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为 ISIS 视频配英文的旁白者被抓获,他拥有怎样的故事?

Rukmini Callimachi2019-02-25 07:10:06

他担当旁白的视频里满是逞强冒险的情节,他的声音代表了一个发誓永不放弃的组织——但哈利法表示,在战场上抗争了六年多之后,他做了一件自己从未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叙利亚哈塞卡电 — 四年多前,美国联邦调查局呼吁公众帮助确认“伊斯兰国”(ISIS)最著名的一段视频中旁白的身份。在这段视频里,被俘的叙利亚士兵在自掘坟墓,随后被枪决。

为视频配音的这名男子操着一口流利的北美口音英语,还曾在 ISIS 发布的无数其他视频和电台广播中发声。他是这个恐怖组织的匿名传播者,向试图了解这一有害意识形态的美国人和其他说英语的人宣传 ISIS 。

现在,一位 35 岁的加拿大公民自称是那个匿名讲述者。此人在多伦多上的大学,并曾在 IBM 签约外包的一家公司从事过信息技术工作。

这名男子名叫穆罕默德·哈利法(Mohammed Khalifa),上个月在叙利亚被一个美国支持的民兵组织抓获。他在接受首次采访时声称,自己就是 2014 年那段名为“战火”(Flame of War)的视频的讲述者。他自称是 ISIS 媒体部的普通雇员,该部门曾公布美国记者詹姆斯·弗利(James Foley)被斩首和一名约旦飞行员被烧死等残忍的画面。

“不,我不后悔,”哈利法在叙利亚东北部的一所监狱里说。“审讯人员问了我同样的问题,我也做了同样的回答。”

哈利法身形瘦小,在与《纽约时报》长达数小时的交谈中,他偶尔会咧嘴一笑。他表示,他小时候从沙特阿拉伯移民到多伦多,在那里他学会了像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一样说话。他还说,在去叙利亚之前,他学习了计算机系统技术,并在一家外包公司工作过——通过观看 YouTube 视频,他被战场深深吸引。

反恐专家表示,他的旁白对向英语使用者宣传恐怖组织,并吸引他们中的一些人投身恐怖主义方面所起的作用再怎么夸大都不为过。

伦敦国王学院激进化国际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Radicalization)的高级研究员查理·温特(Charlie Winter)说:“他的声音是 ISIS 宣传中出现过的最容易识别的英语语音。”

为了证实哈利法的说法,《纽约时报》请三名音频取证专家将“战火”视频中的匿名声音与哈利法被捕后不久在叙利亚发表的电视声明进行比对。尽管这些分析并非万无一失,但这三位专家得出的结论是:哈利法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录旁白的人。

卡塔林·格里戈拉斯(Catalin Grigoras)和杰夫·史密斯(Jeff M. Smith)在为《纽约时报》准备的一份报告中写道,“匿名讲述者是哈利法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 134 倍”。两人都是科罗拉多大学国家媒体取证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Media Forensics)的音频司法鉴定专家。

蒙大拿州立大学位于波兹曼市(Bozeman),该校的语音识别专家罗伯特·马赫(Robert C. Maher)制作了一张声谱图,比较了两个音频片段中特定单词的发音。得出的结论是,“这些例子中的语音语调、音高、节奏和发音是相同的。”

后来,一名了解此事的美国官员向《纽约时报》证实,哈利法的确就是旁白。

2014 年 9 月 19 日,“战火”视频的发布标志着 ISIS 进入了一个转折点,当时距离该组织的哈里发国成立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在那之前,该组织发布的视频较短,也没有那么野心勃勃。

这段时长 55 分钟的视频部分是由一名配备 GoPro 摄像机的 ISIS 武装分子拍摄的,展示了身临其境的体验:一名士兵在行动前挖战壕、侦察敌情,随后与敌军交战并击溃敌军的过程。温特表示,因为这个过程是用英语讲述的,所以它成了澳大利亚、英国和北美新兵的“广告”。

被俘的 ISIS 士兵穆罕默德·阿里帮忙确认了旁白的身份。图片版权: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对哈利法来说,这是他多产的职业生涯的开始。他的旁白作品包括数十个音频和视频片段,它们是 ISIS 最具影响力的英语宣传材料。

“他是一个象征——象征着来自 ISIS 的声音,在过去四、五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他都在对英语世界发声,”在多伦多研究加拿大激进化问题的知名研究员阿马纳特·阿马拉辛加姆(Amarnath Amarasingam)说。

