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哥本哈根想在未来几年内做到碳中和,成为对抗气候变化的示范

Somini Sengupta2019-03-29 10:35:21

对哥本哈根来说,这意味着改变市民出行、房屋供暖、以及垃圾处理方式。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哥本哈根电 — 城市能否通过生产可再生能源来抵消掉自身的温室气体排放?

哥本哈根计划在短期内实现这一目标。到 2025 年,这座一度乌烟瘴气的工业城市将实现“碳中和”,届时这座城市生产的可再生能源,将超过其消耗的不可再生能源。

此举对于其他城市来说意义重大: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口生活在城市里,而大部分导致地球变暖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城市。因此,城市需要制订出有效的措施来应对气候变化问题。实现“碳中和”既是一个挑战,也可能是气候问题的解决方案。

哥本哈根拥有 62.4 万人口,其他城市的政府可以从这座首都城市治理碳排放的经历中了解到,在这个日益变暖的星球上,城市管理者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减少碳排放,哪些方面又是节能减排工作的难点。

市长弗兰克·詹森(Frank Jensen)说,城市管理者“可以通过改变居民的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让城市生活变得更加环保。”哥本哈根在这方面存在优势。这座城市不仅规模小,还很富有,而且市民非常关注气候变化问题。

詹森表示,相对于其他政客来说,在气候问题上市长担负着更多责任。“市长对城市和公民负有直接责任,市民希望管理者能够采取有效的行动来治理碳排放。”

对哥本哈根来说,这意味着改变市民出行、房屋供暖、以及垃圾处理方式。这座城市通过在发电和城市供暖过程中减少使用化石燃料,减少了 42%(与 2005 年的数据相比)的碳排放。

丹麦和瑞典之间海峡上的风力发电机,摄于哥本哈根 Amager Strandpark。

通勤列车。据悉,当地一条新地铁的沿线车站距离大多数居民不到半英里,预计将于年内开通。

由于政治因素,城市管理者难以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来控制碳排放。市政府在得不到国家管理者的全力支持时,只能走这么远。现年 57 岁的詹森是中间偏左翼社会民主党(Social Democrat)成员,他未能说服由右翼政党领导的国家政府,在首都地区实行大油耗柴油车禁令。交通运输是这座城市碳排放量占比最大的单一领域,高达三分之一,而且还在不断增长。

丹麦政府调低了汽车登记税。批评人士称,此举实际上是在鼓励公民购买私家车。交通部长奥勒·伯克·奥勒森(Ole Birk Olesen)表示,政府希望减少“繁重的汽车赋税”,不过他补充说,理想情况下,丹麦人在未来几十年内只会购买零排放汽车。

就像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一样,哥本哈根实现“碳中和”的目标,面临着一个巨大的障碍:城市工薪阶级和富有乡村居民之间存在利益分歧。

许多反对派政客和分析师表示,他们认为哥本哈根无法在 2025 年实现“碳中和”目标。一些批评人士表示,这项计划过于注重在数据上实现碳排放平衡,而不是立足于改变人们的实际生活方式。

中间偏左翼绿党 Alternativet 的发言人范妮·布罗霍尔姆(Fanny Broholm)说:“我们开着消耗化石燃料的汽车到处跑,消费大量肉类,买各类服饰。‘碳中和’目标能够解决的问题非常有限,我们甚至无法实现这个目标。”

詹森对于首都的“绿色转型”持乐观态度。市政府官员表示,这仅仅是个开始。

定于今年开通的一条新地铁线路,将把大多数居民与车站之间的距离控制在 650 米以内。繁忙的首都公路上,自行车道占据了三条车道,高达 43% 的哥本哈根人骑自行车上下班和上学,即使是在多风多雨的日子里,路上也有很多骑行者。

哥本哈根克里克里斯钦港(Christianshavn)的垃圾回收箱。城市居民需要将生活垃圾分成八大类以便于回收。

哥本哈根计划在 2025 年实现每消耗一单位化石燃料,生产出一单位可再生能源。他们投入巨额资金修建风力发电机,城市用电很大一部分就来自风能发电。这座城市还拥有一个新建的高科技垃圾焚烧炉,利用焚烧垃圾产生的热量为城市提供暖气。这些垃圾来源于每栋居民楼的 8 个分立式垃圾桶。

大城市有足够的资金和规模来推动改革,詹森说道。当时,我们俩骑着自行车,从市政厅出发游览这座城市。他告诉我,在挖掘一个新地铁站的过程中,工人在市政厅地下发现了两具维京人的遗骸。我们一路前行,穿过了一座自行车桥,来到一个开满时髦餐馆的商业区,这里曾经是繁忙的工业区。

