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因为缺少劳动力,波兰悄悄接纳了许多信仰基督教的移民

Marc Santora2019-03-30 06:33:17

移民问题之于波兰可谓一场悖论。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波兰罗兹电 — 2015 年欧洲深陷移民危机之际,波兰极右翼法律与公正党(Law and Justice party)激起了国内主张建立“波兰人的波兰”(Poland for Poles)的呼声,继而赢得了大选,开始上台执政。随着今年 10 月波兰大选的临近,法律与公正党又一次打出了“波兰优先”的旗号

该党强烈反对移民的做法让欧盟头疼不已。此前由于波兰等强硬派国家的抵制,欧盟按照配额向成员国摊派北非、巴尔干、中东国家难民的政策也未能得到有效落实。

但令人惊讶的是,波兰政府最近悄无声息地接纳了该国现代史上最大规模的务工移民群体,只不过,他们多数是来自邻国乌克兰的基督徒。

波兰总理马泰乌什·莫拉维茨基(Mateusz Morawiecki)曾经公开表达了政府的意图。他在 2017 年接受一家天主教电视台采访时说:“我们希望重塑欧洲,让它重新成为基督徒的欧洲。”最近,波兰政府还规定新颁发的护照上都必须印上“上帝、荣誉、祖国”的字样。

不过,移民问题之于波兰可谓一场悖论。欧盟成员国开放的边境使波兰获益匪浅,前往外国、特别是英国的波兰务工者已向国内寄回了数十亿美元的钱款。然而,如今波兰国内劳动力短缺,政府不仅无法吸引海外侨民回国,同时也受到了自身反移民政策的限制。

2016 年,英格兰波士顿的一家天主教堂正在用波兰语举行弥撒。已有成千上万的波兰人前往其它欧盟成员国、特别是英国务工,并向国内寄回了数十亿美元的钱款。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伦敦的一家店铺。许多波兰人出国寻找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机会,导致波兰政府在吸引人才回国方面收效甚微。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如果说波兰政府很少提及自己对移民工的需求,但波兰各大城市内出现的大量乌克兰移民有目共睹。据欧盟统计局(Eurostat)的数据显示,2017 年,有超过 68.3 万人首次获得了波兰居留许可,这一数字在欧盟成员国中高居榜首。现在已有超过 200 万乌克兰人在波兰工作,多数人都涌向了掌握着波兰经济命脉的各大城市。

问题是,这些乌克兰务工者是否会留在波兰?从去年起,乌克兰人可以享受在欧盟免签旅行的待遇,德国也在放宽对乌克兰工人的要求。最近波兰一份报纸开展的调查发现,有 59% 的乌克兰人表示一旦开放劳动力市场,他们就会前往德国寻找工作。

波兰大型就业服务机构德科集团(Adecco Group)的主管安娜·维哈(Anna Wicha)表示:“政府没有权力禁止(移民离开)。要问有多少乌克兰人在这里务工,他们会说 50 万,但实际上有超过 200 万,而且可能有很多人都打算去德国工作。”

就目前而言,波兰政府还没有制定可以扩大劳动力市场的长期战略。许多在波兰的专家和反对派人士认为,政府只有弱化对移民的抵制、接受多元文化,用工短缺问题才能得以解决。但在国家层面上,政府官员哪怕只是谈及移民问题也有可能断送自己的政治前途。

去年 10 月波兰举行地方选举前夕,经济发展部副国务秘书帕维尔·郝隆日(Pawel Chorazy)在一场电视辩论中表示,“为了维持经济增长,波兰需要接纳更多的移民”,但他的观点遭到了嘲笑。

内政部长约阿希姆·布鲁津斯基(Joachim Brudzinski)事后称,郝隆日的言论“并不代表政府的立场”。总理莫拉维茨基则表示,郝隆日“过于自信了”。

不久,他就开除了郝隆日。

华沙中央商学院(Warsaw School of Economics)人口学中心主任伊雷娜·科托夫斯卡(Irena Kotowska)表示:“政客就好像在细绳上跳舞,他们知道自己一不小心就会闯下大祸。人们很容易利用反移民言论煽动民族主义情绪,但劳动力市场短缺的现象越来越突出了。”

“这是我们国家的转折点,”她补充道,“我们必须得做出决定。”

在波兰中部城市罗兹(Lodz),是否应该接纳移民的矛盾尤为突出。不过与政府高层人士不同的是,罗兹市长汉娜·兹达诺维斯卡(Hanna Zdanowska)欣然接受了移民的到来。去年 10 月竞选市长时,她曾号召波兰开放包容、吸纳外国移民。

尽管遭到了执政党极力反对,但她最终赢得了 70% 的选票。在她看来,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罗兹市在历史上一直对外来人口包容并蓄。这里曾是制造业中心,拥有数百家红砖建成的工厂,当地人口结构多样,有来自荷兰、英国、德国的移民,也有大批犹太人群体。

