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 Cover:一个互联网时代出生的孩子,隐私的边界在哪?

任思远2019-03-01 06:59:17

从开始使用搜索引擎时,就发现自己在互联网上有“数字身份”,这是好事吗?

还没开始使用互联网的孩子就已经在上面有了信息、甚至是完整资料,这件事情似乎已经越来越常见。有父母从产前就把孩子的超声波扫描图片上传,酷爱“晒娃”的育儿博主们是主要提供这些数据的人,他们把孩子的一言一行记下来并发布。除此以外,还有儿童所在的学校、机构,经常把他们的成长记录,比如赛跑成绩传到互联网上。

这些行为当然会对儿童和他们未来的人生产生影响。“父母在网上透露的信息当然会跟随孩子进入成年期。这些父母是孩子个人故事的讲述者的同时,也是孩子个人信息的守门人”。佛罗里达大学莱文法学院(University of Florida Levin College of Law)的一份报告这样描述。《大西洋月刊》采访了几个不经意发现自己已经有“数字身份”的儿童,并探讨了儿童在互联网上的隐私边界问题。

有孩子刚发现自己在网络上的信息时感到错愕甚至生气。一位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的 11 岁儿童 Ellen 在第一次使用 Google 时毫无心理预期,因为她还没自己注册社交网络的账户,却意外地在网络上看到了自己三年级写的作文,还有幼儿园为了让家长知道孩子在园内生活、而上传到 Facebook 上面的照片。尽管没什么过于敏感的信息,但她还是觉得沮丧,因为这些信息的发布都没经过她同意,”无论你做过什么,这些事情都会挂在那,人们也会知道”,她告诉《大西洋月刊》,“我之前从来没想过我会这样出现在互联网上”。

但也有儿童对此感到惊喜,因为他们发现互联网上他们的形象可能和现实生活不太一样。比如接受采访的儿童 Nate 发现自己在小学班上做的手工曾被新闻媒体报道,他感觉很自豪,还会经常在 Google 上面搜自己的名字;11 岁的 Natalie 会和朋友比各自在互联网上照片的数量,认为互联网上自己的痕迹给了自己存在感。

随着这些儿童长大、懂事,他们开始和父母交涉,希望给父母在发布自己信息上制定基本准则。有孩子采取的方式是要求父母每次发照片之前都征得自己的同意,同时“监控”父母的社交账号。但也有孩子因为知道自己生活已经公开后就不知所措、并退却,对周围拿手机的人感到警惕。

《大西洋月刊》发现,面对这种上一代人没有面临过的问题、还有儿童的茫然,有些学校开设了一些扫盲的课程,告知学生他们的哪些档案会上传到互联网。立法机构也逐渐参与进来,2014 年欧洲最高法院裁定,互联网提供商必须向用户提供“被遗忘的权利”。欧洲公民可以请求过去的信息,例如未成年时期的罪行,在 Google 的搜索结果中隐藏。而这些也提醒着父母和机构对孩子的隐私需要谨慎对待。

题图来自 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