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手机业萧条了一整年,参加年度行业大会的人都在关心什么?

智能

手机业萧条了一整年,参加年度行业大会的人都在关心什么?

周韶宏2019-03-05 08:36:45

MWC 只剩 3 个专门的手机公司展位。新技术展示了不少,但能靠什么重新吸引消费还不知道。

手机业经历了最萧条的一年

截止到 2018 年末,全球的智能手机市场连续 5 个季度负增长。曾经增长最快的中国市场更惨一些,全年基本在 10% 左右的下滑,2 月份的降幅甚至达到 38.7%。

2 月 28 日结束的 MWC(移动世界通信大会),差不多是手机产业链条上下对于萧条的回应。

三星和华为都拿出了新手机,但最新款也最引人注目的折叠手机被封装在厚厚的玻璃盒子里,许久没有变化的手机形态,手机制造商想给你重新换一部新手机的动力。

5G 随处可见,运营商也想给你升级手机的理由。

MWC 最早火起来是 2000 年。当时就是因为手机有了改变行业的新技术 3G。那年它从 GSM 大会更名 3GSM,举办地点固定在西班牙巴塞罗那—— 很明显,它想探讨 3G 的未来机会。彼时这场大会的参展人数已经达到 5 万人。

直到 2006 年 3GSM 才更名现在的 MWC,也一直是移动产业规模最大的展会。2018 和 2019 年 MWC 的参会人数超过 10 万人,参展商 2400 多家,覆盖了从技术提供商、运营商、手机厂商到移动应用服务商的整个产业链条。

回顾 MWC 历史上的高光时刻,少不了曾经红极一时的手机品牌。2006 是功能机的时代,当年诺基亚 8800 和摩托罗拉 Razr V3 分获展会最佳 GSM 手机和最佳 3G 手机。2010 年,Android 手机迎来大爆发,这一年 HTC 发布了 G7 手机,毫无疑问成为了 Android 世界的主角。

2011 年开始三星在 MWC 发布 Galaxy 系列,随后在 MWC 前发布新品成为惯例。接着,2013 和 2014 年,联想、华为和金立等等中国手机品牌崭露头角,曲面屏、快充……这些手机相关的技术都集中在 MWC 出现。

但手机停滞之后,新技术到底如何驱动这个行业的发展,继续刺激人消费?身处在行业里的人又各自观察到了什么?

《好奇心日报》在现场做了为期一周的报道,看了各处展区,采访了 17 位普通与会者。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背景,从西班牙本土的创业者到刚刚转型科技业的资深律师,从计算机系大学生到非洲电信运营商 CEO,他们在考虑什么?

手机业的萧条肉眼可见,行业里的人也不怎么频繁换手机

“我们看到用户换机的频率在下降,有很多人手中有高端手机,但是他们使用一部手机的时间在拉长。”瑞典电信运营商 Telia 前沿科技部门 Divison X 市场负责人 Stephanie Huf 对《好奇心日报》说道。Huf 是澳大利亚人,为电信行业工作 24 年。

Huf 是手机厂商喜欢的消费者,她手里有一部 800 欧元的三星刚刚用了 8 个月,这也是她通常的换机频率,而早先一部 iPhone 7 现在给了她儿子。

“我不想被锁在 iTunes 中,虽然有时候我不喜欢 Android 的隐私问题但起码它给我提供了更多的选择。”

但即便在通信展会上,Huf 这样的用户也是罕见。我们的 17 个采访对象中,大部分人都保持两年更换一次的频率,即便与行业相关的人,也并不那么急着买一部新手机,当中不止一位等说坏了再换新的。

作为最大移动通信展,运营商和通信设备公司是 MWC 的支柱,但贴近消费者的手机厂商展台向来才是最吸引眼球的。

今年最直接的变化是,专门的手机展区所剩无几。

MWC 主会场共有 30 个大展区,共计 2.5 万平米空间。其中主要展示手机的展区,已经只剩下 3 个。分别来自三星、华为、小米,总共只占 3200 平米。

到场的手机品牌没有这么少,OPPO、一加也在,但都没有单独的展区,而是和其它一些手机品牌一起在高通展区展示。LG、TCL、诺基亚、中兴、索尼、联想,它们依然搭了独立的展台,但手机在它们的展台都是配角。

