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Google 一项对内研究发现,更多男雇员的薪酬比女雇员的要低

Daisuke Wakabayashi2019-03-06 07:13:51

公司也承认,研究不能反映出性别平等的全局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近日,Google 对员工薪酬进行分析,以确定公司的女性员工和少数族裔员工是否薪酬偏低。这项分析的结果几乎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从事类似工作的男性员工薪酬低于女性员工。

此次薪酬分析为数千名男性员工带来的加薪,要比女性员工的加薪更多。Google 每年都会对员工薪酬进行分析,但最近这次分析结果出炉之际,恰逢它和硅谷的其他公司面临着日益增加的压力——人们要求这些公司解决职场中的性骚扰、工资性别歧视等性别问题。

在 Google,性别不平等是一个会引发广泛争议的话题。美国劳工部正在调查该公司女性员工的薪酬是否普遍偏低。前雇员对公司提起了诉讼,声称她们的工资低于同等资历的男性员工。去年秋天,由于不满公司对高管性骚扰指控的处理方式,数千名 Google 员工集体抗议。

批评人士表示,这项薪酬分析的结果可能会给人一种错觉。该公司的管理人员承认,对于女性员工的薪酬等级是否低于同等资历的男性员工这个问题,此次的分析并未就此展开研究。

Paradigm 的首席执行官乔伊尔·爱默生(Joelle Emerson)表示,Google 旨在确保从事类似工作的男性员工和女性员工获得相近薪酬水平的措施,体现的似乎是一种“有缺陷的、不完整的平等观念”。她说,这并不等同于解决“公平”问题,而要解决这个问题,还需要研究女性工程师所面临的人力资源结构性障碍。Paradigm 是一家咨询公司,为企业提供如何提升多元化的咨询服务。

Google 否认他们向女性员工支付的薪酬低于男性员工。与此同时,该公司承认,类似职位的薪酬水平本身还不是衡量公平性的完整标准。一个更难解决的问题在于,人力资源概念中的“职位等级确定”(leveling)是否公平。批评人士称,Google 在确定女性员工的职位等级方面经常处理失当。该公司是否做到了根据员工的资历,分配给他们合适的薪酬等级?

Google 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本周一(当地时间 3 月 4 日),Google 人力分析(People Analytics)团队的薪酬公平性首席分析师劳伦·巴尔巴托(Lauren Barbato)在一篇公开发表的博客文章中写道:“由于职位等级、绩效评分和晋升都会影响薪酬水平,今年我们将对这些流程进行全面审查,以确保其结果对所有员工都是公平公正的。”

为确定一位员工的工资水平,Google 会先根据其绩效评分、工作地点和工作岗位等因素,用一个算法自动计算。然后,管理者可以再将一些主观因素纳入考量:管理者是否相信这位员工在公司有一个光明的未来?Ta 的薪酬是否与做出同等贡献的同龄人持平?管理者必须为其决策提供相应的依据。

尽管此次加薪有利于解决问题,但批评人士表示,此次加薪也无法弥补女性员工未能在一开始就被分配到合适的薪酬等级,而遭受的金钱上的损失。

前 Google 工程师凯利·埃利斯(Kelly Ellis)是对 Google 提起同工不同酬诉讼的原告之一。在向法院提交的一份文件中,她表示自己是于 2010 年被 Google 聘用的,入职时职位等级是 3 级,这个职位等级通常是分配给刚从大学毕业的软件工程师的,而她当时已有四年的工作经验。她入职几周后,一名同样是毕业四年的男性工程师加入了埃利斯的团队,而他的职位等级是 4 级。起诉指出,这意味着这名男性员工获得了更高的薪酬,并且有更多的机会获得奖金、加薪和股权。据起诉书透露,埃利斯的团队中资历与她相当,或比她更低的其他男性员工在加入公司时职位等级也是 4 级。

这项索赔诉讼可能会成为代表 8300 多名在职和已离职女性员工的集体诉讼

Google 的这项薪酬分析覆盖了 Google 公司 91% 的员工,对岗位类型、岗位级别、绩效以及工作地点相同的员工的薪酬进行了比较,所分析的薪酬包括员工的工资、奖金和所持的公司股票。

Google 表示,无法对少数族裔在薪资调整方面的情况进行比较,因为这家全球化的公司只在美国区域对员工的种族背景进行追踪记录。

今年的这项薪酬分析结果出来之后,Google 向 10677 名员工额外发放了 970 万美元的薪酬。男性约占该公司员工总数的 69%,但他们得到的额外薪酬的总金额占比更高。尚不清楚具体有多少男性员工得到了加薪。

自 2012 年以来,Google 每年都会进行薪酬分析。在 2017 年底,该公司调整了 228 名员工的工资,增发薪水总计约 27 万美元。今年,新员工首次被纳入薪酬分析的范畴——Google 表示,这可能就是数据结果产生了巨大变化的原因。

Google 的员工——尤其是在领导层和高薪技术岗位上的员工——绝大多数是男性,并且大多是白种人和亚洲人。该公司提升多样性的努力一度引发了一场内部文化之争:2017 年,软件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撰写了一份备忘录,批评该公司的多样性计划,这份备忘录后来被广泛传阅。达莫尔认为,高层职位上的女性较少,是由于男性与女性之间生理上的差异,而不是由于女性员工缺乏晋升到高层的机会。

Google 解雇达莫尔时,保守派人士声称,政治观念上和社会观念上持自由派观点的人主导着这家公司。达莫尔起诉 Google,声称公司对持有保守派观点的白人有偏见。这项争议目前已提交到民间仲裁机构。仲裁的进展状况尚不清楚。

Google 的母公司 Alphabet 表示,截至 2018 年年底,集团共有 98771 名员工。Alphabet 拒绝提供 Google 的员工人数,但 Google 的规模远远超过该集团的其他公司。

今年 1 月,Google 召开会议,讨论一份有关成本削减提案的备忘录。正是在这次会议上,公司将最近的薪酬分析结果告知了员工。此前,彭博社对这些提案的报道引起了轩然大波:提案中包含了一些引发广泛不满的建议,例如减缓 Google 提拔员工的速度、取消一些广为人知的员工福利等。

《纽约时报》看到的一段视频显示,Google 首席执行官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会议上对这些提案轻描淡写,说它们只是人力资源部的员工头脑风暴的产物,而不是高层管理人员正在认真考虑的方案。

不过,为了证明 Google 在工资发放方面不会抠门,高管们在会议上表示,此次获得调薪的员工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会上,分析师巴尔巴托介绍了此次薪酬分析的结果。她说,薪酬偏低的男性员工比女性员工更多,是一个“令人惊讶的趋势,我们都没有预料到”。


翻译:熊猫译社 温丹萍

题图版权:Joe Buglewicz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