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Cover:厌倦酗酒但不拒绝酒精,千禧一代在寻找新平衡点

顾天鹂2019-04-04 07:26:24

“要么不沾酒,要么酗酒”的非黑即白式思维已经过时了

一位长居布鲁克林的英国记者 Ruby Warrington 在经年累月地饮酒后——不是酗酒,只是工作和社交活动时的正常饮酒——开始审视自己与酒精的关系,以及这段关系如何影响了她的自我价值、职业道路和人际关系,她把这种心态称为“醒酒好奇”(Sober curious),并出版了一本指南、新闻写作、回忆录汇集的同名书籍。她称在自己饮酒明显减少后,从未感觉到对命运有如此强大的掌控力。

这种心态正在年轻人当中蔓延。“醒酒好奇”是一种面对酒精问题的保健方法。它并不意味着突然停止喝酒,或是进行戒酒协会那种硬核的 12 步戒酒法,也不是要从酒精中恢复人生。它只是“意识到自己的饮酒习惯,并在理解其的基础上做出行动”。

《大西洋月刊》的记者问询了 100 多个 20-30 岁的美国人,他们正在对自己的饮酒习惯做出相似的微调。同时似乎也有一系列证据表明,酒精对人们的吸引力不再像过去那么巨大——《全球啤酒市场趋势报告》显示,将近 40% 的消费者汇报了对酒精消费的欲望降低;Bon Appetit 的报告预计,未来市场对低酒精甚至零酒精饮品的需求将在 2018-2022 年上升 32%;就像当年的脱咖啡因咖啡一样,酒类制造商发现年轻人借着健康之名很愿意购买无酒精啤酒甚至是水,它们的崛起程度堪比精酿啤酒;在媒体的城市版面上,也有更多的“醒酒好奇”故事冒了出来。

“清醒”(Sobriety)这个词可能有点严重,它通常是在形容人们摆脱了对成瘾物的依赖。但实际上,这次自发形成的醒酒运动更像是以理性的态度重新审视了酒精问题。在过去,这个问题总被一分为二地看待,你要么滴酒不沾,要么是个酒鬼,该参加戒酒协会。千禧一代只是在寻找其中的平衡点,因为他们很单纯地意识到,自己没有必要喝那么多,同时也对过量的饮酒感到厌烦。

虽然有关饮酒习惯的数据并未清晰显示年轻人大规模减少饮酒,但惯用的统计方法用在这里并不反映全貌。比如一个每晚喝 2-3 杯红酒的人,如今每周喝一杯酒,在面对问卷上“你最近一周是否饮酒”这样的问题时,ta 仍然要回答“是”。

有多种原因导致了年轻人拒绝酗酒的趋势。首先是无法忽视的经济问题——千禧一代是财富累积最慢的群体,无论是昂贵高端的鸡尾酒还是常规的几罐啤酒,累积下来都是不小的开支。一位 30 岁的 IT 从业人员说,他计算过了家里不储备啤酒可以省下多少钱,那些钱可以用在更有用的地方;另一位 24 岁的布鲁克林品牌营销员也意识到,喝酒总的来说比较无聊,又贵得完全没必要,所谓的饮酒压力只是来自于社交生活。

饮酒是美国年轻人社交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几乎构成了其全部。若干年前,拥有婚姻、家庭和子女可能会自动把你推到饮酒圈子之外,但对于千禧一代而言,“家庭建设”是个很古早的词汇了,他们的社交生活和 20 岁时没有太大区别,因而仍能找到更多机会喝酒。《大西洋月刊》猜测,这可能也导致他们更易对酒精产生一点疲劳。

图片来自 Pexels

人们提到最多的,还是千禧一代对更加平衡的生活方式的追逐。他们对进入身体的东西更加谨慎了,尝试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他们做瑜伽、冥想、积极锻炼,愿意享受更健康的产品并拥有更美好的体验;他们对保持健康抱有长期的兴趣,也明智地意识到,和酒精发展出合适的关系,不意味着要将其完全切断。再说,这种融入健康潮流的方式太简单了——你只要少喝几杯就行了。同时,他们也不会为对朋友们提起此事而感到不好意思。

酒类制造商很敏锐地意识到了风向的变化。前文那份趋势报告显示,2017 年全球啤酒销售都在下滑,而无酒精啤酒的增长率是常规啤酒的 2 倍。制造商自然正在迎合这一需求,包括喜力、百威、健力士等知名品牌都推出了无酒精产品,喜力美国的营销人员说,“我们的无酒精产品意图让消费者在第二天起床时感到舒适,可以立刻去做瑜伽和锻炼,或者带孩子。核心概念就是健康。”对于他们而言,这是避免被消费者抛弃的手段。

他们也在尝试让这种体验融入主流,让饮用它的年轻人在 Happy Hour 或聚餐时不至于像个非主流。在喜力的例子里,他们让无酒精饮品也保持了同样的绿瓶子设计,也确保定价和口味一致。

喜力在今年 1 月推出了改良了口味的 0.0

同时崛起的还有无酒精公共空间。如今人们很容易在城市酒吧里找到无酒精鸡尾酒,而年轻的创业者也在纽约、芝加哥等地开起了无酒精酒吧,供上班族进行无酒精派对,他们的酒单上是“讥尾酒”(mocktail),以及形形色色含有多种自然成分的饮料。

酒类产业也许应该把千禧一代的习惯变化看做矿洞里的金丝雀——目前正在中学和大学校园里的 Z 世代,对酒精的兴趣也不及前代,他们可能成为最终扭转美国人与酒精关系的一代。而在当下,还很年轻的成人们只是很开心自己不用再面对非黑即白的酒精问题,同时也被给予了更多饮品选择。

题图来自 Pexel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