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3月18日,5年前,“克里米亚演讲”挑战后苏联国际秩序

蔡一能2019-03-18 06:00:11

“成千上百万的俄罗斯人在一个国家上床睡觉,醒来时却已身在俄罗斯之外了。”

今天是 2019 年 3 月 18 日,这一年的第 77 天。

2 年前的今天,90 岁的摇滚乐传奇查克·贝里(Chuck Berry)逝世,他的音乐和“鸭子步”影响了摇滚乐的黄金年代。今天也是作家李敖的一周年忌日,你可以阅读《好奇心日报》的这篇文章来了解他的一生。

2014 年的今天,俄罗斯总统普京在克里姆林宫发表演讲,宣布接受克里米亚加入俄罗斯联邦,强调克里米亚“始终是俄罗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2 天前,克里米亚自治共和国和塞瓦斯托波尔市以超过 95% 赞成的公投结果,决定脱乌入俄。历史上,两地于 1955 年被苏联划归乌克兰所有。由于俄罗斯在公投前派兵进入克里米亚半岛,乌克兰和西方多国均拒绝承认公投。

在这场“极具爱国激情”的演讲中,普京深情回顾了克里米亚与俄罗斯的历史羁绊,指责赫鲁晓夫将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苏联解体、乌克兰和俄罗斯分道扬镳,让俄罗斯人聚居的克里米亚与俄罗斯国家彻底脱钩。普京提醒人们,是“俄罗斯自己促成了苏联的解体,却丢下了克里米亚和黑海舰队的基地——塞瓦斯托波尔”。

“成千上百万的俄罗斯人在一个国家上床睡觉,醒来时却已身在俄罗斯之外了。俄罗斯人一瞬间就在过去的共和国里成为了少数民族。俄罗斯民族成为了世界上最分裂的民族。”

普京,俄罗斯总统

对于备受质疑的公投,普京援引了科索沃的先例,来证明其合法性,同时质疑美国在科索沃、克里米亚问题上采取的双重标准。

在普京看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克里米亚公投的反对态度植根于强权主义。他认为,从 2004 年乌克兰选举风波到 2014 年的乌克兰政权更替,西方国家就一直以俄罗斯为目标,试图像北约东扩那样加强对俄罗斯的军事威慑。他恳求人们了解,“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一样,有自己的国家利益,需要得到理解和尊重”。

47 分钟的演讲不断被雷鸣般的掌声打断,演讲结束后,人们甚至高喊:“俄罗斯,俄罗斯”。

批评者认为,普京在演讲中声称俄罗斯军队在克里米亚“一枪未发”,明显违背了事实。普京的演讲不过是美化了“吞并”克里米亚的行为,这场行动为他赢得了民意支持率,“释放了狂热的民族主义情绪”。

这些批评无疑在普京的预料之内。克里米亚的脱乌入俄从一开始就是一场赌博,它势必招致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进一步制裁,这种敌意至今都没有消散。而它承诺的,还是那个“强大的俄罗斯”之梦——它显示了普京“收复失土”的实力,为俄罗斯夺回了昔日的黑海舰队基地。

普京在演讲中提到了 1999 年的南斯拉夫。冷战结束后,那是人们第一次看到大国军事干预下的重大领土变更。人们精心设计并寄予厚望的谈判、威慑机制,似乎终有局限,2014 年的克里米亚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参考资料:高原、糜绪洋译:普京就克里米亚独立并加入俄罗斯演讲;Steven Lee Myers, Ellen Barry, Alan Cowell:Putin Reclaims Crimea for Russia and Bitterly Denounces the West

此外还有:

巴黎公社

1871 年的今天,法国临时政府首脑梯也尔意识到巴黎的市民武装已经失控,决定率军撤出。随后,这座城市由巴黎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接管,这些工人阶级市民决定成立一个社会主义政府,即巴黎公社(La Commune de Paris)。

1871 年的法国刚刚经历了普法战争的惨败和第二帝国的崩溃。新成立的临时政府依然没能阻止普鲁士军队的节节进逼,也无法回应巴黎中下层市民的需求。在巴黎被围困的几个月内,市民组成了有 30 万人之众的“国民自卫军”,逐渐在政府之外形成了另一个权威中心。

巴黎公社诞生后试图全面改革巴黎乃至整个法国,但公社在追剿政府军、国有化银行资产等问题上的犹豫不决受到后世革命者的批评。不久之后,政府军就卷土重来,摧毁了成立仅 2 个多月的巴黎公社。

废黜西哈努克亲王

1970 年的今天,柬埔寨首相朗诺将军一派趁西哈努克亲王外出访问,发动不流血政变,废除君主制,建立新的高棉共和国。次日,西哈努克亲王抵达中国,开始长期在华居住。

西哈努克亲王推动了柬埔寨 1953 年的完全独立。执政期间,他奉行一种结合了佛教、君主制和社会主义色彩的政治,被一些人视为同情北越的亲共分子,因而受到亲美的朗诺一派的警惕。政变后,朗诺政府采取了激进的反越南政策,外交上倒向美国,却导致越战向柬埔寨国内延伸。

在北京,西哈努克也成立了流亡政府,并得到中方支持。1975 年,朗诺政权被激进的红色高棉推翻,西哈努克得以回国,却又遭到新政府的迫害和软禁。1992 年,柬埔寨制宪议会重新确立君主制,西哈努克复归王位。

反服贸运动

2014 年的今天,反对《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的台湾学生与社会人士突然占领位于台北市的立法机关,发表《318 青年占领立法院,反对黑箱服贸行动宣言》。5 天后,反服贸人士再次冲进台湾行政机关,引发清场行动。后续的抗议一直持续至 4 月 10 日,成为台湾 1980 年代以来规模最大的“公民不服从”运动。

3 月 17 日,台湾立法机关国民党代表在一片争议声中,强行宣布《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已经审查,引来“黑箱操作”的强烈质疑。这份协议一年前由海峡两岸代表共同签订,旨在推动两岸自由贸易,实现经济的深度整合。遭遇公民抗命后,台湾当局与学生代表无法展开有效对话,公信力急剧下降,服贸协议立法程序就此搁浅。

由于学生的深度参与,反服贸运动被认为是台湾世代问题的一个爆发。一方面,关于“两岸深度整合”的解读刺激了部分年轻人的国家认同。这一代人成长于两岸长期分治、台湾完成政党轮替、教育与传媒普遍“去中国化”的大背景之下,对大陆持不信任态度。另一方面,协议由台商力推,对台湾劳工的潜在影响却未经严密、透明的论证,造成资本侵蚀中小企业、加剧阶层分化之虞,这对年轻世代而言,尤为不可承受之重。

对于反服贸运动的意义,各方解读颇为不同。众多参与者和支持者将其视为台湾年轻人参与政治、主宰命运的重大时刻;《纽约时报中文网》刊文认为,运动“逐步为’反抗中国’建立了系统化的论述”;大陆学者汪晖认为反服贸显示了“新生代对于政治框架本身的怀疑”,并反思了通过经贸关系促进政治关系发展的思路;台湾学者赵刚批评运动在“反威权”之外缺乏论述,更指其核心底气在于“族类主义”,质疑“有谁会关心台纽、台新、乃至 TPP 的自由贸易协定”。

可以肯定的是,反服贸运动直接影响了此后数年的台湾政治。当年 11 月的地方公职人员选举中,国民党遭遇史无前例的惨败,“第三势力”有崛起之势。多名运动领袖先后谋求竞选公职。


题图来自:Kremlin.ru / Wikipedi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