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大堡礁去年新生珊瑚幼虫少了九成,珊瑚白化日益严重

Livia Albeck-Ripka2019-04-07 06:14:05

大堡礁的崩塌是“整个海景的损失”,就像罗马帝国的覆灭一样。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澳大利亚墨尔本电 — 数千年以来,生态系统通过适应和重建其生物多样性群落,安然度过了火灾、洪水、热浪、旱灾乃至疾病等种种危机。

不过,一项最新的研究成果显示:即便是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这个全球最大、恢复力最强的地区,承受能力也是存在极限的;作为地球上最珍贵的生物栖息地之一,大堡礁屡遭气候变化的破坏,耐受力也面临着严峻的考验。

该研究成果于本周三(当地时间 4 月 3 日)发表在《自然》杂志上,参与研究的学者来自澳大利亚 ARC 珊瑚礁卓越研究中心(ARC Center of Excellence for Coral Reef Studies)。2016 年和 2017 年,在海洋热浪的影响下,大堡礁连续发生了大面积的白化灾害;本研究对此后珊瑚的死亡和出生情况进行了追踪。

此次气候变化导致了成年珊瑚的大面积死亡;更糟糕的是,研究人员首次观察到大堡礁上定居的新生珊瑚幼虫数量锐减,由此证明其恢复能力受到了损害。

安德鲁·贝尔德(Andrew Baird)是 ARC 研究中心的首席研究员,也是上述论文的主要作者之一。他指出:“大堡礁拥有数量众多的珊瑚,却屡遭破坏。”

他说:“我们从未想过会亲眼目睹这种情况发生。”

贝尔德教授称,他们的研究首次揭示了海洋环境中基本生态系统过程的崩塌。

他说:“我们曾有一度以为大堡礁大而不倒,但事实并非如此。”

大堡礁位于澳大利亚东海岸附近,面积 34.5 万平方公里,从外太空可见。根据德勤(Deloitte)2017 年的资料,大堡礁每年能为澳大利亚经济做出 64 亿澳元(45 亿美元)的贡献,并且对成千上万的工作岗位起到了支撑作用。

但最近几年的研究显示,拯救大堡礁已迫在眉睫。

自从 1998 年以来,大堡礁遭受过 4 次大面积的白化灾害,其中两次在 2016 和 2017 年接连发生。白化是指当单体珊瑚遭受压力时,就会失去绚丽的色彩而变白;尽管珊瑚种群可以从白化灾害中恢复,但也需要长达 10 年的时间。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气候模型的预测结果,如果碳排放持续保持较高水平,那么从 2035 年开始,珊瑚白化将每 10 年发生两次;2044 年后,频率将变为每年一次。

贝尔德教授称:“现在采取行动还来得及,但时间已所剩无几了。”他补充道,如果不采取强有力的气候行动,那么珊瑚礁将“发生本质上的改变,与之相关的其他物种也会产生类似的变化。”

贝尔德指出,珊瑚礁是地球上首批对全球变暖做出响应的生态系统之一,“但如果我们不采取任何措施,那么在我们的后花园迟早会发生剧变。”

上述论文的研究成果显示:去年,在大堡礁上定居的新生珊瑚幼虫减少了 89%。其中,降幅最大的品种是鹿角珊瑚(Acropora),达 93%。鹿角珊瑚能够创造出绝大多数的珊瑚礁栖息地,这也为珊瑚鳟、小丑鱼和扳机鱼等成千上万的其他物种提供了生活环境。

研究人员发现,大堡礁更南端的成年珊瑚逃过了白化的灾难,但它们距离北边已白化的珊瑚礁太远,因此无法帮助其复原。他们还重点关注了位于大堡礁北部的利泽德岛(Lizard Island),研究了 2014 和 2015 年连续两年发生的旋风对其产生的影响。尽管气候变化造成了 80% 的成年珊瑚死亡,但此后定居的新生珊瑚幼虫数量并没有任何下降。

贝尔德教授说:“旋风的力量比较分散,破坏力没有那么强”,而热浪和白化“确实能杀死珊瑚生态系统中的一切物种。”

去年,贝尔德教授及其同事做过另一项研究,发现劫后余生的珊瑚在极端高温期间更耐热。科学家们一直在尝试培育复原能力超强的珊瑚品种,以期把它们移植到大堡礁中。

马克·埃金斯(Mark Eakin)是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珊瑚礁观察计划的统筹人员,他没有参与此次研究,但与发表上述论文的澳大利亚研究人员一起工作过。他指出,虽然这些大堡礁拯救项目很重要,但毕竟是杯水车薪。

埃金斯称,恢复大堡礁所作出的种种努力“充其量能够重拾大型家庭花园的风景”,而大堡礁的崩塌则是“整个海景的损失”,就像罗马帝国的覆灭一样。

埃金斯博士称:“这恰恰进一步证明了气候变化的破坏力有多强。”

鲁塞·巴布科克(Russ Babcock)是一名资深的研究科学家,来自澳大利亚的政府机构“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zation),他没有参与此次研究。他指出,这项研究证明,很多科学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巴布科克称:“所有生态系统都有共同点,其中一个就是恢复能力。以后再也不会有逃出生天的幸运儿了。”


翻译:熊猫译社 夏晴

题图来自 FarbenfroheWunderwelt@flickr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