中兴给观众着重展示 5G 解决方案,还有一架不间断弹奏《茉莉花》钢琴曲的机器人。TCL 和 LG 的展位充满着巨大的电视屏幕,而联想的重点是 PC。接手诺基亚手机品牌的 HMD 公司没能挤进主馆占有一席之地,在户外搭建了一处独立展位。

中兴的钢琴机器人

回到五年前完全是另一番景象,2014 年 MWC 还有十几个规模不小的手机厂商展区。

那年三星发布最新的 Galaxy S5、已经被微软收购的诺基亚突然宣布推出 Android 手机 X 系列。华为、联想、索尼、LG、中兴、TCL 各自租了大展台展示主推自己的新手机。小厂商展台也不少,从诺基亚叛逃出来的 Jolla、俄罗斯双面手机 Yota,连 亚马逊 Firefox 都在说自己的手机计划。

手机厂商,以及制造合作伙伴的财报就更难看了。苹果最大生产商富士康 2018 年 12 月营收下滑 8%,在那年最后三个月,它的郑州 iPhone 组装工厂已经裁减约 5 万名合同工。为 iPhone 生产震动马达的日本电产株式会社(Nidec)1 月中宣布,将截至 3 月 31 日的财年营收预测下调 10%,CEO 说,“工作大半个世纪,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公司订单出现如此大幅度的单月下滑。”

苹果给到供应商的利润本就不富裕,其他厂商更加微乎其微。2018 年第四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较上年同期减少 9.7%,领益智造、劲胜智能、奋达科技、歌尔股份等公司 2018 年净利润均出现同比大幅下滑。

依赖手机的行业倒并不都感受到萧条的影响

Miquel Tolosa 在巴塞罗那经营着一家创业公司 Monkey Me,用类似 Spotify 的方式提供音乐流媒体服务。用户免费听音乐,平台赚取广告费;用户按月付钱可以去掉广告。

“我不觉得手机越卖越少是事实。我是说,手机的出货量在减少,但手机覆盖的用户没有减少对吧?”Tolosa 告诉《好奇心日报》,他的团队有 6 名成员,这份从大学三年级开始的生意慢慢成长,在 2018 年达成了 iOS 端 100 万的下载量。还不大,但据说也即将迎来第一轮融资。

这是一个普遍的态度。智能手机没有越卖越多,但已经买的人都在用。对于互联网公司来说,它们的用户并没有减少,并且用户每天花在手机上的时间也只是更多。

来自 App Annie 的报告显示,2018 年,全球移动应用市场的下载量和营收依然保持两位数的增长。人们花在手机上的时间相比 2016 年延长 45%,其中 50% 的时间花费在社交网络。在中国,平均每个手机用户每天要看手机超过 3.5 个小时。

基于此利润更高的互联网服务商有了强势的资本。Netflix 在过去一年股价上涨了 50%、亚马逊则一度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公司——就在苹果因为新 iPhone 销量滑铁卢导致市值缩水的时候。到现在,亚马逊市值依然高于苹果。

“我们成为了手机的奴隶。所有事情都在手机上完成,我们太依赖手机了。”Ma Saez 告诉《好奇心日报》,她为加泰罗尼亚电视影音视听制作委员会工作,身后背着一只巨大的旅行背包。她举起右手,说自己都不佩戴任何戒指和首饰,昂贵的手机更是无用之物。她的手机来自西班牙本土品牌 BQ,价值 75 欧元,约 570 人民币。虽然没有给手机公司贡献太多收入,但她对于互联网公司的价值却没有因此降低。