89 岁的亨里克·帕努兹(Henryk Panusz)回忆说,罗兹一度是“希望之乡”。当年他的家族企业曾是针织行业的佼佼者,为这座人口多样、文化多元的新兴城市注入了活力。

帕努兹表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前,这里的文化、种族和民族构成都非常多元。”

二战结束后,波兰推行共产主义,罗兹市举步维艰。直到 1989 年铁幕逐渐崩溃,情况才有所好转。波兰加入欧盟后,波兰人出国更为便利,罗兹市人口于是从超过 85 万骤降至了不足 69 万。而自 2004 年以来,这个原有约 3800 万人的国家共流失了约 250 万人口。

但是波兰也受益于欧盟数十亿美元的财政补贴,这些补贴使波兰成了欧洲大陆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罗兹市吸引了不少跨国公司,众多旧工厂也改造成了文化空间,引来了一大批创意人士。

尽管波兰经济繁荣发展,但许多民众出国寻找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机会,波兰政府即便投入了数百万美元大力宣传,但在吸引人才回国效力方面收效甚微。

罗兹市的一间废弃工厂。这座城市曾是制造业中心,拥有数百家红砖建成的工厂。过去这里人口结构多样,有来自荷兰、英国、德国的移民,也有大批犹太人群体。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来自乌克兰的安东尼娜·马鲁什科正在自己位于罗兹的美发店里为顾客染发,她 10 岁的儿子奥列克(Olek)则在一旁帮忙。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亚历山德拉·莫杰耶夫斯基(Aleksandra Modrzejewska)于 2014 年离开罗兹前往英国,并在那儿找到了一份做服务员的工作。目前她住在英格兰切姆斯福德(Chelmsford),是一名保险经纪人。她说自己相信英国政府,不论英国是否“脱欧”,她都会留在当地。

亚历山德拉表示:“我认识的人中没有一个打算离开的。英国‘脱欧’可能会对新来的人产生影响,但据我所知,这对已经在这里定居的人不会有什么变化。”

谈到自己为什么选择离开波兰,她解释道:“只是生活质量不一样罢了。这里的人更加开放,更容易接纳不同的文化和民族。”

对于罗兹市及波兰其他地方官员而言,劳动力短缺可能会抑制经济增长。据波兰最大就业服务机构 Work Service 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波兰公司表示在用工方面遇到了困难。

30 岁的安东尼娜·马鲁什科(Antonina Marushko)3 年前带着丈夫和两个孩子从乌克兰来到了罗兹。她说,适应新的环境十分困难,但她并不想离开罗兹。她一边工作一边存款,最近终于开办了自己的美发店。

安东尼娜表示:“现在我们在这里安家了。”

一方面是新涌入波兰的移民,另一方面则是官方反对移民、支持基督教的立场,为了调和两者的矛盾,波兰政府费尽心机制定了条件苛刻的政策,几乎只允许信仰基督教的移民来到波兰。

罗兹市内的一家印度餐馆。波兰政府强烈反对移民,让欧盟头疼不已。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马尔扎娜·莫杰耶夫斯基和她 14 岁的女儿玛格达正在和另一个女儿亚力山德拉通话,后者于 2014 年离开罗兹去了英国。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波兰移民官员拒绝就本文接受采访。但波兰政府多年来努力引导民众抵制外来移民,如今哪怕只想接纳邻邦在文化上相近的移民也困难重重。

大批乌克兰人涌入波兰的同时,两国也因为政治和历史问题处于紧张关系。过去几十年来,双方的边界线曾经发生了多次变化。

89 岁的亨里克·帕努兹回忆说,罗兹一度是“希望之乡”。他的家族企业曾是针织行业的佼佼者,为当年这座人口多样、文化多元的城市注入了活力。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一座由旧工厂改造的酒店内,从游泳池旁俯瞰罗兹市景。图片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于移居波兰的乌克兰人来说,两国间的紧张关系也可能波及他们的日常生活。美发店老板马鲁什科说,她的儿子是班上唯一的乌克兰学生,别的孩子或许受了父母的影响,告诉她儿子说波兰是属于波兰人的。

马鲁什科还回忆说,店里还有一位年纪较大的客人经常嘲笑乌克兰人,说他们都有放射性(因为乌克兰在 1986 年发生了切尔诺贝利核泄露事故)。

说起自己遭遇的歧视,她表示:“现在已经好多了。”

或许目前波兰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尽管新的一代经历了波兰经济增长,但他们似乎仍渴望离开祖国。

德科集团的主管维哈表示:“人们依旧觉得他们能在国外‘取得成功’。”

正在英国做保险业务的莫杰耶夫斯基也表示同意:“哪怕你干的工作是最低等的,你也能比过去过得更好。”

她经常与家人以及 14 岁的妹妹玛格达(Magda)通话,后者似乎对姐姐的话深信不疑。

玛格达说:“我想当医生或者医学工程师。我们也有亲戚住在佛罗里达。我还太小,不知道长大后会做什么,但是去佛罗里达是我的梦想。”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版权:Laura Boushna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