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哎冯导,我们觉得你有些话说得不对

娱乐

哎冯导,我们觉得你有些话说得不对

俞斯译2015-02-13 16:04:54

冯小刚和《人民日报》的争吵你也许已经听说了,我们觉得综艺电影的质量值得质疑,但逻辑并不是冯导说的那样

上周,导演冯小刚在参加一档名为《我看你有戏》的综艺节目时,炮轰了综艺节目改编成大电影的现象,认为“对中国电影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恶劣的影响”。《人民日报》随后加入“战局”,认为冯导的言论过于偏激,同时告诫冯小刚有这闲功夫说别人,不如自己好好去拍电影。

于是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导演与国内最有影响力的官方媒体在 2015 年的春节前夕,隔空点开了炮仗。嗯,已经进行了两个来回,迄今为止。

因为两者的地位,这件事纷扰在所难免。我们觉得冯小刚在“维护这个行业的尊严”的时候,有些话的确说得漂亮,但是从商业上说,有四个硬伤不得不提。

“6 天就拍摄完成,还获得很高的票房”

通常一部院线电影的拍摄周期为 90 天至 120 天,冯小刚认为仅用“6 天就拍摄完成”的综艺电影——事实上就是指《奔跑吧兄弟》——显然是粗制滥造,不负责任的。

这种对比是有失公允的,主要是因为冯小刚忽视了电视台此前为整个综艺节目制作和呈现付出的风险和成本。综艺电影的成本并不在那拍摄的 6 天,而是从版权采购合同签订时就已经开始计算了。

如果我们姑且把艺术性的争议放在一边的话,话的确可以这么说:要做出一档《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这样的现象级节目,不会比拍出一个《智取威虎山》或者《亲爱的》更容易。而且我们也不认为“比比谁更难”是件有意义的事情,这两个模式其实非常类似:制作人同样研究类型片的规律,同样倾向于依靠明星和金牌制作人来保证票房收入,在谈及商业赞助的时候同样需要提供大量“后视镜”数据──也就是同类型或者核心团队曾经是多么强大的收入保证。

谁都不会比谁的日子更好过,何苦要互相无逻辑碾压?

“(这种项目的成功)将导致没有制片人会继续愿意投资一部严肃的、付出了很大努力的电影”

针对这种观点,已经有许多媒体(包括《人民日报》)给出了回应。大意是说,这样的项目一年也没有几个,能够参与进这些项目的投资人也没有多少,所以即便每年有一两个大卖的项目,也不会对整体市场产生多大影响。

事实上,问题可能要更加复杂一些。这类电影会在多大程度影响内地的电影工业,决定于电视台里的那些综艺节目能够火多久。

这其实很容易理解,这些综艺大电影能够大卖的唯一原因,就是这些节目在电视播的时候很火,这跟《小时代》和其它青春小说改编电影的大卖是同一个道理。如果我们能不断推出各类高人气的综艺节目,那么自然会有更多的制片人希望参与到这些电影项目中。

不过“严肃题材”、“付出了很大努力”并不是制片人在选择项目时优选考虑的东西,“这个项目是否具备吸引观众的潜力”才是制片人挑选项目的第一准则。

一个经常被忽视的事情是,“严肃”并不意味着就是“好”。我们拍过的“严肃的烂片”也不少了;“严肃”题材也并不意味着比娱乐性强的文化产品“更有价值”,没有人会质疑《新闻联播》的严肃性,但像 The Daily Show 这样充满娱乐性的政治讽刺脱口秀依然能受到全世界的欢迎。

“除了国内几家大电影公司,大多数制片人都还没有到可以挑项目的阶段,基本上手里有什么就做什么。”一位参与过多部商业电影制作的制作方告诉《好奇心日报》,“冯导的初心是好的,但实际上冯导说的这类项目在国内存量就很少——要不就是纯个人化,要不就是纯商业,我们从为投资者负责的角度,先解决的是温饱问题。”

如果硬要探讨严肃电影在中国没有销路的话,又得回到审查和政府不作为的老话题上了。对题材限制太多,对更多艺术表达性强,对商业属性弱的电影缺乏必要的扶持──很多时候,这是一个质量不够高的产品最容易为自己的失败推托的借口。

“你要说他们愿意看,三级片一定有人看,咱们就可以放开了拍吗?”

