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香港怡东酒店落幕:人,才是酒店最吸引之处|香港市井⑳

祉愉2019-04-14 06:46:15

“香港市井”是好奇心日报特约撰稿栏目,它致力于一个在快速变化的地方迅速记录下力所能及的侧写。

3 月 31 日后,怡东酒店空了,入口安上围板,路过也叫人心空。

矗立维港半世纪的地标,敌不过利益与时间。文华东方国际决定结束怡东酒店,投放五十亿,原址重建成一栋总建筑面积超过六万平方米的综合商业楼宇。

2018 年 10 月 9 日早上,还没有任何员工知道消息。像过往三十年一样,任职后勤部督导的刘伟荣(Samuel)踏入怡东酒店大门,准备上班,却被保安人员截住,通知要开会。他预感事态不妙,员工之间窃窃私语,直至当日管理层忽然召开员工大会,说要有重要消息宣告,岂料却迎来这个噩耗。

酒店房间于 9 月才完成翻修,礼宾司的王华平(Steve)同样料想不到:“明明之前话不会拆的。”房务部督导员徐敏仪(Alice)今年五十七岁,人生有三十年献给怡东,本来打算做到退休,花了数个月时间,说服自己接受现实:“大家都没想到,可以见到怡东光荣结业。”

千言万语,浓缩成一句不舍得。

29 年前于怡东酒店结婚的客人于二月回来重聚(怡东酒店提供)
九十年代的芳苑茶座(怡东酒店提供)
以前的海景客房(怡东酒店提供)
八十年代风月轩(楼顶酒吧 ToTT's 前身)舞池(怡东酒店提供)

坊间同样一片惋惜之声。不似五星级半岛酒店高不可攀,怡东酒店虽是四星级,却因为价格平民,位处旺区中心地带,被誉为“名人饭堂”,亦有许多香港人选择在此度过人生大事,种下情意结。客人念旧,员工长情,世界各地的熟客把这里当家,重访时,总要问谁谁谁在不在,甚至捎带手信。

怡东酒店大门,门童的年资大多超过十年,更达二十年之久
怡东酒店升降机大堂,宾客穿梭往来,十年如一日
一楼咖啡厅(怡东酒店提供)
于一楼咖啡厅往下,可以一览酒店大堂
怡东酒店大堂,总是繁忙而熙来攘往

一问酒店特别之处,三人异口同声说:人情味。四十六年来,老员工遍地走,撑起了怡东酒店。约五百名员工中,29% 在此工作十年以上,8% 在此二十年以上,最长达四十年。酒店每一季举行员工大会,十年以上的服务奖,领奖人潮总大排长龙。

1841 年 1 月 26 日,伯麦爵士正式登陆香港岛并建立英属香港。在香港殖民地下出售的第一块土地,正是香港怡东酒店当前的位置(怡东酒店提供)。
怡东酒店属现代主义建筑,由著名建筑甘铭设计(资料图片)

掀起一页页历史,怡东酒店与香港人,以至殖民史皆密不可分。“怡东”之名,按历史学家郑宝源估计,有“怡和的东角”意思。1841 年香港开埠之初,港英政府第一次拍卖地皮,正正由远东最大的老牌英资财团怡和洋行(Jardine Matheson)投得,当时地名正是“东角”。随洋行把重心投放在中国大陆业务,策略改变,东角地皮先后成为总部、铸币厂、糖厂、船厂、货仓和货柜码头,直到 1949 年中共建政,没收洋行所有生意及资产,怡和洋行才将总部迁回香港。

1979 年,英国查尔斯王子代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访问香港,在此留影(怡东酒店提供)
怡东酒店旧 Dickens bar 装潢,张国荣曾是常客,常坐于指定位置(怡东酒店提供)

六十年代末,港英政府决定兴建红磡海底隧道,怡东酒店认为有利可图,拍板兴建怡东酒店,并于 1973 年开业,曾占据许多全港第一:楼高 34 层为全港最高的酒店、全港最多房间的酒店、全港首间聘用女房务员的酒店等等。1979 年英国查尔斯王子到访时,也曾下塌怡东,来访名人包括已故电视大亨邵逸夫爵士、美国歌王 Tony Bennett 等等。

如今酒店结业,正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结束,员工人生阶段也到此落幕。

2018 年 12 月 31 日 11 点 59 分,于铜锣湾海傍的怡和午炮炮台上,Samuel 紧盯着维港对岸大厦外墙的倒数荧幕——“3、2、1 !”Samuel 旁边站着总经理范礼杰及其太太,手一拉,“呯”的一声,礼炮鸣响,烟花刚好同时于天上绽放,众人欢呼新年快乐,有侍应递上香槟,他就在一片热闹声中祝酒。

怡东酒店除夕子夜礼炮仪式,刘伟荣就站在炮台前主持(资料图片)
怡东酒店对出,位于铜锣湾海傍的怡和午炮

事后回想,他笑指那一刻“惊到无法形容,什么也听不见”。

战战兢兢,只因怡和午炮意义重大。由怡和洋行拥有,历史追溯到 1840 年代,起初为对付海盗而设,后来成了报时用途,每日定时中午十二点响鸣。每年的除夕子夜礼炮仪式,均由集团大人物主持,以往只在酒店重大周年节庆,才会交由怡东酒店总经理负责鸣炮。适逢怡东酒店四十五周年,他刚获选 2018 年最佳员工,因此被选中,以老臣子身份主持仪式。往日,Samuel 只是在炮台下方,举着一盘香槟,招呼客人,自嘲“像傻仔”。他发梦也没想过,自己竟会成了主角,甚至紧张得失眠几晚,害怕出错。