哈利法目前被关押在叙利亚北部的监狱,那里还关有数百名 ISIS 武装分子,他们来自大约 50 个国家。这些人的妻子和孩子则被关押在拘留营,多达数千人,他们可以在帐篷里自由活动,但不能离开。哈利法说,他在 ISIS 结了婚,有了两个孩子,但不清楚他们现在何处。

加拿大是众多不愿将公民带回国起诉的国家之一,担心战场上的证据可能在法庭上不具有可采性,从而使得起诉变得困难。

被捕一个月后,哈利法的未来仍不确定。他表示,他没有接到加拿大当局的探视,也没有得到领事方面的援助。加拿大皇家骑警和加拿大外交部都拒绝就他被拘留一事发表评论。美国联邦调查局也不予置评。

多伦多研究员阿马拉辛加姆是率先对这位匿名旁白可能与加拿大有牵扯的说法感兴趣的人之一,此前他在一段 ISIS 视频中注意到旁白独特的口音。该视频吹嘘了 2015 年发生在巴黎的几次袭击事件。“我当时想,这家伙听起来像是和我一起长大的人,”阿马拉辛加姆说。

后来,在一次前往叙利亚进行研究的途中,阿马拉辛加姆和记者斯图尔特·贝尔(Stewart Bell)获准接触了 9 个月前被捕的一名加拿大士兵。这名叫穆罕默德·阿里(Muhammed Ali)的士兵称,他见过那个录旁白的人,还和他成了朋友。他说这个人是一名非洲裔加拿大人,化名阿布·里德万(Abu Ridwan)。

“战火”视频的发布标志着 ISIS 宣传工作的一个转折点,而此时距离 ISIS 成立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图片版权: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阿里同意听一段最近被捕的哈利法的录音。“就是他,”他喊道。阿里表示,哈利法作为旁白的身份在哈里发国并非众所周知。“他没有四处散布他的身份,”阿里说,“不过只要和他说过话,就很容易分辨出他的声音。”

在被“叙利亚民主力量”(Syrian Democratic Forces)抓获后,哈利法发表了两分钟的电视讲话,他自称是一名 ISIS 武装分子,名叫穆罕默德·阿卜杜拉·穆罕默德(Mohammed Abdullah Mohammed)。按照阿拉伯人的起名惯例,他的名字后面跟着父亲和祖父的名字。他承认袭击了当地的库尔德民兵,但没有提到他作为旁白的身份。

这段简短的声明足以让分析人士辨认出这正是旁白的声音。不过,该民兵组织的官员称,哈利法一开始否认了自己的身份。

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哈利法当着两名库尔德监狱官员的面发表了讲话。这两名官员录下了谈话内容,但没有进行干预。哈利法澄清说,自己的法定名字是穆罕默德·哈利法(Mohammed Khalifa)——阿马拉辛加姆证实了这一细节,他一直在与哈利法在加拿大的一位童年时代的伙伴保持联系。哈利法淡化了自己在 ISIS 的重要性,坚称除了录制旁白外,他没有出现在任何处决视频中。由于大多数刽子手都戴着面具,因此这一说法无法立即得到证实。

他表示,自己出生在沙特阿拉伯的吉达(Jeddah),父母都是埃塞俄比亚人。他在多伦多的塞内卡学院(Seneca College)获得了计算机系统技术文凭,并作为信息技术专家为包括 IBM 承包商 Kelly Services 等公司工作,职业生涯平淡无奇。IBM 并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Kelly Services 通过电话证实,2009 年 5 月至 2010 年 4 月,该公司在安大略省万锦市(Markham)与一个叫穆罕默德·哈利法的人签订了合同。圣力嘉学院拒绝发表评论。

2013 年之前,哈利法一直在收听基地组织宣传者安瓦尔·奥拉基(Anwar al-Awlaki)的在线演讲。他说,他们使他相信了圣战的必要性。但让他进一步投身其中的却是 YouTube 上的一段视频,那段视频与他后来配音的视频没什么两样。他回忆道,那段视频展示了一群在叙利亚前线说英语的英国士兵,这让他觉得自己可以有用武之地。

