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Cover:气候变化已构成威胁,为什么大部分公司仍无视它?

许婴子2019-03-08 07:38:00

大部分公司指望着把头埋在沙子里是肯定行不通的,在极端情况下,他们已经可以退场了。

全球变暖正在推动各地极端气候事件不断发生。2017 年,休斯顿在不到 40 年时间内经历第三次“500 年一遇”的大洪水,加利福尼亚刚遭受完历史上 20 场最严重野火灾中的 5 场,而印度次大陆部分地区在连绵季风暴雨攻击下数日被海水浸泡。就在这一年,保险公司预计共支出 1350 亿美元巨额赔偿金,另有 195 亿美元经济损失未投保。

气候危机带来的直接影响是显而易见的。比如发电厂经常运行缓慢,因为用于冷却的河水常温太高了,又或者水道运输由于迟迟未降雨而近乎停滞,2018 年,世界上最繁忙水道之一的莱茵河因降雨量不够充足,商业通道上船只停泊搁浅。

除此外,风暴、干旱、野火、海平面上升、物种灭绝和作物歉收都是谈及气候变化时不得不想到的环境现象,对企业或公司来说物理威胁早已摆在那里,且存在多年,有时所引发的法律责任甚至会使其处境艰难。2019 年,在加州致命性野火灾追责下,美国太平洋天然气及电力公司(PG&E Corporation)面对财务挑战于 1 月宣布申请破产,根据说法,该公司未偿还金额约达 175 亿美元。

但事实上,大部分公司似乎并没有认真对待这种威胁,即便气候学家与学者在新研究报告或大会上已连年多次提醒。在 2018 年 12 月披露的一份分析中,研究人员发现 1630 家公司内部报告显示,气候风险预估加起来达数百亿美元,然而专家认为实际风险成本起码攀升至数万亿美元,随后指出“很多公司大大低估气候影响,大多数仍持保守态度”。

经济学人》新一期研究了这种现象为何还没有改变,答案可能是“他们故意选择这么做”。

大多数人不知道立场是原因之一。对于公司高管,没什么紧迫的动力可以找到答案,市场倾向于惩罚未承认风险的,而不是奖励诚实。文章提及 2018 年的一项报告显示,如果对公司资产实际气候物理风险进行再计算,全球上市公司中超过 1.1 万个的总市值会减少 2-3%,该数字小于每日股票走势变化,与清洁能源转型后下行影响 15%相比,也只代表一小部分。但与能源转型不同的是,公司若碰上气候物理灾害,损害便成为彻底的事情。那么选择不去看它、让风险成为未公开则可能更为简单,一位欧洲石油公司高管对此形容,“对于即将到来的滑雪假期的顾虑要远大于对公司钻井平台的担忧”。

“除非你面临中断,否则以个体干涉供应链市场并试图去完善它,那就会成为一种低效,公司不想因此显得脆弱,”一家大型欧洲食品公司的可持续发展部门负责人对《经济学人》表示。他认为等待灾难发生,然后将非经常性支出数额写下来反倒实际。

根据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全球(S&P Global)的数据,2017 年标准普尔 500 指数中,只有 15%的公司披露了关于天气相关事件的收益影响,其中不到 5%的公司量化了损失——平均影响利润的 6%。而在 2017 年 6 月,金融稳定委员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特设机构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CFD)发布一份报告建议指南,内容包括气候实际风险、财务影响、情景分析、重点需考虑事项等 79 页,但这些都是自愿的,或许很少有人真正审视它。

另一方面来自气候风险的保险费和借贷成本并未上升,导致不披露气候风险的理由足够充足。虽然信贷评级机构与保险公司已着手重新评估气候威胁,但政策期限通常有 1 年,有关风险的增量变化较难辨别,此外保费还受行业、资金可获得性等因素影响,所以来自市场的信号还不明显。只有在罕见的极端情况突发后,气候风险价值会被匆忙重新定义,比如加州野火追责 PG&E 使其破产,随之标准普尔指数评级也被降低。

除此之外,《经济学人》认为缺乏数据是另一个主要原因。公司高管会安排科学家与投资者一起讨论现状,但学者对谈论宽泛且长期性趋势更为关注,而企业风险经理实际更需要具可适性、在特定(和短暂)时间段内能针对特定设施的风险预估,通常这种情况旧工具比如洪水地图会被广泛依赖,而这预示一个稳定环境,实际效率较小。

因此一种趋势现象开始形成。一些大公司自己动手找寻气候顾问,或雇佣员工在世界范围内的业务地点调查气候风险,并绘制详细的威胁地图。“作坊”式气候咨询行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比如 Jupiter,一家由诺贝尔奖得主经济学家的前研究助理创办的气候咨询公司,位于美国湾区,正渐渐成为当地新星。或者另一家成立有 14 年历史的英国公司 Acclimatise,目前给大约 40 家大公司做咨询服务,服务对象包括数十家公共部门机构与非政府组织。

最后,《经济学人》表示大部分公司指望着把头埋在沙子里必然行不通,承担面临的气候风险符合企业长远利益,如果只单纯依靠廉价保险政策去应付灾后赔偿,那么在极端情况下,公司已经可以退场了。

而有一些受气候影响严重的公司已经开始采取措施了,比如印度塔塔化学公司(Tata Chemicals)。 


题图来自 Buzz Andersen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