在骑行途中,詹森谈到了即将举行的春季民意测验。他说:“正式的议员选举将在未来的几个月举行,很多住在郊区的富人仍然拥有柴油车。实现“碳中和”是一个政治问题。与技术无关。”

哥本哈根在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选择了不那么完美的解决方案。

哥本哈根市长詹森,摄于市政厅。

这座城市的一些发电厂已经从焚烧煤炭转向焚烧木质颗粒(从波罗的海地区进口)。如果能种植更多的树木来代替那些被砍伐的树木,就可以从原则上实现“碳中和”,这种做法显著降低了哥本哈根的碳排放量。但是燃烧木材会在短时间内产生大量碳排放。欧洲法院(European Court of Justice)在一项诉讼中称,木质颗粒不应被视为可再生能源。批评人士认为,大规模投资生物质(译者注:指通过光合作用形成的各种有机体,包括所有的动植物和微生物。)会导致这座城市在未来的很多年里必须依赖这类能源。

焚烧垃圾是另一种获取热能的途径。这座城市最近新建了一座耗资 6.6 亿美元、高达 85 米的垃圾焚烧炉,它拥有闪亮的金属外墙,形似一座还没完工的金字塔,建筑侧面安装着一根高大的烟囱。这座建筑离哥本哈根最受欢迎的 Noma 餐厅只有一小段步行距离。丹麦著名建筑师比雅克·英格尔斯(Bjarke Ingels)主持了焚烧炉的设计工作,为了吸引游客(并收回部分费用),建筑物的屋顶安装了一条全年开放的滑行坡道,市长出席了开幕式并完成了首次试滑。

每天垃圾车会把 300 厢垃圾运往这个巨大的焚烧炉,其中还包括从英国进口的垃圾。焚烧垃圾会产生碳排放。但总工程师彼得·布林克斯伯格(Peter Blinksbjerg)指出,与其将垃圾送往填埋场,不如把这些废物转化成有用的能量,为这座城市漫长而寒冷的冬天提供暖气。

右边是 Arc 焚烧炉,屋顶上有一条常年开发的滑行坡道。烟囱释放的气体是蒸汽而不是烟雾。

Arc 焚烧炉内部,这里每天会烧掉包括进口垃圾在内的 300 厢垃圾。

在将蒸汽释放到空气中之前,过滤设备可以除去大部分化学污染物,即使是焚烧炉的周边地区也不会出现异味。今年夏天,位于这座地标性建筑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将迎来首批客人。

如今,骑车川行于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很难想象出哥本哈根曾经的模样:狭窄的街道上布满了工厂,油渍斑斑的港口挤满了船只。燃煤发电厂在生产电力的同时排出了浓浓黑烟。富有的城市居民纷纷搬到空气清新的郊区。

如今,即使是在寒冷潮湿的日子里,哥本哈根的自行车通道也繁忙依旧。这条通道连接着城市的老城区(有些建筑可以追溯到 15 世纪)和北部社区(骑行者可以欣赏到许多俯瞰湖面的豪华公寓楼)。大多数城市会用白线来划分自行车道,但是哥本哈根的自行车道却比汽车道略高一些,营造出一种安全的骑行体验。

在一家温馨的咖啡馆里,一位名叫玛丽亚姆·赫利赫尔(Mariam Hleihel)的医科学生表示,她非常认同市长詹森的观点,认为有必要限制大排量汽车上路。她说道:“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行动,等到将来再想改变就晚了。”

清晨,Dronning Louises Bro(哥本哈根市中心的一座桥)上的通勤者。

赫利赫尔的观点反映出了丹麦人的普遍情绪。智库组织 Concito 2018 年的一项调查表明,应对气候变化是选民最关心的问题。略多于一半的受访者表示,他们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来应对全球变暖问题。

西蒙娜·诺德福克(Simone Nordfalk)是一家大型户外蔬菜市场的收银员,她仔细考虑了为应对气候变化而改变饮食习惯的可能性。市面上的无花果是从巴西进口的,草莓则来自西班牙,人们很难回归到上一代丹麦人的饮食习惯。“完全依赖本地作物是不可能的,这些进口水果非常热销”。

哥本哈根也在为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做好准备。近年来城市降雨量有明显的增加,海平面正在上升。这座城市在易发洪水的社区修建新的公园和池塘,起到蓄水作用。港口附近新建了许多堤坝,还有官员提议要在东北部海面建造人工岛以削减风暴的威力。

从政治层面来看,公众对气候变化的担忧可能是市长面临的最大挑战。

“市民非常关注气候问题,如果管理者不能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那么可以说这个人的政治敏感度极低。”克劳斯·邦丹(Klaus Bondam)说道,他在成为骑者协会的领导人之前是一名政治家。

通勤者正在费力地攀登阶梯。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及文内图片版权:Charlotte de la Fuente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