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乌干达在引入“社交媒体税”后,数百万网民选择退出互联网

许婴子2019-03-01 06:58:50

在征税后三个月内,互联网用户数下降超过 250 多万。

2018 年 7 月,乌干达政府对通过手机访问约 60 个网站与社交媒体应用程序的用户实行征税,其中包括 WhatsApp,Twitter,Facebook。征税由国家电信公司强制执行。

为了访问这些网站,乌干达网民每天需缴纳 200 加元先令(4 便士),折合到月是 1.2 英镑。而这个国家约四分之一人口的每日生活费不到 1 英镑。与此同时,政府还将移动货币交易消费税(excise duty fees)从 10%提高到 15%。

据《卫报》报道,乌干达通信委员会称,在征收税后三个月内,互联网用户数下降超过 250 多万。而来自 OTT 媒体服务(包含这 60 个网站清单)的纳税人数减少 120 万。移动货币价值下降了四分之一,约 14.5 亿万先令(34 亿英镑)。人们对经济影响产生顾虑。由于当地缺乏正规银行,许多乌干达人需要依靠手机端服务来完成短信汇款。

对于征收“社交媒体税”,乌干达财务部长 David Bahati 表示,该立法在于增加公共服务收入。然而事实是,总统 Yoweri Museveni 曾于去年3月写信向财务部敦促,该税收将作为处理“八卦舆论”(gossip)的方式之一。

他还示意,“社交媒体只是闲聊的地方”,需要征税以创造收入,目标是到 2020 年,乌干达能从贫困国家成为中等收入国家。《卫报》指出真正含义在于,乌干达人中使用社交媒体的年轻人失业、没有前景,对政府未来感到不满。而这难以让政府感到满意,从而向国际世界展示进步样貌。

“像许多其他非洲国家的总统一样,73 岁Yoweri Museveni 决定让批评者沉默,而不是解决他们的问题。”评论员 Patience Akumu 说道

直接影响是减少运营商收入与工作机会,除此外,税收可能会破坏乌干达的经济增长。

2018 年加拿大电信情报公司 Research ICT Solutions 的一份研究显示,特设费用(ad hoc fee)可能会耗费经济损失 7.5 亿美元。移动货币税收增加可能影响数字金融包容性。

《卫报》采访了乌干达坎帕拉 Naguru 地区的移动数据销售经理 Paul Cise,由于此次税收,他表示不得不被迫裁员,“客户对税收很不满意,许多人抵制,这使得业务变得困难,我也无法支付员工薪水和租金。”

另一方面,有人认为“社交媒体税”会改变公民的行为习惯。乌干达通信委员会发言人 Ibrahim Bbosa 表示,上网订阅量的下降是在说明用户调整了他们的行为。

“如果我是出于工作需要而访问互联网,那我宁愿工作时访问它,而在离开工作场所就不再使用,”他说道,“也许迟早,人们会意识到这些事情他们都可以忍受,到那时候,模式将恢复正常。”

乌干达互联网普及率为 44%,位居肯尼亚之后,为东非第二。

有批评人士将此次征税描述为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在 2016 年总统选举期间,乌干达的社交媒体网络访问被迫关闭。不过,乌干达并不是是唯一一个征收移动互联网或货币服务税的非洲国家,肯尼亚、赞比亚、津巴布韦近年来都采取了类似措施。 


Photo by Ravi Sharma on Unsplash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