在酒店工作三十年了,Samuel 才站得上这个位置。1989 年,年仅二十四岁的 Samuel 成为双城吧(Dicken’s bar)的调酒师。酒吧名取自英国文学大家狄更斯,本地爵士乐队 Tony Carpio 驻场十八年,被誉为香港爵士乐的第一个基地,张国荣等明星也曾是常客。

后勤部督导刘伟荣,于 ToTT's and Roof Terrace 的吧台后
Samuel 参加调酒比赛照片(怡东酒店提供)

1993 年,Samuel 凭着亲自构思鸡尾酒,通过遴选,代表酒店参加 Beefeater 调酒大赛,并赢得亚军殊荣,此后又前往奥地利出战世界大赛,代表酒店出赛足有好几次。日月如梭,他获升职,辗转任职多个部门,调往宴会部,也与太太在怡东相识结婚,接到儿子降生的电话时,他也在别人禧宴上,匆匆搭的士赶去。

如今他脑海中只担心:“百个伙计,背后就有百个家庭。究竟拆左之后,我包括所有的员工,去向如何呢?”所幸宾主情在,怡东酒店落力安排员工出路,Samuel 获集团姐妹酒店聘请。打一份工三十年,他只担心自己适应不了新环境。

房务部督导员 Alice 也有同样疑问,转眼三十年,本来打算在此退休,只不过世事无常,她入职怡东,也是一场意外。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有六兄弟姐妹,她中三毕业,十五岁就出来工作了,一直从事制衣业,人工按件计算。直至 1988 年,她二十三岁,适逢怡东酒店招聘,便来陪朋友报名,怎料一见工,二人便一同被聘请,自此转行。

酒店开业时有 1003 间酒店房间,为全港最多。初初入职,Alice 每天要执拾十七间房,每间房只有半小时收拾时间,一开始固然“腾鸡(手忙脚乱)”。一系列流程走下来,除执床、浴室、抹尘以及吸地板,也得按标准收拾陈设,清干净用具,一条头发也不可以有。即使不懂得应对外国人,她也学会了先回以微笑,辅以身体语言沟通,幸好酒店提供三个月英文速成班,一周两课,她渐渐学会以英文解答客人疑难。

房务部督导员徐敏仪视房务员为专业,示范铺床

由房务员一路升职,成为督导员,承亦师亦友的前辈耐心教导,Alice 也承袭职人精神:“房务员也是一个专业来的。”铺床这回事,也有个中学问,有三大准则:整齐、干净以及无味。“最重要客人舒服,一进门,见到床整齐得似熨过一样。”

只见 Alice 一连串动作麻利又迅速,把乱糟糟的被铺和床单快速一抖,用手抚平床皱褶,再逐个床角整理,一气呵成,过程仅需三分钟。

九十年代,一间盲人学校来访酒店,她需以口述讲解铺床经过,心里干着急。十四个学生,围在总统套房的四柱大床边,“我当时在想,怎么做给他们『看』呢?”当时铺床方式是以三张床单夹着一张氊,如是四层,她逐层讲解步骤不同之处,最终学生绕床一圈,摸她的成品,令她终身难忘。

当年入职的朋友也留在了酒店,二人常常回想过去。她心底一直在倒数结业之日,脑里不断回放回忆,夜里静静流泪,但人总要向前看。她笑说只要体力能够支持,一定做到退休:“睇下有无酒店收留我啦。”

礼宾司 Steve 虽有不舍之情,却没那么浓厚,他打算休息一下,再与友人开办小生意。他说起话来,干脆俐落,像典型醒目香港仔,毕竟礼宾司站在最前线,日日应对各国客人出的难题,没有例行工作,全靠灵活变通。

礼宾司 Steve 练就一身功夫,擅以百态应百客

一做二十五年,什么刁钻要求 Steve 没见过。丢失重要财物常有,有法国女游客独自乘坐公共巴士,去赤柱游览,落下银包护照,他致电巴士站,还亲自陪伴领回物品,对方开心得流泪。最难达成的任务,还是每年三月香港国际七人榄球赛时,为客人找门票,即使早已售罄,他总能搭通天地线,与其他酒店的礼宾司联络,大多时也能找到。港珠澳大桥早前落成,有客人要求找车,借道來回香港和澳门,找司机也足足花了两星期时间。不过,只有一件事他做不来:“客人说:『揾个女人俾我!』我一定拒绝,因为违法的,一定要依足酒店规距去做。”在香港,虽然性交易合法,但组织及操纵性交易活动则属非法。

其他时候,Steve 尽量有求必应,使命必达。服务业难,得到客人表扬更难,但在怡东常常发生,令三位老员工留下来的原因,总离不开同事友善,宾主融洽。Steve 感叹:“熟客会当你一家人一样。”二月份,有菲律宾熟客来住最后一次,离开时,中风的老人家揽着 Steve 哭泣,回家后还是舍不得,三月份更携同全家再住一次。

告别怡东酒店一刻,员工站在大堂楼梯,呼喊有缘再会(截图)

结业当日中午十二时,由来自英国的“最后宾客”Paul Cheeseman 主持礼炮仪式,二十七年来,他每次访港,必来怡东,曾在此度过 183 个晚上,而总经理范礼杰感谢员工:“人是酒店最吸引人之处。”告别式最后一刻,员工聚集酒店大堂,呼喊:“We are Excelsior!多谢支持,有缘再会!”

半世纪历史走到尽头,怡东酒店随礼炮响声开始,也随之落幕。于笑声与泪水中结业,众人各奔东西,走上不同的人生路,惟独礼炮声继续于中午响鸣。炮响一声除旧岁,一份情谊,却永存各人的生命印记中,人散,情不散。

大堂内的商店也赶于结业前搬迁大减价
由海景套房望出去,维港风景依然,然而对岸回望,怡东酒店却很快不复再


题图和文内图片如无标注均由作者拍摄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