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千禧年来免疫接种至少减少 2100 万例死亡,打疫苗这事儿不要因噎废食 | 好奇心小数据

夏志坚2019-03-01 19:57:39

这既是疫苗的力量,又说明疫苗还未被充分利用。

麻疹,一种曾经被认为在美国已经被消除的传染病,从 2018 年开始,疫情在美国全境蔓延,当年全国共报告了 372 起麻疹病例。

今年看起来疫情更严重。从 2019 年开年到现在已经让至少 159 人患病,目前发生疫情的州包括华盛顿州、俄勒冈州、得克萨斯州和纽约州。快速增长的麻疹患者数量,让美国许多原本采取宽松的免疫政策的州正考虑收紧“免疫豁免”的适用范围。据法新社报道,联合国儿童署当地时间  3 月 1 日表示,去年全球 98 个国家上报的麻疹病历数高于前一年。世界卫生组织上月还把“疫苗犹豫”排进 2019 年前十大健康威胁

世卫组织的数据进一步显示,全球麻疹病患数量在 2018 年将近 23 万人,比 2017 年的 15 万人增长了 48%,其中美洲地区和欧洲地区是增长最快的两个地方,唯一下降的地区是东南亚。

麻疹是空气传播疾病的一种,可借由已感染者的咳嗽和打喷嚏而传染给他人,也可通过接触唾液和鼻腔分泌物传播,儿童是主要的易感人群。麻疹的潜伏期一般为 10-14 天,早期症状有发热、流涕、咳嗽等,并出现由面部遍及全身的红色斑丘状皮疹。通常病人在出疹前 4 天到出疹后 4 天均有传染性。

除了这些症状之外,麻疹还有可能会引起包括中耳炎、肺炎甚至脑炎在内的并发症。营养不良的患病儿童常常会因麻疹引起的并发症死亡,病死率可高达 10%。全球每年有大约 9 万人死于麻疹,其中 87% 都是 5 岁以下的儿童

反疫苗运动拉低疫苗接种率,导致麻疹疫情加重

总体来看,麻疹疫苗接种率在全球和欧美并没有出现明显的下降。2017 年全球麻疹疫苗的一次接种率从 2000 年的 72% 上升到了 85%2018 年的接种率则和 2017 年持平

根据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从 1998 年- 2016 年,美国 19-35 个月婴幼儿的 MMR 疫苗(麻疹、腮腺炎和风疹三联疫苗)接种率只是从 92.0% 轻微下降到了 91.1%。

欧洲地区的麻疹疫苗接种率近年来其实也不低:2017 年麻疹疫苗的一次接种率达到了 95%,为 2013 年以来的最高水平;麻疹疫苗的二次接种率也达到了 90%,为世卫组织有记录以来该地区的最高水平。全球麻疹疫情病例数也因为这样,十年少了一个数量级。

但是看一个国家或者更低级别的行政单位的话,疫苗接种率下降速度快得多,疫情也相应更严重。比如华盛顿州 2017 年的疫苗接种率只有 88.5%,而根据 2 月 26 日公布的数据,该州一共确诊了 66 名麻疹病患

2018 年欧洲地区共报告了 59578 例麻疹,其中有 36520 例来自乌克兰,由于盲目的疫苗怀疑和武装冲突造成的疫苗短缺,2016 年乌克兰新生儿中,只有 42% 接种了麻疹疫苗,而且 6 岁儿童接种第二次麻疹疫苗的只有 31%,为全世界最低水平之一。而在 2007 年的时候,乌克兰 1 岁婴幼儿的疫苗接种率还高达 97%。

接种率下降带来的问题是之前已经形成的群体免疫被打破,这让麻疹在人群中的传播变得更加容易和不可控。当一个封闭群体中有足够数量的人对某种传染病免疫的话,就会形成群体免疫,对传染病的传播起到阻隔作用,这样既能够避免疫情的爆发,也能够保护未达到接种年龄的婴幼儿或没有条件进行接种的人群。对于麻疹来说,当人群中具有免疫力的比例达到 95%以上之后,就能保证麻疹不会在人群中大规模传播。

千禧年来,麻疹免疫接种至少减少 2100 万例死亡

尽管麻疹疫情的卷土重来暴露了当下疫苗接种存在的一些问题,但是疫苗目前仍然是人类控制传染病最为有效的手段。

从 1990 年到 2016 年,全球死于麻疹的人数从 91 万降至了 6 万 8 千人,降幅达到了 93%,麻疹疫苗的广泛接种功不可没。在这期间,除了麻疹,另外一些可由疫苗预防的传染病造成的致死人数也出现了大幅下滑:破伤风由 33 万人下降到了不到 3 万 7 千人,降幅达到了 89%;肺结核从 180 万下降到了 121 万,降幅达到了 33%。