运营商的情况复杂一些。

一方面,运营商也是手机销售渠道。全球第一大的中国移动为例,它最新一份半年报公布到 2018 年上半年,产品销售收入从 409 亿人民币暴跌至 357 亿。下半年只会更差。

另一方面,运营商的收入更多来自服务,而不是手机销售。比如中国移动服务收入规模是手机销售收入的十倍,所以尽管手机暴跌,但到 2018 年三季度,中国移动营收还是有 5677 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 0.3%。与此同时,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同比收入分别上升了 3.6% 和 6.5%。美国第一大运营商 Verizon 2018 年全家营收上涨 3.8%,AT& T 增长了 15.2%。

运营商的问题不只有手机不好买。视频、社交网络、搜索引擎等各种服务为互联网公司带来巨额收入,但运营商拿到的只有流量费而已。运营商变成了提供流量的管道,竞争激烈,各种大王卡、不限量卡推向市场,流量资费越来越便宜了。2018 年中国工信部取消流量“漫游费”,上半年移动流量费用的平均价格相比上一年就降低了 46.2%。

移动产业的利润从卖手机卖服务的运营商,转移到控制操作系统的手机厂商,现在又到了互联网服务手上。

非洲是最新的新兴市场,但互联网公司也已经开始抢运营商利润

Inoweze Ferreira 一只耳朵塞着 AirPods,手里的 iPhone XS Max 铃声不断。在一个白人男性为主的展会上,非洲裔的 Ferreira 显得很特别。他供职的地方也挺特别。

过去 8 年间,Ferreira 一直为蒙古国电信运营商 Unitel 的非洲市场工作,2018 年他擢升非洲市场的独立品牌 Unitel T+ 的 CEO。这也是他连续第 8 年参加 MWC。

在非洲,Unitel 还没有部署 4G 网络,“对我和我的团队来说,来到这里是为了给未来做准备,找到未来的解决方案。”

在他所服务的非洲市场,只有不到 3 成的人口用上智能手机,在中国这一比例达到 97%。而整个非洲大陆有近 13 亿人口,和中国相当。

在不大的智能手机市场中,中国公司传音占据了非洲 34.9% 的市场份额,其后有三星和华为。但更多的人使用功能手机。非洲有 3 亿多部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的功能机,尚有 8.37 亿的人口没有条件接触到网络。

这让非洲成为所谓人口红利最后的宝地,法国国家人口统计研究所的报告说,到 2050 年非洲人口将会增长到 25.7 亿,占到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

“非洲是全世界的未来,这里有年轻人,他们愿意快速接受变化。”Ferreira 说。他自己也接受了变化,除了 iPhone,他还在用一部华为 Mate 20,认为这家公司“接下来会主导整个市场”。

非洲是一个更容易进入的市场吗?显然不是。“这里有贫穷和腐败,对于新事物每个国家有不同的理解和反应。我相信市场上会有 2-3 家公司保持领先,他们怎么在不同的国家做生意?”

非洲有 54 个国家,市场的差异不止经济和文化水平,还有政治不稳定。IDC 的报告指出,非洲三大主要手机市场分别是尼日利亚、南非和肯尼亚。2018 年第三季度,尼日利亚的手机出货量出现了环比 11.6% 的下跌,主要原因是政府开支缩减和战乱冲突。

对于运营商和手机厂商来说,利润被互联网公司夺走的事实也在非洲同步发生。

根据 Ferreira 的说法,Unitel 在非洲的营收下滑,原因就在于 OTT 服务商的增长。这个词是 Over the Top 的缩写,意即通过互联网传输内容和服务。

到 2018 年,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互联网电影电视剧收入达到 2.23 亿美元

华为和小米已经不是陌生品牌,但苹果的用户也不好抢

直到展会最后一天,Tolosa 才有时间走出自己 Monkey Me 的展位到处逛逛。走到华为被人群环抱的折叠手机 Mate X,他匆匆瞥过一眼便走开了。

“我对手机不太感冒,我觉得(华为 MateX)太贵了,手机没有必要折叠。”Tolosa 告诉《好奇心日报》,他自己用着一部小米手机,因为“便宜好用”。手机价值 120 欧元,约人民币不到 1000 元。在小米之前,他用的是在中国生产的西班牙本地品牌 BQ。

