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心理治疗师、迷幻药大师和意识研究员拉尔夫·梅茨纳去世

Neil Genzlinger2019-04-08 12:24:06

“他真正的贡献在于,当科学界把迷幻药视为新世纪的巫术时,他却始终以严肃的态度来对待迷幻药研究,并试图揭示迷幻状态与人类认知间的关系。”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心理治疗师拉尔夫·梅茨纳(Ralph Metzner)于 3 月 14 日在加利福尼亚州索诺玛(Sonoma)的家中去世,享年 82 岁。当梅茨纳还是一名哈佛大学研究生时,他在导师蒂莫西·利里(Timothy Leary)的指导下,研究起 LSD 等致幻药物,他花费了毕生心血探索各种文化环境下的意识扩展,撰写过多部相关著作。

据他妻子凯茜·科尔曼(Cathy Coleman)透露,梅茨纳死于特发性肺纤维化病。

梅茨纳于 1962 年获得哈佛大学博士学位。他在研究生学习期间,与临床心理学教授利里和理查德·阿尔珀特(Richard Alpert)合作,开始探索 LSD、裸盖菇素和类似致幻剂的治疗功能以及其他用途。三人还合著了书籍《迷幻体验:一本基于西藏亡灵之书的手册》(The Psychedelic Experience: A Manual Based on the Tibetan Book of the Dead,1964),这是描绘新兴迷幻运动的核心作品之一。

由于利里博士和阿尔珀特博士(后来改名为拉姆·达斯[Ram Dass])被发现向参与实验的本科生发放迷幻剂,他们于 1963 年遭到哈佛大学开除。利里成为反主流文化中一个特别引人注目的人物,他还创造了一句经典标语“Turn on, tune in, drop out”(聚神,入世,出离。译者注:“聚神”指对意识的各个层面保持敏锐,“入世”指的是融入外部实体世界,与之和谐相处,“出离”则代表对自我唯一性的发现,并拥抱各种不同选择和变化。

梅茨纳博士则低调得多,他在意识学领域默默地开展研究,一生从事教职工作,并撰写了很多相关书籍,其代表作有《意识地图》(Maps of Consciousness,1971)、《自我的扩展:人在各类文化环境中实现意识扩展所经历的改变》(The Unfolding Self: Varieties of Transformative Experience,1986)和《意识的扩展》(The Expansion of Consciousness,2008)。

梅茨纳的兴趣远不止研究迷幻剂和蘑菇。

2015 年,他在接受美国公共广播公司 PBS 新墨西哥州节目《圣达菲报道》(Report From Santa Fe)采访时说:“我的研究工作并不局限于致幻植物以及相关的迷幻类药物。我对意识领域非常感兴趣,你可能会说我是一个意识学研究者。”

梅茨纳曾说过,他对任何涉及意识扩展的活动都非常感兴趣,东方的冥想术、瑜伽,以及全球各地土著居民的精神修习术。这类活动不仅能起到增长知识的作用,还可以令修习者与生命之源建立精神联系。

近年来他一直想弄清楚,像 MDMA(俗称摇头丸)这类被妖魔化的药物,是否有积极的作用,能不能用于治疗创伤后应激障碍症或用于临终关怀。

杰西·贾诺(Jesse Jarnow)是《瘾君子:美国迷幻药物史》(Heads: A Biography of Psychedelic America,2016)一书的作者。他在邮件中写道:“近几十年来,迷幻药和潜意识研究一直不为主流科学界所重视,以拉尔夫·梅茨纳为代表的一代研究人员却默默地展开研究。1960 年代初,当梅茨纳还是一名哈佛研究生的时候,他就开始进行迷幻药研究,他是这一领域的先锋人物。但他真正的贡献在于,当科学界把迷幻药视为新世纪的巫术时,他却始终以严肃的态度来对待迷幻药研究,并试图揭示迷幻状态与人类认知间的关系。”

心理学工作者纷纷发文悼念梅茨纳,蒂莫西·利里的儿子扎克·利里(Zach Leary)在 Facebook 上写道:“梅茨纳是新迷幻运动的中流砥柱。”

梅茨纳博士强调,意识扩展并不是一种神秘而深奥的现象。

他在 2015 年的采访中解释道:“事实上,每天早上醒来时,每个人都在经历意识扩展。你从梦中醒来,意识到‘哦,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我的妻子,我的家人,我的小狗,我的工作’。这个过程就是意识扩展。每天晚上睡觉其实就是一个意识收缩的过程。这是自然发生的事情,我们在本能驱使下进行意识扩展,以及意识收缩。”

他补充说:“理想的情况是,人们能够随心所欲地控制意识的扩展与收缩。”

