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万物简史」默克尔的政治进阶之路

苏琦2019-02-23 08:17:48

德国选民对来自东德的女性政治家的接纳,也表明了德国民主的成熟。

默克尔从东德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女性知识分子成长为德国的总理,彰显了德国统一和之后整合的成功。默克尔在基民盟和德国政坛的进阶与科尔的提携和栽培密不可分,这充分显示了科尔作为一个成熟的领导者的政治艺术。德国选民对来自东德的女性政治家的接纳,也表明了德国民主的成熟。

不过,默克尔的崛起并非一帆风顺。在成为德国总理之前,她一度饱尝在野的苦涩滋味,因为对德国统一劳苦功高的基民盟也难逃政党轮替的“厄运”。而在此过程中,默克尔还经历了与贪腐丑闻缠身的科尔进行切割的政治决断,从而得以引领基民盟进行自新,而自己也真正成长为拥有个人领导风格的实力派政治人物。

虽然默克尔后来提到东德的垮台让她有一种解放的感觉,但她在东德时期并不是一个异见分子或反对派领袖,她和一位女友是“在蒸汽浴中经历了柏林墙的倒塌”。按照默克尔自己的说法,她是这个体系中幸存的局外人。事实上,她可以说是东德中上精英阶层的一员。默克尔出身于牧师家庭,父亲曾利用教会的关系请上层插手,让她免于因高中毕业前夕一场针对苏联人的讽刺剧受到不利影响,并于 1973 年进入莱比锡马克思大学物理系就读。

从莱比锡大学毕业后,默克尔加入学术机构工作,是东德科学院物理化学研究所量子化学组中唯一真正在学术单位工作的女性,其他女性大多在行政部门上班。据当年科学院的同事们回忆说,政治是他们上班时的热门话题。即使国家安全部到处都有耳目,但学者们显然明白自己的地位特殊,因此容许自己冒险。当时,东德的高压体制已开始松动,对待新生代学者的方式是让他们或多或少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在东德走向终结的那段日子里,默克尔通过教会圈子加入了民主觉醒党。她大可加入社会民主党或绿党,但按她自己的话说,虽然她在社会民主党感受到朋友般的亲切,但他们太讲究平等主义而不适合她,而绿党与她的基本理念不合,尤其是在核能以及和平主义与国防能力等相关问题上。

后来东德的基民盟、民主觉醒党及德国社会联盟共同组成了“德国同盟”,在东德最后一次过会选举中获胜并成立了看守政府。默克尔成为看守政府代理发言人,由此开始进入全国政治视野。看守政府总统德迈齐尔对默克尔的工作评价很高,认为她做简报时十分精确,短时间内便能让大家通盘理解,有效地诠释了政治局势。

当然,促成默克尔崛起的真正贵人不是德迈齐尔,而是当时如日中天的西德总理科尔。在 1990 年 10 月 1 日于汉堡举行的东西德基督教民主联盟合并党代会上,科尔和德迈齐尔分别当选合并后的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正副主席。正是在这次党代会上,科尔会见了默克尔,并对她产生了深刻印象。接下来科尔在 11 月份安排默克尔去科恩和他进行了第二次会谈,此时她已经是科尔心目中统一后德国第一届内阁的部长人选。

当年 12 月国会选举后,默克尔被提名为妇女与青年部部长。虽然她表示自己没有从事相关事务的经验,但她是女性,来自东德,又是新教徒,有“比例代表制专家”之称的科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象征德国统一的人选。

1991 年 1 月 18 日,默克尔在国会宣誓就职。在飞快蹿升至德国政坛的领导阶层后,她在基民盟内的地位也顺理成章地攀高。在当年的对美访问中,科尔把身为妇女与青年部部长的默克尔大张旗鼓地介绍给美国人。科尔视她为两德统一的新标志之一,同时也作为他政治上的接班人出现。科尔与科尔夫人以及科尔办公室主任尤利亚妮·韦珀不停把她往前推,要她走在最前面一排。至于这位年轻的部长应该穿何种正装,也是由科尔的亲信打理。

不过,就在这次访问中,默克尔试图摆脱科尔影响彰显自身独立性的努力已初见端倪。据《默克尔传》的作者斯蒂凡·科内琉斯在书中介绍,在一个国家公园里,科尔想为默克尔介绍美国大自然的奇迹,默克尔却不冷不热地说,她早就和丈夫来过,也都看过所有的风景了。这让科尔颇为受伤,类似这样独立的个性让他觉得受侮辱,受他保护、听命于他的人竟然这么独立,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已经来过美国了,这完全不符合他家长式的想法。

