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曾经包裹海岸、延伸群岛的艺术家,现在要包裹巴黎凯旋门了

任思远2019-04-06 06:28:00

84 岁的克里斯多以这种让人熟悉的方式回归了。

《纽约时报》,84 岁的保加利亚艺术家克里斯多(Christo Vladimirov Javacheff)将要把法国巴黎的凯旋门用蓝、银色的聚丙烯织物全部包起来。像他之前的所有作品一样,这个状态将保留 14 天——从 2020 年 4 月 6 日一直展览到 4 月 19 日。这将耗费 25000 平方米的包裹材料,以及 7000 米长的捆绑绳。

沉寂几年之后,克里斯多以这种让人们熟知的方式回归了。在 2009 年之前,他一直和妻子、曾经事业上的搭档珍妮·克劳德(Jeanne-Claude)一起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克里斯多是保加利亚人,因为不满当地的政治环境,1956 年开始流亡生活,辗转到巴黎时遇上了珍妮-克劳德,并与她结为伴侣。

1978 年的克里斯托和珍妮-克劳德。摄影师 Wolfgang Volz ,© 1978 Christo

珍妮-克劳德于 2009 年去世。在这之前,夫妇二人合作过 20 多个环境艺术项目,让人印象深刻的方式之一就是包裹人们熟悉的建筑和景观——例如将德国国会大厦、澳大利亚的海滩,还有美国比斯坎湾的岛屿包起来。他们通过把自己前期的研究记录、模型和手稿卖掉赚得项目资金,而非接受外来捐助;除此以外,保持包裹的材料是可回收的。筹备资金、与城市管理者和居民协调等因素导致了他们的作品酝酿周期较长,可能筹划 20 到 30 年才最终实现。这次巴黎凯旋门的项目就曾在珍妮·克劳德生前被二人一起策划过,直到今年才敲定要施行。

这对夫妇最早的“包裹”项目能追溯到 1960 年代。在德国科隆,他们把油桶堆叠、并用工业用纸包裹,后来还把类似的方法实施在意大利小镇的中世纪塔楼和喷泉上。他们包裹的第一栋整栋整栋建筑是瑞士的伯尔尼博物馆——1968 年 7 月,博物馆成立五十周年,这对夫妇是 12 名被邀请参展的艺术家之一。然而他们并未在馆内展出作品,但用半透明的聚乙烯材料包裹了整个博物馆。克里斯多当时的描述是“(我们)使用了其他 11 位艺术家的环境、并将它们包裹……我们拥有整个内部环境”。

包裹自然景观是更大的挑战。1969 年 10月,两位艺术家将澳大利亚悉尼市附近长 2.4 公里的海滩包裹,使用了 92900 平方米的编织物和 56.3公里长的绳子,找了 15 位登山者、110 名工人,用了四周完成工作。1983 年 5 月,他们又把迈阿密海滩附近的比斯坎湾中 11 个群岛用粉红色的编织物延伸——发光的粉色材质和绿色植被呼应协调。

被包裹的海岸。摄影师 Shunk-Kender ,© 1969 Christo 
被延伸的岛屿。摄影师 Wolfgang Volz 

© 1983 Christo 

艺术家很少提及他们这些作品的深层含义,在自己的主页上只描述作品的外观和创作过程。曾经有评论者表示他们的这些作品是在用织物、或者其他材料缠绕熟悉的物体,探索它们“变形”的效果——这使人们要重新认识和考量包裹之下的物体和空间,而熟悉的物体在被包裹之后也有了一种“额外的雕塑性质”。

另外,克里斯多似乎迷恋这种只有短时间周期的表达方式,表示自己“没有任何一个仍然保留着的艺术作品,做完之后,它们就消失了,只有准备阶段的图纸和碎布留着……做一个要消逝的作品,比作一个要留存的作品需要更多勇气”。

不过,在“包裹”项目逐渐变多之后,对“意义”的解读似乎变得更多、也更清晰。“包裹德国国会大厦”就是个例子,这是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最有影响力的作品之一。

这座建筑由俾斯麦在 1894 年主持建成,曾是德意志帝国和魏玛共和国的议会,但在 1933 年纳粹党势力扩张的关键阶段遭遇火焚。二战之后,东德和西德各自在其他场地设议会,这座建筑遭到废弃,但反而成了不受制度影响的场所机构。克里斯多在接受《卫报》采访时表示,当他在 70 年代到柏林时,看到“这个城市依然分裂,到处都是间谍,我以为他们会逮捕我”,而“德国国会大厦似乎是一个完美的存在,它从 1933 年就没被使用过,是唯一一个跨越城市东西两端的建筑。我作为一个逃离社会主义的保加利亚难民,东西关系非常重要”。

在那次见闻之后,夫妻两人开始筹划“包裹国会大厦”的项目,但是由于建筑过于具有代表性,艺术家在 24 年时间里与 6 任总统进行过谈判,在 1994 年才获得德国众议院多数表决通过。1995 年,二人通过售卖模型、图纸获得 1530 万美元,最终用这笔钱实现了计划:那年的 6 月 24 日,国会大厦的外墙、塔楼和屋顶由 70 块定制的织物覆盖,织物是有铝表面的聚丙烯织物——这些材料铺开来有 10 万平方米。

在实施之前,柏林墙已经被推倒,国会大厦也被逐步翻修并投入使用。《纽约时报》评价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为“新德国的标志”,并描述当时的场景是“人群日夜聚集观看,当包裹的材料被展开时他们开始欢呼,想要看这对艺术家夫妇一眼——他们在这里像摇滚明星一样被对待”。

被包裹的德国国会大厦。摄影师,Wolfgang Volz 

© 1995 Christo 

被包裹的德国国会大厦。摄影师,Wolfgang Volz

© 1995 Christo 

包裹德国国会大厦时的场景。摄影师,Wolfgang Volz

© 1995 Christo 

在妻子去世后的十年间,克里斯多的作品寥寥。不过,据《纽约时报》,巴黎市政府这次对“包裹凯旋门”的批复迅速——这项目虽然在多年以前就由二人策划,但真正筹划只用了一年。

在凯旋门被包裹的同时,2020 年的 3 月 18 日到 6 月 15 日,克里斯多和珍妮·克劳德的早年在巴黎的行为、作品记录也会在蓬皮杜艺术中心展出——他们从 1958 年在巴黎相遇开始,在那里生活到 1964 年,后定居纽约。克里斯多对《纽约时报》表示“珍妮-克劳德在我的一生中都是最亲近的人……虽然她现在不在了,这有些讽刺和令人悲伤。但是我渴望继续我的生活和工作”。

克里斯多“包裹凯旋门”计划的手绘图。摄影师 André grossmann © 2019 christo

题图来自 designbo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