一项针对 73 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 10 种疫苗进行的经济分析估计,2011-2020 年,在为免疫计划投资 340 亿美元后,这些国家在疾病治疗成本方面节省 5860 亿美元,更广泛的经济效益则可以节省 1.53 万亿美元。

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说,仅 2010 年至 2015 年,全世界疫苗接种就避免了至少一千万人死亡千禧年来,麻疹免疫接种至少减少 2110 万例死亡

埃默里大学疫苗中心博士 Walter A. Orenstein 在 2017 年刊发的一篇论文中提到,仅在美国,许多 20 世纪代表性的疾病报告数量到千禧年后至少减少了 90%,疫苗接种已经为美国带去 690 亿美元的净经济效益。

一个为人熟知的例子是天花的消灭。自 1796 年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纳发明了牛痘疫苗之后,经过近两百年的努力,世卫组织于 1980 年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上宣布“人类已经摆脱了天花的缠绕”,疫苗帮助人类消灭了第一种致死性的传染病。

麻疹是继天花之后世卫组织决心消灭的另一种传染病——世卫组织原本计划通过广泛的疫苗接种,在 2020 年前消除这一可预防的疾病。美洲地区曾在 2016 年的时候提前实现了这一目标,不过最近两年疫苗接种率的下降让情况出现了反复。而作为世界上曾经麻疹人数最多的国家,中国正在通过广泛的疫苗接种政策,接近麻疹消除的目标。

根据中国疾控中心的数据,1959 年中国爆发了全国范围内的麻疹大流行,当时报告发病数约有 1000 万,共造成了 30 万人死亡,发病率达到了惊人的 1432/10 万。从 1965 开始使用麻疹疫苗之后,经过了大约50 年的时间,2017 年中国的麻疹发病率下降到了 0.43/10 万,已经非常接近世卫组织规定的麻疹消除标准 0.1/10万。

中国在控制麻疹上取得的成效与政府推行的“非选择性的强化免疫”政策有直接关系。所谓“非选择性的强化免疫”是指适龄人群中每个人都要在短时间内集中接种 1 剂麻疹疫苗,只要没有禁忌证,都应接种。

推行这一政策背后的理念是将传染病的控制作为公共健康问题来考虑——疫苗接种关乎公共健康,而非只是个体的私事。通过全民式的疫苗接种,形成群体免疫,从而避免疫情的爆发,保护包括年龄过小的婴幼儿在内的易感人群。除了保护群体健康,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免疫接种也是一笔相当划算的投入。例如,全球消灭天花之后,每年可省去 13 亿美元的防治费用。

不过在欧洲和美国,将公共健康和私人权利对立起来是反疫苗运动一直在宣扬的观点。他们认为孩子是否接种疫苗应由父母而非政府决定,而这一点得到了相当多上层人士的支持。关于疫苗有效性和安全性的谣言——最为著名的便是 MMR 疫苗会导致自闭症,也是反疫苗人士另一个重要论点。

平心而论,接种疫苗确实存在一定的风险:病毒灭活、减毒不彻底或者其他原因带来的副作用可能会对接种者的健康造成损害,不过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极低。而关于自闭症的传言也早已被证伪。“疫苗不但几乎不会导致任何严重伤害或死亡,它所带来的益处也远远大于其风险。没有疫苗,会发生更多的疾病和死亡。”世卫组织在《关于免疫和疫苗安全的问答》一文中写道。

人类学家艾米丽·马丁曾问过:“免疫系统是不是新型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核心?是不是可以用免疫系统的高低好坏来给人类分类?”她觉得答案或许为“是”。

她的研究对象中有一些人表达了一种“免疫大男子主义”的观念,比方说,他们觉得自己的免疫系统不好惹。马丁转述某个研究对象的话说:“只有那些生活状况糟糕的人才需要疫苗,而对于中产阶级和上流社会的人来说,疫苗不会堵塞他们更精致的系统。”

就算我们当中有部分人的免疫系统的确不好惹吧,但问题在于,疫苗对于那些免疫有缺陷的人才最危险。我们当中免疫有缺陷的人,需要依靠那些免疫功能完善甚至不好惹的人去接种,才能撑起群体免疫的效应,帮助整体抵御疾病。

按照世卫组织估计,2017 年全球有 1990 万名婴儿未被常规免疫接种服务覆及。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Wikimedia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