拉尔夫·汉弗莱·古恩瑟·梅茨纳(Ralph Humphrey Guenther Metzner)于 1936 年 5 月 18 日出生在柏林。他的父亲沃尔夫冈(Wolfgang)拥有一家出版社,母亲杰西·劳里(Jessie Laurie)曾经为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工作(他的母亲是苏格兰人)。二战后,梅茨纳先后在苏格兰和德国学校就读,之后被牛津大学女王学院录取,在那里获得学位后,他于 1958 年进入哈佛大学继续深造。

在一项实验中,包括梅茨纳以及利里在内的研究人员向拥有最高安全级别监狱的囚犯发放裸盖菇素(一种从蘑菇中提取的致幻剂),他们想要弄清楚此类药物是否能降低囚犯的再犯罪率。和利里小组所做的其他实验一样,梅茨纳并没有登记犯人服用药物后的反应。

“我们的研究员也服用了相同的药物。”梅茨纳博士 2017 年在扎克·利里主持的迷幻药多学科研究协会(Multidisciplinary Association for Psychedelic Studies)播客节目中回忆道。“我和一群罪犯有过十多次迷幻经历。”

很多同事认为,与危险的重刑犯一起服用致幻药是非常疯狂的行为,但梅茨纳博士说,这种担心是没有根据的。他说:“在整个服药期间,没有出现任何暴力行为,甚至没有任何人感到恐惧。”

他表示,研究人员非常认真地完成自己的工作。“我们收集数据、发放调查问卷。这不是吸食毒品,这是严肃的科学研究。”

扎克·利里(他的父亲于 1996 年去世)意识到,梅茨纳博士在 1960 年代早期的研究工作中起到了稳定团队的作用。

利里在 Facebook 上写道:“在梅茨纳与蒂莫西和阿尔珀特(即拉姆·达斯)共事的几年中,我感觉梅茨纳扮演了中间人的角色,他居中调停,令人格截然不同的两位教授能够组成团队。”

梅茨纳博士后来成为了旧金山湾区的一名心理治疗师,他在 1975 年加入当时的加州亚洲研究所(California Institute of Asian Studies),也就是现在的加州整合大学(California Institute of Integral Studies)。他在那里任教 31 年,并在 1977 年到 1989 年担任学术院长,于 2006 年荣誉退休。

科尔曼博士于 1988 年嫁给了梅茨纳。她说道,梅茨纳多年来醉心于占星术、炼金术、现实论(actualism)等学科。他撰写的众多著作中,《自我的扩展》似乎引起读者的特别共鸣,这部书融合“心理学、哲学、意识以及跨文化主题,以新颖的观念颠覆了传统见解”。

在这本书 1997 年的再版序言中,梅茨纳博士解释说,书中描述的变化可能会产生超越个人的影响。

他写道:“当解放思想到达一定程度后,个人会自然而然地想要与他人分享自己的见解和学习成果,并将其应用于社会、经济和政治关系中。”

梅茨纳博士的第一任妻子是苏珊·霍默(Susan Homer),这段婚姻于 1964 年以离婚告终。除了他的妻子外,目前还在世的家人包括女儿索菲·梅茨纳(Sophie Metzner)、继子埃利亚斯·雅各布森(Elias Jacobson)、两名亲兄弟罗宾和肯(Robin and Ken)、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古恩特·梅茨纳(Guenther Metzner)和奥托·梅茨纳(Otto Metzner)、还有同父异母的妹妹安娜·梅茨纳(Anna Metzner)。

梅茨纳博士还致力于提高公众的环境保护意识。1989 年,他和妻子科尔曼为了普及环保知识以及为科研工作提供支持,一同创立了绿色地球基金会(Green Earth Foundation),其使命是“致力于协调人类与地球之间的关系,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存”。

他在 1999 年出版的书籍《绿色心理学:改变人类与地球的关系》(Green Psychology: Transforming Our Relationship to the Earth)中叙述了自己的一段奇妙旅程。在墨西哥南部丛林中,当地原住民邀请他加入一场古老的庆典仪式,他们饮用了一种名为 balché 的饮料,这种饮品有轻微的麻醉作用。

他写道:“虽然我不认识这些原住民,甚至无法理解他们的一些习俗,但我对这些人怀有深厚的感情,我非常钦佩这种人与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生活方式。我能够感觉到他们对我的爱以及族人之间的同胞情。甚至是那些没有直接参与这个仪式的所有生灵以及自然元素,也都建立起一种特殊的联系,我能够与周围森林里的生物和植物以及天空与大地、风雨和阳光,还有岩石产生感应。”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版权:Ralph Metzner Archive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