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博物馆如今面临新的难题:如何处理那些文化上敏感的物品

Alex Marshall2019-03-26 06:47:45

“一个定义就能毁掉博物馆的藏品。”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伦敦电 — 1868 年 4 月,因不愿面对被英军俘虏的耻辱,埃塞俄比亚皇帝特沃德罗斯二世(Emperor Tewodros II)开枪自杀,用的正是维多利亚女王送给他的手枪。

一位英国军官为这位皇帝绘画了遗像,之后从他的头上剪下两缕头发。

60 年来,这两缕头发一直收藏在位于伦敦的国家陆军博物馆(National Army Museum)。上周三(当地时间 3 月 20 日),博物馆将这位统治者的头发归还给了埃塞俄比亚。

这是一个重要而敏感的时刻。埃塞俄比亚驻伦敦大使馆发言人阿巴比·德米西(Ababi Demissie)表示:“很多埃塞俄比亚人将特沃德罗斯视为国父。”

然而,如何处理欧洲博物馆内收藏的那些未经来源国同意而掠夺的人类遗骸,引发了更广泛的讨论。归还发绺只是其中一个简单的例子。其他问题要复杂得多。

德国波恩大学艺术史博士生克里斯托夫·巴尔萨尔(Christoph Balzar)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许多被用作人种学研究的物品实际上算是人类的祖辈。”

他举了一个用人类头发制作腰带的例子。他问道:“这是什么呢?它算不算是遗骸?一个定义就能毁掉博物馆的藏品。”

在欧洲各大博物馆围绕归还遗骸展开的辩论中,人类遗骸的处理一直被认为是一个不断进步的领域。博物馆方面表示,展示骸骨和遗物能够帮助人们了解历史长河中的世界文化和科学发展。然而,其中一部分文物是从原住民那里掠夺而来。

去年,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委托编写了一份关于如何归还非洲文物的建议报告。报告强调,法国将归还殖民时代所掠夺的阿尔及利亚战士的头骨。报告还提出,欧洲博物馆将采取行动,将保存完好的毛利武士纹身头颅文物归还新西兰,并将被德国殖民部队屠杀的原住民遗骨送回纳米比亚。

但这份报告的关注点仅仅只是身体或身体某些部分的狭义定义。而并非所有备受尊崇的物品都是源自于骨头或组织。

巴尔萨尔表示,阿兰达人(Aranda,属于现在的澳大利亚)制作的图腾圣物 Churinga 就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他解释称,孕妇第一次感觉胎动之后会制作 Churinga(或被称为“灵魂之木”),他还补充说,这些 Churinga 被视为“几乎就等同于孩子的灵魂”。

准父亲会前往伴侣感受到胎动的地方,寻找一个据说是灵魂进入子宫时所掉落的物件(一块石头或木头)。而这块石头或木头后来就成为了 churinga。

巴尔萨尔表示:“在我看来,这些就是人类遗骸。”

巴尔萨尔称,绝大多数欧洲主要博物馆都收藏了 churinga。他还补充道,即使博物馆会展出 churinga,数量也非常有限。

一些博物馆正在采取行动归还这些圣物。德国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Dresden State Art Collection)研究与科学合作负责人吉尔伯特·卢普伐(Gilbert Lupfe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他所在的博物馆正在与澳大利亚政府讨论如何归还这些 churinga。

英国牛津皮特河博物馆(Pitt Rivers Museum)馆长劳拉·冯·布洛克霍文(Laura Van Broekhove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博物馆正在起草一项归还类似物品的政策。她表示:“我们经常邀请土著民来博物馆参观。我们经常发现,那些看起来是物品的东西还存在着其他意义——那是他们的祖先,是灵魂。”

她补充道:“人们再次见到他们的祖先时,可能会情绪非常激动。”

冯·布洛克霍文表示,一些博物馆很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此前她曾在荷兰的世界文化博物馆(National Museum of World Cultures)工作,她表示,一位来自瓦亚纳(Wayana)族(现在的苏里南)的萨满曾经来参观 olok(一种用于启蒙仪式的羽毛头饰)。她说,瓦亚纳族认为这就是人。

冯·布洛克霍文称,那位萨满对着羽毛头饰说话、唱歌,还洒上水,对头饰吹烟。之后,他要求博物馆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这个羽毛头饰。“他对我说,‘劳拉,如果我邀请你来我家,却不给你提供食物、不和你说话,也不给你水喝,你还愿意留下来吗?’”

如何展示这些具有明显人类遗骸特征的文物?皮特河博物馆也在重新考虑这些文物的展示政策。她表示,馆内最受欢迎的一次展览体现了不同文化对于敌方战死者的不同态度。这其中包括舒阿尔族(Shuar)和阿苏阿尔人(Ashuar),也就是现在的厄瓜多尔和秘鲁土著居民。冯·布洛克霍文说,一些参观者称此次展览为“怪胎秀”,因此,博物馆现在正在对展品进行审查,从而让参观者了解土著为何要“猎人头”。

大英博物馆(British Museum)生物考古学策展人丹尼尔·安托万(Daniel Antoine)在电话中表示,围绕人类遗骸的讨论可能还需要拓展到照片和 3D 打印物品领域。

他表示,几年前他参与了一个项目,对尼罗河流域一具有着 4000 年历史的木乃伊进行 CT 扫描,然后用 3D 打印机在尸体上重新制作了一个护身符。他补充说:“我们在展示这些东西时要小心翼翼、心怀尊重、让这些展品体面而有尊严,就像我们对待人类遗骸那样。”

大英博物馆收藏了 5320 具遗骸,其中包括保存完好的毛利武士纹身头颅等物品。但馆内也收藏了一些被部分团体视为几乎与人无异的圣物。去年,智利政府希望大英博物馆能够将被称为 Hoa Hakananai’a(意指被偷走或躲藏的朋友)的摩艾石像归还给复活节岛的原住民。上周,参加这项活动的律师帕兹·萨拉特(Paz Zarate)在电话中表示,这尊雕像被拉帕努伊人(Rapa Nui)认为是一个神圣的物品,是活生生的东西。

英国国家陆军博物馆归还头发的决定看似直截了当。然而,并不是所有具有明显身体部位特征的文物都会被认为是人类遗骸。为了帮助博物馆归还人类遗骸,英国政府于 2004 年通过了《人体组织法》(Human Tissue Act),但这项法案并不包括活人的头发或指甲。

国家陆军博物馆女发言人克莱尔·布莱克肖(Claire Blackshaw)表示,馆内收藏了一些手指和脚趾,这些手指和脚趾源自于一名冻伤男子的截肢。“但是他还活着,”她补充道,“所以我们不认为这些是人类遗骸。”

埃塞俄比亚大使馆发言人德米西表示,埃塞俄比亚计划寻求英方归还包括特沃德罗斯儿子遗骸在内的其他文物。特沃德罗斯的儿子被安葬在温莎城堡(Windsor Castle)的一座小教堂。除此之外,埃塞俄比亚也在寻找从特沃德罗斯二世要塞掠夺的文物,包括现存于大英博物馆内的 11 件约柜(ark of the covenant)复制品。

德米西表示,这些瑰宝都不算是人类(遗骸)。但他补充说:“这些都是圣物。我们要求物归原主。”


翻译:熊猫译社 唐尘

题图版权:National Army Museum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