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智能

Google AI 伦理委员会成立还不到一周,就遇到了大麻烦

王毓婵2019-04-02 15:47:57

这是一个把左右两翼融合在一起的失败案例。

上周,Google 宣布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全球性咨询委员会,为该公司提供与人工智能和其他新兴技术有关的伦理问题建议。本周,彭博社报道称,这一组织已经濒临崩溃。

上周六,原定组织成员之一、行为经济学家兼隐私研究员亚历山德罗·阿奎斯蒂(Alessandro Acquisti)表示,他已经决定不在该委员会任职。阿奎斯蒂发布 Twitter 称:“虽然我一直致力于研究如何应对人工智能中的公平、权利和包容等关键伦理问题,但我认为这个组织并不是最适合我工作的地方。”

从 Google 宣布委员会成立开始,该组织的成员名单就一直受到质疑。

本周一,Google 员工发起请愿,要求该公司开除委员会内的另一名成员:凯伊·科尔斯·詹姆斯(Kay Coles James)。他是一家保守智库“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的主席,该基金会曾因传播关于气候变化的谣言而被抨击。而且,他本人还曾反对同性恋和跨性别人士的平权法案。

截至当地时间本周一上午,已经有超过 500 名 Google 员工匿名签署了请愿书。

同时,一些人工智能专家和活动家也呼吁 Google 从组织中开除戴安·吉本斯(Dyan Gibbens)。她是一家名为 Trumbull Unmanned 的无人机公司的创办人和 CEO,该公司曾为美国军方的无人机项目工作。Google 此前曾因为参与 Maven 项目,为美国空军提供无人机图像分析的 AI 云服务而受到员工抵制,并招致了众多负面报道。

过去一年里,Google 的员工在多件事情上发起了内部抗议和请愿——男女薪酬平等、取消性骚扰强制仲裁、放弃与五角大楼的合作、延迟中国浏览器项目开发等等。其中大部分请愿得到了卓有成效的结果。

彭博社分析认为,Google 的 AI 伦理委员会之所以吸纳了像凯伊·科尔斯·詹姆斯这样的右翼人士,是为了向保守派传达友好信息,以示他们的声音能够被 Google 听到。

伦理委员会内的另一名成员,英国巴斯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乔安娜·布赖森(Joanna Bryson)在 Twitter 上回复一篇质疑凯伊·科尔斯·詹姆斯的文章时说,自己已经跟 Google 提过类似的问题,但该公司表示他们需要团队“多样化”,以便说服社会中的大多数人,例如共和党。

保守派人士曾数次攻击 Google,声称该公司的算法会在搜索结果上歧视他们。特朗普也在去年 8 月发布 Twitter 称,他在 Google 搜索 Trump News 时,“几乎所有的新闻和评论都是糟糕的”,他质疑 Google 篡改了有关他的搜索结果。一位特朗普的高级顾问随后表示,当局正在检视 Google 是否应该受到政府监管。

Google 否认了这种说法,并表示“从未对搜索结果进行排名以操纵政治情绪”。

上周,Google 全球事务高级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Kent Walker 在《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组织的一场 AI 会议上表示,AI 伦理委员会将会对该公司的项目和计划进行评估,并产出报告帮助判断这些项目和计划是否违反了公司于去年夏天制定的 AI 原则——包括不会将 AI 应用于开发武器、不会违反人权准则将 AI 用于监视和收集信息、避免 AI 造成或加剧社会不公等。

但同时,Walker 也表示该委员会没有否决项目的权力,只会“帮助我们保持诚实”。

题图/visualhun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