这是冯小刚在回应《人民日报》“把选择留给观众,交给市场”时的说法。这个说法未免太小看市场,因为再往前说一步,就是“如果没有艺术家的引导,市场选择必然是低级的”。

此处倒也不是想争辩三级片是不是一定低级──这就跟说大场面不是艺术电影一样充满歧义,关键问题在于,无论是综艺节目改编的电影,还是三级片,目标受众都是那些“少数派”。这里的“少数派”不是指观影人数的多寡,而是《爸爸去哪儿》、《奔跑的兄弟》的目标受众与主流电影观众存在着的巨大错位。这些综艺电影吸引的,是平常很少进入电影院的人群:中小学生和中老年人。

与一年看几十次电影、平时还会在网上合法或者不那么合法地看电影的观众相比,很多观众并不是刻意要审丑,而是看得好东西太少过于容易满足。

但即便如此,你也会发现主流观众对于这类综艺电影已经提高了警惕,对于烂俗电影项目的批评声也大多来自这个人群,而并不是像冯小刚说的,“观众在盲目消费这些影片”。

“台湾、香港电影被黑社会统治的年代,也是十几天拍一部,也挣钱,但是后来呢?台湾电影就死了,香港电影业衰落”

在提到这些综艺大电影快速拍摄,粗制滥造的时候,冯小刚举了台湾和香港电影衰落的例子。实际上,“黑社会统治”、“几十天拍一部”只是香港电影“衰落”的几个原因之一,而且也很难说是最主要的原因。

香港电影的产量在 1993 年达到高峰,当年生产了 234 部影片,其中有不少是冯小刚口中那些“十几天”拍的电影。不过这个数字从 1994 年便开始大幅下滑,到 1997 年香港回归的时候,年产量只剩下 94 部。

电影资金的撤离——这里有许多便是来自黑社会,是产量下降的原因,而导致黑社会离开这个行业的,则是几个更加重要的变化。

好莱坞在 1990 年开始推行的全球扩张,大制片厂不仅能生产《侏罗纪公园》这样的特效大片,还通过收购米拉麦克斯这样的重要独立电影公司,让《阿甘正传》、《低俗小说》等影片卖到全球。1993 年香港的外国影片占比只是 50%,而到了 1997 已经接近 70%。

另一个原因来自于渠道的萎缩,香港在 1993 年有 119 家电影院,1996 年下降到了 100 家,1999 年进一步下降为 70 家。以前香港政府在进行城市规划时,会拿出一定比例的土地来兴建电影院等文化设施,不过到了 1990 年代之后,电影院定性为了商业场所,只有大型商场会配备电影院,加上本土电影销售不佳,租金连年上涨等原因,许多电影院在那段时间关门。

内地与香港最大的不同在于市场规模和体量,我们有几亿观众,几万块银幕,比香港有着更强的抗风险能力。虽然好莱坞大片每年都把内地电影人搞得很紧张,不过政府一定范围内的产业保护政策的确起了作用。

因此我并不认为内地电影也会出现和香港、台湾一样的衰落。

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劣币驱逐良币的故事。烂片子多,并不意味着好片子机会的减少。烂片多通常意味着资源(包括人才和资金)在向这个行业流入,意味着更高的行业活跃度,好项目能够得到的机会或许也会更多。

最差的结果就是与 10 年前的韩国一样,一方面渠道和产量都在大幅增长,另一主面因为市场太好,大量的盲目跟风,投拍烂片,最终的结果便是让愤怒的观众离开电影院,绝大多数的项目亏损,许多公司倒闭,然后在废墟之中,建立起更加尊重电影、尊重观众和商业的游戏规则。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