哈利法说,他小时候从沙特阿拉伯移民到多伦多,在那里他学会了像许多土生土长的加拿大人一样说话。图片版权: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哈利法说,他于 2013 年越境进入叙利亚,最初加入了由奥马尔·希沙尼(Omar al-Shishani)领导的“穆哈吉林-瓦勒-安沙尔旅”(Muhajireen wal Ansar Brigade,该旅在 2013 年底宣誓效忠 ISIS)。希沙尼是格鲁吉亚的激进分子,后来成了 ISIS 的战争部长。早在 2014 年宣布建立哈里发国之前,哈利法说他就已经开始为该组织的媒体部工作,该部门是这个恐怖主义国家最重要的机构之一。

他说,在被要求录制旁白之前,他最初是一名翻译,帮助将阿拉伯语文本翻译成英语。当被问及他制作了哪些视频时,他先是犹豫了一下,随后平静地回答,“比如‘战火’。”

他声称,媒体部门的负责人是阿布·穆罕默德·伏尔坎(Abu Muhammad al-Furqan),此人是 ISIS 领导人阿布·巴尔克·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的伊拉克心腹。哈利法说,这位媒体负责人(他于 2016 年在一次空袭中遇难)密切参与了对该组织视频的审查、脚本检阅和编辑等工作。

这位负责人坚持认为,处决视频中应该出现各色各样的刽子手,这样就没有哪个刽子手会被凸显出来。哈利法说,一个摄制组专门在哈里发国四处搜寻最合适的刽子手。他们特别渴望找到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以强化该组织的全球影响力。

“目的是不让任何人出名,”哈利法说。

摄制组使用静态摄像机、GoPro 摄像机和无人机拍摄了处决过程,然后用 SD 卡将原始镜头传送到媒体部门的办公室。该办公室位于叙利亚拉卡市(Raqqa)12 英里(约 20 公里)外的幼发拉底河上的一栋别墅内。

他表示,一个剪辑团队届时会仔细研究这些录像镜头,把单独的事件串联成一个故事,并添加音效和旁白。

哈利法声称,他没有参与拍摄,也没有参与部署他配音的场景,比如水下摄像机记录下的囚犯被溺亡的画面。

本月,通往叙利亚巴古兹村(Baghuz)的公路上,来自 ISIS 的武装分子坚守着最后一片领土。图片版权: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只是视频的声音,”哈利法说,他坚称自己的工作仅限于工作室内。

他称自己是被一位名叫阿布·阿卜杜拉(Abu Abdullah)的澳大利亚主管挑中做这件事的。

“他会给我一个文本,就像剧本一样,我会检查它是否有误,之后我们会进行录音,”他说。“然后他会进行审查,看看是否有什么是他希望我强调的。”

哈利法回忆道,音频最开始是在一个专业录音室录制的,墙壁由泡沫材料制成,以吸收周围的声音。他们使用 Magix Samplitude 软件编辑声音,并通过便携式卫星天线播放成品。

不过,哈利法说,2014 年底美国的空袭改变了这一切。他们不得不从拉卡搬迁到市中心,从这家窜到那家——因为他们知道,靠近平民有助于保护他们。

他表示,随着 ISIS 领土的不断缩小,媒体团队被迫离开了拉卡,但仍然很活跃,随身携带着卫星天线。虽然他们担心天线会暴露自己,但还是继续传播。据哈利法估计,在他被捕前的最后几周,该组织在叙利亚的最后一片领地里至少还有 20 名媒体特工。自那以后,那片领地就只剩下一小块了。

“我认识的一些人同意外出工作,”他说。“他们仍然在冒险。”

哈利法上个月被捕时称,他已经不再为媒体部门工作,而是拿起了卡拉什尼科夫步枪(Kalashnikov rifle)保卫 ISIS 。叙利亚民主力量的官员表示,哈利法曾试图攻击他们的阵地。哈利法说,他靠近了一栋别墅,当时士兵们在楼上,他趁机从楼下进入了别墅。

他回忆道,一场旷日持久的枪战后,他流血不止,形单影只。他担当旁白的视频里满是逞强冒险的情节,他的声音代表了一个发誓永不放弃的组织——但哈利法表示,在战场上抗争了六年多之后,他做了一件自己从未想过会发生的事情。

“我精疲力尽了。我的弹药也没了,”他说。“他们不停地叫我投降,于是我扔掉了武器。”


翻译:熊猫译社 胡敏

题图版权:Ivor Prickett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