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Cover:老鼠如何在城市中无处不在,人类又是如何应对?

周哲浩2019-03-21 06:08:46

老鼠的泛滥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人类的一种警示。

老鼠就像人类的影子一般。人类住在城市的表层,它们住在地下,人类大多白天工作,它们则在夜晚开工。只要是有人住的地方,就有老鼠。大象、北极熊、狮子这些野生动物数量都出现了下降的趋势,城市中的老鼠却是例外,据估计,它们的数量在过去十年中增加了 15%-20%。

人类对于老鼠厌恶的情感也格外强烈,人类把它们视作肮脏的群体,干着小偷小摸的勾当,它们是瘟疫的载体,将城市引向衰败。《国家地理杂志》在一篇名为《老鼠如何成为城市生活中无处不在的一部分》的文章中,探讨了老鼠是如何到达无孔不入的地步,以及人类又是如何应对泛滥鼠群的。

纽约最普遍的老鼠是身型庞大的褐鼠(brown rat)。它们皮毛粗糙,身长可达 25 公分,还不包括同样可长达 25 公分的尾巴。它们在地铁里悠闲散步,还会在公园里猎杀鸽子。

擅长挖洞的褐鼠常会挖出复杂的地洞系统作藏身之所。按照啮齿动物学家 Bobby Corrigan 的说法,褐鼠的鼠洞通常有三个口,一个显著的入口,另外两个螺栓般大小的口用于逃生。以家庭为单位的褐鼠繁殖时每次可以产下 2-14 只鼠崽。小鼠达到青春期后——最早 10 周就可以——就开始寻找交配的对象。

科学家估计,如果一个垃圾堆在一年的第 10 周有一个九只幼崽的鼠群,到了第 30 周,老鼠数量就会增长到 270 只,年末会暴涨到近 1.2 万只。

褐鼠起源于亚洲大草原,随着丝绸之路等人类活动迁移,1500 年代散布到了欧洲。虽然又名挪威鼠,但它与挪威没有关联,1769 年的书《Outlines of the Natural History of Great Britain》作者约翰·贝克恩霍特(John Berkenhout)被认为是这误称的来源。贝克恩霍特给此物种的学名为 Rattus norvegicus,因为他相信此物种是在 1728 年经由挪威船只迁移到英国,不过事实上此物种是来自丹麦。而在获得“挪威鼠”的称呼之前,它的足迹已到达了美国。

黑鼠(black reat)是另一个遍布全球的鼠种。它可能源自印度次大陆。在古罗马时期散布到西亚,到了 6 世纪时,则已进入欧洲。如今在亚洲,每年老鼠和其他啮齿动物估计能吃掉足以喂养 2 亿人的大米。

同样属大鼠属的波利尼西亚鼠(pacific rats)的蔓延则是另外一个故事。是被航海家特意“请”上船的——它比狗猪鸡更容易在航行期间存活,是可靠的肉食来源。在那些偏远的岛屿上,老鼠能够对生态环境产生影响——复活节岛上棕榈树的消亡,很有可能就是因为老鼠食用坚果所致。

鉴于携带病菌的老鼠对卫生和环境造成的威胁,纽约市长宣布了拨款 3200 万美元在全市鼠患最严重的三个地区展开灭鼠计划,预计减少 70% 的老鼠。

大多数城市面对鼠患的办法是用药。快速制毒的药物效果并不理想,因为咬了几口感到不适的老鼠不再会上钩。抗凝血灭鼠剂是更普遍的选择,服用后的老鼠会在数天内慢慢死于内出血。相比之下,一个更“人道”的灭鼠方法,是向鼠洞注射干冰,升华后干冰释放的二氧化碳会让老鼠窒息而亡。但老鼠惊人的繁殖速度往往还是能让它跑赢人鼠之间的战争。

南乔治亚岛则是另一番情况。历经五年,投入超过 300 吨有毒的诱饵,花费 1300 万美元的成本后,南乔治亚岛在 2018 年 5 月宣布清除了岛上的老鼠。由此,信天翁、燕鸥和海燕等物种数量预计会迎来上升。

新西兰的野心则还要大一些。它希望通过诱饵和陷阱铲除境内喜欢以鸟蛋和雏鸟为食的老鼠。不过,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的植物学家 Wayne Linklater 表示,这样的灭鼠无法达到目标,也太过残忍,另外,过渡放牧和栖息地的消失对当地某些物种造成的伤害要甚于鼠类。更微妙的是,新西兰北岛上有部落认为自己有义务守护波利尼西亚祖先带来的老鼠(他们有时仍然以鼠为食)。而在新西兰北部海岸的母鸡小鸡岛还为波利尼西亚鼠设有保护区。

科学家们最新的研究是通过基因工程技术让鼠群失去繁殖能力,这被看做是灭绝鼠患的终极解决方案。

对于让顶着披萨的老鼠成为网红的纽约而言,这座城市可能并不介意老鼠的存在,相反,可能还会因为老鼠的小时而少些乐趣。趣味性之外,老鼠的无处不在某种程度上对人类也是一种警示:正是人类对卫生的忽视助长了它们的规模。

“这是我们引起的,我们没有把家园维持干净。”啮齿动物学家 Bobby Corrigan 说。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