华为依然是 MWC 最重要的展商,是大会官方的赞助商,拥有 3 个分布不同展馆的大型展区,分别展示手机、智慧城市和通讯技术。三星的展位与华为手机相对,剑拔弩张,再不远处是小米。这三家公司组成了 MWC 主展馆 3 号大厅的核心和焦点,

手机业走向寡头时代,IDC 数据显示,2014 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前 5 的厂商合计占有全球 57% 的市场份额,到 2018 年这一比例已经达到 68%。

Adrian Rodriguez 用的也是一部华为手机,他才 19 岁,在马耳他大学学习编程。因为学校赞助了门票而来到会场。“我喜欢华为,因为它有很多让你自己定制的东西。”Rodriguez 打开手机,熟练地更换桌面更换主题和图标,“iPhone 就做不到这样。”

面积比北京海淀区还小的马耳他是地中海岛国。欧洲有 44 个经济文化各异的国家,运营商在欧洲依然是主要手机销售渠道,无论是谁,华为小米还是 OPPO,都要和其中每一家的主要运营商谈下合作。

华为 2018 年和马耳他政府签订了“智慧城市”,说要在这里部署 5G 网络。

但它们的竞争依然严峻,苹果销量在下滑,但用户并没有多少换到 Android。过去两年里,苹果虽然销量没有增长,但 iPhone 用户保有量还多了两亿。

《好奇心日报》在 MWC 现场随机采访的 17 名 MWC 观众,其中有 7 个是 iPhone 手机的用户。

喜欢 iPhone 的理由很坚定,已经喜欢了苹果完整的体验。在西班牙 IESE 商学院读 MBA 的 Ankita Neotia 说自己是果粉,从 iPhone 3GS 开始几乎每年都要买新款 iPhone。“我有 Android 手机,我都不记得什么品牌,三星?还是什么东西。反正是公司给的,但我从来不用,我只用自己的 iPhone。”

不过 Neotia 没有买最新的 XS Max,因为价格。

和她一样的用户还有 Pierre Gobin ,他在巴塞罗那一家影视工作室拍摄短片,4 年前买了一部 iPhone 5,而两年后他将手机换成了一部一模一样的 iPhone 5。至于新手机?“我觉得太贵了也太大了。”

iPhone 用户的换机周期在拉长,Asymco 估计出,苹果设备的换机周期已经从 iPhone 刚发布时的一年变成四年零三个月。

但苹果在欧洲依然有稳固的市场,英国的 iOS 用户数量不降反升,上涨了 4.69%,占到了该国所有移动用户的 56.59%。

起码在欧洲,中国手机厂商们抢走的还是三星以外 Android 手机市场的份额,iPhone 的用户基础仍然很难撼动。这和中国的情况不太一样。

对于竞争和萧条,在 MWC 现场的 OPPO 全球数字市场经理 Osama Ali 觉得,最后会变得像 PC。“(手机业)就像 PC 的竞争一样,开始会有下滑,然后剩下几个企业,然后这几个企业又有回升。”

但 PC 的回升没能挽救 PC 厂商。前三大厂商,戴尔退市又上市改说企业服务、惠普拆分做企业服务、联想一度要靠卖楼维持在盈亏线上方。那个行业还在,但里面的公司再没有曾经的地位。

5G 是救命草么?现场反应颇不一样

如果说过去一周,媒体和朋友圈里关于手机最火的新闻,肯定还是折叠手机。

但这不是马上就会普及的东西。三星和华为依然拿出了新手机,但最新款也最引人注目的折叠手机被封装在厚厚的玻璃盒子里。根据两家公司公布的市场售价,今年上市的 MateX 和 Galaxy Fold 分别售价 1.7 万元和 1.3 万元。太贵了,并且三星已经明确说数量有限,而自己并不控制折叠屏幕生产的华为产能大概率也不会很好。

5G 才是所有厂商、所有运营商在每一个展区所展示的新技术。

爱立信是华为之后全球第二大 5G 设备供应商,在其巨大展区顶部高墙上安装了白色的基站盒子,保障场内的 5G 演示能够顺利进行。展区分为 5 个区域,数十个具体的演示场景告诉观众,如果你用上了 5G 网络,可以实现什么?

