一个女孩被抚养长大,所以不太可能参军并帮助华盛顿。”

“可以说,如果当时的泌尿科医生试图‘修复’普拉斯基的身体,现在美国可能仍然还是英国的殖民地。”


翻译:熊猫译社 葛仲君

题图来自 Marion Doss@flickr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