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美国去年可能有 5700 万人打零工,但说零工经济重塑劳动市场为时尚早 | 好奇心小数据

夏志坚2019-03-08 19:06:44

缺乏保障、晋升通道有限,这是零工经济劳动力普遍遇到的难题。

“在学习如何焊接的同时,我还能挣到 20 美元的时薪,真是不敢相信,”只有高中学历的 23 岁单亲妈妈 Cassandra Eaton 现在在美国一家造船厂当学徒。她上一份工作是在日托中心,时薪 8.25 美元。

美国劳工局公布的就业数据显示,不但越来越多像 Eaton 这样缺少高等教育经历的人找到了工作,而且平均工资相较而言都还不错。今年 1 月,美国只有 4% 的劳动人口没工作,是 1960 年代以来最好水平。全美新增了 30.4 万个非农业就业岗位,高于 2018 年的月均 22.3 万个岗位增数。新增的就业岗位主要来自休闲和酒店业、建筑业和医疗业。薪水则同比增长了 3.2%,平均时薪达到了 27.56 美元。

房地产估价师、兽医助理和实验室动物管理员、验光师等失业率不超过 0.1%。而洗碗工、屋顶工、农产品分类员和分级员失业率则在 11% 以上。从事失业率较高的工作基本没有学历要求,而更加稳定的工作大部分都要求至少有本科学历。

2018 年美国实际 GDP 增速创 12 年新高,用来衡量企业景气度的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连续八个月创新高、今年 2 月达到 55.5%。在强劲的经济增长中,美国失业率屡创新低、新增岗位数则不断创新高,企业普遍有扩张需求,他们也愿意给学历不高,缺乏工作经验的机会,先招人、再培训。

但好看的就业数字背后,有相当一部分由零工贡献。许多此前一直就业困难的群体,例如教育程度低、身体有残疾或有犯罪记录的人群,现在也能找到如快餐店和超市收银员,或者 Uber、Lyft 司机这样的工作。

不少机构相信,这类补充性、临时性的零工岗位的广泛出现,重塑了美国劳工市场格局。只是也有学者提出,零工经济的增长比最初估计的要温和得多,还远谈不上重塑劳动市场。

零工经济劳动人口难以确定,有说占美国 10% 劳动力,也有说占 35%

零工者(gig workers)包涵的范围也比较广泛——只要是在过去 12 个月内从事过补充性、临时性、基于项目或合同工作的 18 岁以上成年人,都算作零工者。这当中既有将零工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比如自由撰稿人、全职的 Uber 司机,也有只是利用业余时间打零工赚外快的,比如兼职的 Uber 司机。

根据私人调研机构 Upwork 和自由职业者联盟(Freelancers Union)发布的报告《自由职业中的美国:2018》Freelancing in America),2018 年美国有 5670 万人打过零工,比 2014 年的 5300 万增长了 370 万人,5 年时间里增长了 7%,在所有就业人口中的占比达到了 35%。

而同一时期,从事固定工作的人数只增长了 2%,从 1.03 亿增加到了 1.05 亿。而且零工者中,年轻人中所占的比例最高,达到了 28%,比 2014 年增加了 11%。

真正全职从事零工工作的人其实并不算多——在零工者群体中占 42% ,在所有的就业人口中只占 14.7%,这一比例与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e)在 2016 年所作做一项关于零工经济的调查结果大致相当:美国工作人口中有大约 8.6% - 12.9% 的工作以零工为主。

这一点也得到了一些公司的验证。根据《大西洋月刊》的报道,Uber 的内部经济研究主管 Krueger 和 Jonanthan Hall 发现“绝大部分 Uber 司机在加入 Uber 之前都有全职或兼职工作,许多人在 Uber 平台上开车之后也依然从事着之前的工作。”

Uber司机的收入数据也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印证这一说法,只有 2% 的司机每月收入在 1500 美元以上。大部分司机只是在业余临时性地打打零工,赚点零花钱。美国劳工部 2018 年也曾发布过一组数据,各类“替代”工人,包括独立承包商、临时工,占全美  2017 年劳动力的 10.1%。这一比例实际上低于 2005 年的 10.7%。

缺乏保障、晋升通道有限,零工者们遇到的困境

方便、零活的零工经济让许多人可以在闲暇时间赚点外快,这听起来非常不错。但对于真正以零工为生的人来说,现实并不总是那么美好,尤其是对从事技术含量不高的工作的人来说。

所有零工经济的优点几乎都有一一对应的问题。

2017 年,30 多位外卖员、闪送员、共享单车地面运维、保洁员们跟《好奇心日报》聊了他们的生活、工作。他们跟着互联网公司打零工,工作时间理论上相对灵活,没有固定收入,按照接单数量计算收入。他们的服务对象都是互联网公司,和公司之间只有短期雇佣关系。

美国的情况也很复杂。

Instacart 是一家提供百货配送服务的公司,有点类似于国内的“达达”,只不过 Instacart 连接的是诸如好市多(Costco)这样的商超和消费者。顾客可以在 Instacart 的应用里找到自己所需的某家商超的商品,下单之后由 Instacart 的骑士进行配送。

现在这家公司的骑手正在经历大幅降薪。一名 Instacart 的骑手表示,在 2018 年 11 月之前,他平均每小时能挣 20 美元,而到了 1 月,平均时薪就下降到了每小时不足 15 美元。目前已经有大约 1600 名骑手签署了一份请愿书,控诉他们的收入下降了 30%-40%。

工资的大幅降低体现了零工工作相比于传统工作有着更高的不确定性,而且无法得到足够的权益保障。以打车公司 Uber 为例,相比于普通的上班族,Uber 公司与司机之间其实没有雇佣关系,因此 Uber 公司无需为司机们缴纳医疗保险、社保等,Uber 司机也无法享受带薪休假等福利,同时也缺乏职业上升路径。工作的不确定性和较低的收入(即使算上补贴,普通 Uber 车司机的时薪也只有 14.73 美元)让 Uber 司机的流失率非常高:有 70% 的 Uber 司机开车时间不会超过 1 年。

缺乏足够的社会保障却让那些完全依靠打零工为生的零工者们似乎退回到了工业时代刚刚开始时工人毫无保护的状态。在社会学家 Alexandrea Ravenelle 即将出版的新书《忙于零工》(Hustle and Gig)里,她写道:“具有残酷讽刺意味的是,共享经济——被誉为现代工作场所的高峰——中的工人发现他们没有享受到他们的曾祖父母那一代所拥有的工人保护。尽管全职和兼职雇员仍然享有工作场所保护,但是打零工者作为独立合同工却身处基本工作场所保护的社会安全网之外。”

不过,美国现在已经有一些州和地方政府开始采取行动,通过政策制定的方式提高零工从业者的收入和福利。

华盛顿州正在试图通过立法,让提供零工工作平台为打零工者提供福利基金并设定针对管理层的管理要求。2 月的时候,劳工支持团体 Working Washington 发起了一项运动,希望为打零工者设定最低 15 美元的时薪。

在更早的 2018 年 12 月,纽约市政府通过了全美第一份设定了打车软件司机最低工资标准的规定:从今年1月开始,包括 Uber、Lyft 在内的打车公司将为纽约的司机提供最少 17.22 美元的时薪,这比之前11.90 美元的平均时薪高了 45%,不过仍然远低于 1 月份劳工局公布的平均时薪 27.56 美元。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Photo by Thought Catalog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