远程无人驾驶。展厅内,观众可以坐在椅子手握方向盘,就像在游戏厅里的模拟飞车,你能远程的真实控制场外的一辆无人驾驶车。5G 网络提供了没有延迟的高速传输,指令下达快速高效。

另一边,中国移动和爱立信合作的远程无人驾驶船舶也有类似的原理。

还有一只巨大的蜘蛛机器人,它是爱立信还在实验室中的项目。5G 的作用在于,蜘蛛的每一只脚都是单独运动,想要让他们协同并进,完成复杂的任务,需要 5G 丝毫不延迟的传输。

爱立信演示的 AR 应用
六条腿相互协作的机器蜘蛛
远程遥控的汽车

我们还试了试 vive 头盔的云端游戏,完全不需要连接 PC 主机,眼镜中看到的游戏画面通过 5G 下载,实时渲染。只是还有多少人用 VR 呢?

日本运营商 Docomo 还展示了远程手术室,医生能在千里之外,几乎同步地操作机械手臂完成精密手术。

只是这些都是工业应用,但运营商的主要收入并不来自工业。驱使运营商数千亿投入基建的还是全球近 50 亿手机用户。

而手机上的演示就无聊多了,用户不太能感知到差别。一加和 OPPO 向参会者展示了 5G 云游戏和 5G 直播。但是 5G 手机呢?一加将手机封装在玻璃罩子中,观众只能看到一块屏幕。今天 4G 或者 WiFi 都足够传输手机分辨率同等清晰的视频。

对于消费者,参展商们能想到的吆喝更多还是下载速度快。而这不再是用户担心的问题。

“我看到这里有很多 5G,但是我完全还没有搞明白它到底在说什么。” 为加泰罗尼亚电视影音视听制作委员会工作的 Seaz 说刚刚来 MWC 一天,走进来就觉得有点迷失。

“5G 意味着更快的连接和更低的延迟,不论是游戏还是 Iot,所有的东西都会更强大更可靠,也有更多的机会。”Ali 对 5G 的总结可能足够代表业内人士对 5G 的理解——更快更高效的网络,除了手机还能给其他设备带来好处。

同为运营商的从业者,Huf 对 5G 的吸引力没有那么乐观。她说 5G 短时期内会让普通的用户获得更好的体验,比如游戏,“但距离必需品(must have),还有一段距离。”

2G 带来短信和简易互联网、3G 催生移动互联网服务、4G 普及在线视频。整个会场没有人给出 5G 能带来什么同等好处的前景,让人更多消费服务或者卖更多手机。

在这个多年来以手机新品为主的移动通信大会,今年最火的还是微软 HoloLen 2。需要排上一个多小时,才能戴着头盔体验到 6 分钟 HoloLen 2——3500 美元,面向企业用户,和手机和移动产业关系都不大。

我们遇到的两位展览相关的工作人员更悲观一些。一个为华为和 TCL 设计展台的策展从业人员夸张的说“我今天走了这一圈,觉得天啊我们这行要完了,没有创新了。”

她的工作是将一些听上去并不怎么好懂的技术,比如语音解决方案做成可视的展台。

另一边,制片人 Ana Jacoste 指挥摄像师拍了 4 天素材。这些素材最后会被剪辑成 MWC 的宣传视频。

作为大型展会的常客,Jacoste 4 天下来没太多兴致,“没有印象深刻的东西……大型展会,他们都差不多。3D、智能眼镜、机器人、折叠手机和平板……就这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