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Uber 和 Lyft 正在制定计划,让网约车司机有机会参与 IPO

Kate Conger2019-03-01 14:04:30

许多司机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网约车公司 Uber 和 Lyft 预计将于今年上市。届时,这两家公司的创始人、高管和投资者将会获得数十亿美元的新增财产。

然而,帮助这两家公司成长起来的一个重要群体——Uber和 Lyft 的网约车司机——却将错失大部分的回报。

这是因为,Uber和 Lyft 的全职员工和投资者持有公司股票,可以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后将手中的股票转换成现金,而接单运送乘客的数百万司机只是独立的承包商。因此,他们没有资格获得股票津贴。在公司即将 IPO 上市,为众多相关人员带来一夜暴富的机遇之时,他们只能沦为旁观者。

随着股东和司机之间的收入不平等日益加剧,Uber 和 Lyft 如今正在采取措施减少收入差距。据两名知情人士透露,两家公司都打算制订计划,向部分网约车司机发放现金,以便他们在公司 IPO 上市时能够购买其股票。他们还说,司机也可以将这笔现金当作奖金保留下来。这两位消息人士拒绝透露姓名,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公开发言的授权。

这些计划不会让司机们在 Uber 和 Lyft 的股票中占有很大的份额。这两名知情人士的其中之一表示,Lyft 计划向完成 1 万个订单的司机每人发放 1000 美元,向完成 2 万个订单的司机每人发放 1 万美元。另一位知情人士透露,Uber 仍在仔细研究其现金发放计划以及支付金额,但同样也会实行分等级的激励方案。

硅谷的一些人将这一举动视为 Uber和 Lyft 的觉醒。“创业界的圣经”《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一书的作者、股票交易所 LTSE 的首席执行官埃里克·莱斯(Eric Ries)表示,这一举动暗示了这两家公司的优先级。

他说:“新一代的公司明白,他们有责任与帮助他们获得成功的社群共同分享权力和繁荣。这不再是一个可选项,而是一项义务。”

但 Uber和 Lyft 的许多司机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给 Uber和 Lyft 当网约车司机的唐·克里里(Don Creery)曾在西雅图参与一场为网约车司机争取集体谈判权的运动。他将这些计划称为“象征性的姿态”。

克里里说:“我认为我们可能更愿意得到我们一直想要的东西,那就是公平的薪酬,我们想赚到足够的钱去购买那些实际上可能很有价值的公司的股票。”尽管如此,他还是称赞了这两家公司,“不可否认,他们认可了我们的奉献”。

代表出租车和网约车司机的组织——纽约出租车从业者联盟(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的执行理事拜拉维·德赛(Bhairavi Desai)称,Lyft 和 Uber 的这一举动其实是“当头一盆冷水”,尤其是考虑到这两家公司“将凭借司机们的汗水上市”这一事实。

许多司机对这个问题愤愤不平,因为 Uber和 Lyft 的 IPO 上市很可能会在硅谷企业家和投资者的这个精英群体中造就出一批新的亿万富翁。Uber 预计将以高达 1200 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其创始人之一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已经通过向私人投资者出售他手中的部分公司股票成为了亿万富翁。Lyft 可能将于周五(当地时间 3 月 1 日)公布其 IPO 招股说明书,该公司上次在私募市场的估值略高于 150 亿美元。

长期以来一直处于网约车业务核心的司机们,已多次采取行动,试图改变他们在 Uber 和 Lyft 的地位,从而被纳入这两家公司的全职员工的范畴。若能成为全职员工,他们还能享受到医疗福利和其他福利待遇。

但这两家公司成功地击败了这些行动。在加州,Uber 和 Lyft 已经击退了旨在为司机赢得员工身份的诉讼。在纽约,Lyft 最近提起诉讼,要求推翻一项规定了司机每小时最低工资标准(约为 17 美元)的新法规。

至于司机们对这些现金发放计划的反响如何,Uber 和 Lyft 拒绝置评。《华尔街日报》早些时候已报道过这些计划。

在过去的 18 个月里,Uber 一直在试图改善与司机之间的关系。从 2017 年开始,Uber 首次允许其网约车司机接受小费。去年 10 月,Uber 在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一封信中,请求允许 Uber 向网约车司机授予股权,尽管他们不是 Uber 的员工。两名消息人士的其中之一表示,Uber 没有得到 SEC 的答复。

律师玛丽·拉塞尔(Mary Russell)称,现金发放计划最终并不能让网约车司机有机会像这两家公司的员工那样,通过股票大赚一笔。拉塞尔是股票期权顾问公司(Stock Option Counsel)的创始人,该公司为企业员工提供有关股权薪酬问题的咨询服务。

她说:“在我看来,这对他们的报酬来说似乎不是一个有意义的改变。这更像是在对他们过去的努力表示感谢,是一次性的激励。”


翻译:熊猫译社 温丹萍

题图版权:Christie Hemm Klok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