在这次出访中,默克尔见到了她少年时期崇拜的政治英雄、此时已出现阿尔茨海默病征兆的里根。她还在民主德国时,就十分崇敬这位说一不二、不屈不挠的美国总统。但默克尔的美国印象和科尔不同。在科尔心中,美国将德国从纳粹的野蛮行为中解放出来,而且华盛顿义无反顾地支持德国统一,两者都至关重要,因此他始终在表达自己心存感激。而默克尔没有感激这样的主题,她比较爱谈的是友谊,在她看来,友谊意味着平起平坐的会面。

1994 年 11 月,默克尔从妇女与青年部长这个相对“清闲”的职位转任环保部长,并在第二年的世界气候大会柏林峰会上崭露头角。作为会议主席,默克尔充分发挥了耐心的倾听者和不知疲倦的协调者的作用,让几度濒于瘫痪的大会起死回生,并令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勉强达成共识,制定出对下一阶段气候政策具有约束性的任务。

柏林峰会的成功使默克尔一举跃入世界政坛的视野,然而她在国内政局中的进一步磨炼才刚刚开始。由于在核废料储存议题上与政坛主流意见不合,作为环保部部长的默克尔越来越常成为反对派的攻击目标,其中尤以来自下萨克森州的社民党议员施罗德为甚。施罗德公开宣称觉得她“不够自信,只会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默克尔愤而辞职,并发誓要报一箭之仇。

在 1998 年的大选中,“薄情”的德国选民抛弃了基民盟,社民党成为赢家,施罗德入主总理府。默克尔临危受命接下基民盟秘书长一职,开始扮演反对党的角色,并希望尽快引领基民盟东山再起。这注定是一段磨难之旅。2000 年,以科尔为首的基民盟权贵们陷入与政治献金有关的贪腐丑闻,默克尔毅然决定与曾经的政治恩人科尔一刀两断,在《法兰克福广讯报》上刊登了与科尔决裂的公开信,并呼吁基民盟领导层要勇于自新,要“与至高无上的大人物脱离关系”。

在时任党主席朔伊布勒被迫辞职后,默克尔勇敢地接过了权杖。基民党 2000 年在埃森举行了历史性的党代表大会,默克尔当选为主席,承诺率领陷入党内斗争、政治献金及非法账户丑闻的基民盟尽快走出困境。然而,当 2002 年大选来临时,党内保守力量不愿意女性当家,力推施托伊贝尔出马担任总理候选人。为维系党内团结,默克尔选择了退让。然而当基民盟输掉国会大选后后,默克尔不再隐忍,她摘下了国会党团主席弗里德里希·默茨的帽子,选择自己出任国会党团主席,并很早便要求登记成为下一届总理候选人。

2005 年 5 月,时任德国总理施罗德宣布将原定于 2006 年的大选提前到 2005 年秋季举行。该年 5 月 30 日,默克尔被正式提名为总理候选人,从而得以与施罗德一决高下。

面对德国历史上首位女性总理候选人,施罗德多少有点轻敌。大选期间的一个晚上,施罗德在电视上与围桌而坐的重量级政治人物,慷慨激昂地预言默克尔的优势太少,又遇上他带领的政党,所以她永远都当不了总理。人们担心默克尔会情绪失控,让当晚的辩论演变成一场无人幸存的对决。但默克尔选择了隐忍。虽然她在那晚成为施罗德的牺牲品,但这种哀兵之策反倒使基民盟团结起来,在大家都不看好的情况下让默克尔最终当选总理,从而对施罗德完美实现了“女子报仇十年不晚”的诺言。

默克尔不仅成为德国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理,也是德国统一后第一位登上总理宝座的来自东德的政治人物。至此,德国的统一之旅算是画上了一个相对完美的阶段性句号。

推荐阅读:《默克尔传: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和她的权力世界》


题图为 2018 年 2 月,默克尔、基社盟领袖泽霍费尔和社民党领袖舒尔茨发表联合声明后进行合影。图片版权:视觉中国

一个物品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化商品,一个物品如何促进全球化,一个物品又是如何实现全球化制造?「万物简史」这个栏目将从物品出发,去看这些物品如何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