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阿布拉莫维奇首次中国个展,“没有人能对她的艺术无动于衷”

张依依2019-03-22 12:35:23

展览已经在北京开幕,值得一去

3 月 16 日,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ć )回顾个展在北京光社影像中心开幕。展厅分为两层,展示了阿布拉莫维奇四十年职业生涯中 9 件重要作品,其中多件作品是首次在中国展出。

这位被外界称为“行为艺术的祖母”的艺术家,自上世纪 70 年代初以来,就一直在试图将自己的作品推至肉体和精神感知的极限。她的演出带有无数危险的元素,比如疼痛、赤裸、利器、鲜血,并将自己的身体作为不变的主题和媒介。

本次回顾展由常年代理阿布拉莫维奇的里森画廊策展,按照三个主题划分:战士玛丽娜、精神的玛丽娜和糟糕的玛丽娜。

展厅一层的三件作品都是关于艺术家对于内在自我的探索。

作品《艺术必须美丽,艺术家必须美丽》(Art Must be Beautiful, Artist Must be Beautiful,1975年)以 20 张摄影作品的方式呈现,记录了阿布拉莫维奇的一场行为表演。在其中,她用一把金属梳子动作激烈地梳理她的头发,同时口中重复“艺术必须美丽”。

这是阿布拉莫维奇早期作品的典型特征,伴随着简单反复的行为,能量在其中不断累积,达到一个令人不安的爆发点。

《释放记忆》(Freeing the Memory,1975年)是一个影像记录,专注于艺术家的面部。她后靠在一把椅子上,将脑海中所有出现的词汇不断念出,直到一个半小时之后语言完全枯竭,表演结束。

《玛雅舞蹈的五个阶段》是一组由雪花石膏浮雕组成的自画像,灵感来源于萨满舞蹈,也是展览中最为近期的作品。

行为艺术作品如何被保留和展出是一个有趣的问题,阿布拉莫维奇早期的作品基本上都是以照片或影像的形式呈现,《玛雅舞蹈》这个作品是她一个新的思考。五个雕塑形成了一个序列,意图让观众顺着展厅走过时,形成动态图像的观感。

《玛雅舞蹈的五个阶段》( 2013-2018 )

二楼的布展想要加强这种参与感。

《无量之物》(Imponderabilia)是阿布拉莫维奇和她常年的伴侣与合作伙伴乌雷 1977 年的一场行为。他们全身赤裸面对面站在美术馆狭窄的入口处,观众不得不从其中侧身穿过才能进入房间。本次回顾展中,几张放大的图像出现在展厅入口的墙面上,试图重现当时行为现场的压力与不适感。

二人自 70 年代末开始长达十几年的合作,留下了阿布拉莫维奇最为知名的一些作品。他们曾经在一个空间中不断奔跑冲向对方,直到其中一方倒下;还曾将彼此的头发合编成一个发辫,背对背 17 个小时坐着不动;在名为 Rest Energy 的作品中,阿布拉莫维奇手握弓箭,而乌雷拉开弓弦,箭头对准阿布拉莫维奇的心脏位置。

本次展览最为特殊的展品是两张巨大的宝丽来相片,也是二人在摄影方面的实验。这组照片自创作以来极少出现在展览之中,目前属于光社创始人王珺的私人收藏。

无题,选自“星期二至星期六”系列( 1986 )

阿布拉莫维奇是最早一批引入表演者和观众互动的艺术家之一。

在 Rhythm 0 中,阿布拉莫维奇向观众提供了包括枪支、玫瑰等 72 件物品,并麻醉了自己,允许观众在六个小时的过程中不受约束地对其使用; 2010 年,她在 MoMA 进行了一场长达三个月的表演 The Art Is Present (艺术家在场),此间人们可以轮流坐在她对面的一张椅子上,与一动不动的她隔桌对视。

不论被如何解读,这些作品都奠定了她作为行为艺术家的影响力;与此同时,其所涉及的高辨识度的元素也带来了更为广泛的大众传播,让她和她的作品成为流行文化中的一种标识——但也同时让许多人对行为艺术本身留下“极端”、“激进”的固有印象。

时间中的关系( 1977/2010 )

The Art Is Present (艺术家在场),来源于 Wiki Commons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回顾展没有回避,也没有仅关注于她最为极端和最具知名度的一些作品。

在作品《英雄》(Hero,2002年)中,她坐在一匹白马上一动不动,手持白色的旗帜,向她的父亲,二战期间南斯拉夫的一位士兵致意;而名为托马斯·利普斯(Thomas Lips)的作品影像,则记录了艺术家用一把剃刀在自己的腹部反复刻下五角星的行为。

托马斯·利普斯(Thomas Lips)
《英雄》(Hero,2002年)
展览现场

她的创作持续地受到巨大的争议,被贴上“性爱崇拜”和“奇异的神秘仪式”的标签,一些极右翼势力将其解读为撒旦主义

近期在她于佛罗伦萨的一场大型回顾展的签署现场,一名男子突然出现,用一幅画框袭击了她。回顾展在波兰也受到一些当地人群的抵制,大约 40 名反对者出现在开幕式现场。

“你可能爱她,也可能恨她,但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能对阿布拉莫维奇的艺术无动于衷。”艺术媒体 Widewalls 如此评价。

展览一直进行到 6 月 15 日。

题图为《释放记忆》(Freeing the Memory,1975年),来自展览现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