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招行三成受托个人资产掌握在 0.06% 客户手里,财富集中度日趋升高 | 好奇心小数据

谢金萍2019-03-26 20:30:30

这也是中国整体财富群体分布情况的现状,金字塔顶尖的人群掌握多数财富。

商业银行的财富管理开始于零售业务,它以个人、家庭和中小企业为客户,通过分析客户的财务状况而挖掘其财富管理需求,提供包括消费信贷、银行卡业务、保险、投资、教育等管理,以帮助客户实现财富积累、保持和增值。

国内零售银行业务起步较早的招商银行在上周公布的年报中披露了一组数据:2018 年万分之六的个人客户占据该行受托资产(个人)的 30%。

招行个人客户分三档:资产超过 1000 万元以上的私人银行客户、资产超过 50 万元以上的金葵花客户,以及剩余的其他客户,他们也被统称为零售客户。

截至 2018 年年末,招行零售客户达 1.2 亿户,总资产 6.8 万亿元。其中私人银行、金葵花以及其他客户数量分别为 7.29 万户、236.26 万户和 1.2 亿户,所对应的财富资产规模为 2.03 万亿元、5.5 万亿元和 1.29 万亿元。

这是个典型的财富分布金字塔:塔顶的 0.058% 、客户占据 30% 的财富、人均 2800 万元;1.88% 占据 81% 的财富、人均 233.1 万元;底部 98.12% 的人占 19% 财富、人均 1.05 万元。

其他国内商业银行的私行客户户均财富高低有别,但所有储户资产的分布结构跟招行大致相同。例如 2018 年上半年年末,招行私人银行业务的户均资产规模 2833.84 万元,工商银行为 1700 万元、浦发银行为 1900 万元、光大银行为 1000 万元,私行客户数在 2-8 万人。

这也是中国整体财富群体分布情况的现状,金字塔顶尖的人群掌握多数财富,所谓财富分布的“二八法则”。

而普通人的财富以不动产而非银行现金资产的形式存在。中国的房价在过去 20 年中飙升了 315% ,住房也因此被普通投资者视为最快、最安全的致富方式。而房子在中国成了击鼓传花式的消费品,全民参与其中,又随时准备脱手。 房地产价值和居民存量债务螺旋式升高也引发持续已久的中国地产泡沫的讨论。

西南财经大学编制的中国金融调查(CHFS)显示,2013 年中国居民把六成以上的家庭储蓄用在买房上,这一数字到了 2017 年已经提高到 73.6%,几乎是美国的 2 倍

换一种说法就是,中国居民净资产构成里,超过七成是房地产,其余才是现金,以及股票、债券等金融资产。作为对比,日本、美国、新加坡等发达国家居民的金融资产占比达到五成或者更高。

造成这一情况,可能跟中国居民有限的投资渠道以及不甚透明的营商环境有关,这使得他们主要的收入增长将来自于工资性收入,而经营收入和财产收入增长乏力。2018 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中的工资收入、经营收入和财产收入分别为 1.58 万元、0.49 万元和 0.24 万元

《好奇心日报》此前曾报道,受制于一直以来的资本账户管制(尤其是外汇管制),中国居民投资渠道单一,在股市低迷、P2P 崩盘、债券市场不发达的情况下,人们来回投资几次最后可能还是重新投资房地产。

与此同时,招行本身储户财富结构的变化也反映了另一个趋势:贫富差距加剧,财富更快的向超富裕人群集中。

过去 5 年里,招商银行的私人银行客户占比维持在 0.05%-0.07% 间,而持有的财富资产则从 20.23% 扩大至 30%;金葵花及以上的客户数占比从 2.24% 降到 1.88%,持有的财富资产则从 72.65% 提升至 81%;普通客户占比维持在 98% 左右,但财富资产占比从 27.35% 缩小至 19%。按照人均财富资产划分,私人银行客户平均持有财富从 2013 年的 2241 万元提升至 2018 年的 2800 万元,普通个人则从 1.6 万元降至 1.05 万元。

瑞士信贷银行去年发布的《全球财富报告 2018》显示,2018 年中国人均财富 4% 的增速也落后于中国总财富 4.6% 的增速。这可能意味着中国新增财富由少部分高收入人群贡献,财富聚合效应更明显。

中国国家统计局的基尼系数也能说明财富差距过大的问题。自 1997 年以来,该数值几乎一直在扩大,至 2009 年已经达到 0.49,这几年稍有回落,2016 年年末为 0.47。基尼系数是判断年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指标,结果介于 0 到 1 之间。基尼系数越小,年收入分配越平均,系数越大,年收入分配越不平均。跟以发达国家为主的经合组织(OECD)比较,中国基尼系数相当于经合组织成员国倒数第三,仅小于南非和哥斯达黎加。

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披露的数据也反映了同样的情况。从 1980 年到 2015 年的 35 年间,每个成年人的平均收入增长接近 9 倍,相当于平均每年增长 6.4%。

但这种增长并没有平等分享。收入排名在前 10% 群体的收入年均增长率 7.7%,排名前 0.001% 的人年均收入增长率甚至达到 10.8%。中产、低收入人群的财富收入增长则远低于平均水平,年均增长率则为 6.2% 和 4.6%。

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称,高房价对财富不平等有着模糊和矛盾的影响。一方面,高房价可以缓和中产和富豪之间不平等加剧,因为中产阶级持有的房产增加了他们的财富价值,而富豪则持有更多的金融资产。但另一方面高房价又提高了低收入群体的买房门槛,这一矛盾加剧了不平等。

作为对比,美国 2017 年 0.1% 的占了 20% 的财富、1% 的人占据超过 40% 的财富。这个数据出自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祖克曼(Gabriel Zucman)今年发布的论文。

这个水平差不多是回到了 1929 年经济大萧条之前,当时美国贫富差距达到历史峰值——0.1% 人占有了 25% 财富,10% 的人则占有 84% 的财富。

美国财富差距在经历经济大萧条、“新政联盟”和二战经济下滑后有所缓解,但从 1970 年代开始,财富重新加速向富人集中。

撰写《利润与私有制经济问题》一书的作者唐有东在分析美国贫富差距的原因时,援引英国伦敦市经济与商业政策署前署长罗思义的观点指出,美国近 40 年国贫富差距持续扩大的根源是新自由主义。

以推行私有化、市场化、自由化为核心的新自由主义,促进了资本和金融市场的发展。在该制度下,资本、财富更加集中于顶层收入群体。

世界财富与收入数据库发布的《世界不平均报告 2018 》进一步解释称,金融放松管制和降低最高税率等加剧了这一不平等。报告显示,相比较 1980-1990 年代占比迅速上升的劳动收入,资本收入占比自 2000 年开始回升。 而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所得税累进性却大幅度下降,从而导致了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加上抵押贷款、消费信贷和学生债务大幅增加,中产阶级储蓄下降,又进一步降低了收入靠后的 90% 群体的分配财富份额。

《世界不平均报告 2018 》称,如果财富不平等趋势继续,到 2050 年,0.1% 的人拥有财富将超过全球中产阶级。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源:Photo by Bogomil Mihaylov on Unsplash,有裁剪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