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Topic:著名照片《吻》中的水兵去世,这张照片曾有不少争议

姜天涯2019-02-19 17:35:24

就是那个时代广场上水兵和护士接吻的瞬间,“二战结束了!”

20 世纪最著名的照片之一中的“水兵” George Mendonsa 于 2 月 17 日去世。

这张名为 The Kiss 的照片捕捉的是 1945 年 8 月 14 日纽约时代广场上,一名水兵与“护士”接吻的瞬间。

这天,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军投降。美国即刻向国民传达了这一消息,而后大众在时代广场庆祝二战终战。而摄影师 Alfred Eisenstaedt 此时正拿着着徕卡相机,他捕捉到了这一最令人难忘的瞬间。这是一幅新闻摄影作品,照片发表在 1945 年 8 月 27 日的《生活》杂志上。(但日本正式签署投降文书的日期为 1945 年 9 月 2 日。)

The Kiss 在《生活》杂志上刊登一整页后,又被复制到了海报上,并启发 Seward Johnson 创作了一系列名为“无条件投降”(Unconditional Surrender)的雕塑。

其中一个 Unconditional Surrender 雕塑,来自 twitter@kellystilwell

照片的英文名字为 The Kiss V-Day, 《生活》杂志当时在这张照片下的标题中写的是 V-J Day in Times Square(V-J ,即 Victory over Japan)。配图文字写道:“在纽约时代广场的中央,一名不羁的水兵将嘴唇直接对准了她的嘴唇,这名穿白衣女孩紧紧地抓着钱包和裙摆。”这名当时 21 岁的女性在几十年后被确认为是 Greta Friedman。

尽管 Eisenstaedt 从未获得自己照片中的男女姓名,但 Mendonsa 先生被广泛认为是照片中的“接吻水兵”。

照片发表之后,数十名水兵和护士认为自己是照片中的人。而包括 The Kissing Sailor: The Mystery Behind the Photo that Ended World War II 一书的作者在内的多方得出的结论一致认为,Mendonsa 是照片中的水兵。

Mendonsa 左臂上的一个肿块或囊肿就是证据之一,这可以在 Eisenstaedt 拍摄的一张照片中看到,耶鲁大学摄影师兼讲师理 Richard Benson 发现了这个肿块。密歇根州立大学的法医人类学家 Norman Sauer 花了三个月的时间,试图寻找 Mendonsa 和照片中的男人之间的矛盾之处,但是他并没有找到。

该书作者的结论还认为,照片上的女性是 Greta Zimmer Friedman,她出生于奥地利,是一名大屠杀难民,曾为牙医助理,但穿着护士的白色制服。

而根据 Eisenstaedt 拍摄的共四张照片,以及海军摄影师 Victor Jorgensen 拍摄的一张类似照片也帮助证明了这一点——是 Mendonsa 在亲吻 Friedman。

这张是海军摄影师 Victor Jorgensen 所捕捉到的相同场面,以“吻别战争”(Kissing the war Goodbye)为题。因该照片是美利坚合众国政府的著作物而进入公有领域,也被翌日《纽约时报》所刊载。角度与《生活》杂志的那张略有不同。来自 wikipedia

这张照片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它的出名也与当时的历史背景息息相关。它受到了无数敬意,但也遭到了一些责备,有人认为这张照片代表的是一种多余的性挑逗。

而在当时的情况下,Mendonsa 认为这是一种表达庆祝的本能行为。但他也把这个吻形容为一个反常的时刻,是对白色制服的本能反应。他说,护士的形象让他回想起担任“沙利文号”驱逐舰舵手的日子。

1945 年 5 月,他驾驶着“沙利文号”在燃烧中的“邦克山号”航空母舰旁航行。他在接受退伍军人历史项目(Veterans History Project)采访时表示,水兵们从船上跳下逃生,数百人在被转移到一艘医疗船之前,被沙利文号救起。他说:“在我们送伤员过去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护士们是如何照顾伤员的。”“我相信从那天起,我就对护士有好感……我相信如果那个女孩没有穿护士服,我就不可能会抓住她。”

Mendonsa 1923 年 2 月 19 日出生于美国罗得岛州南部的“新港”,在附近一个没有水电的小岛上长大。父母都是从葡萄牙移民过来的。他的父亲是渔民,从 Mendonsa 很小的时候开始, 他就和另外三个兄弟随父亲远征捕鱼。

1942 年,Mendonsa 加入了海军,不到一年,他就乘坐“沙利文”号在太平洋上巡航,并参加了硫磺岛等战役。1945 年 7 月,他休了一个月的假,回到了新港。

照片中的那天,他正与后来成为他妻子的 Rita Petry 第一次约会。在他俩观看一场日场演出时,音乐厅外的人群开始敲击剧院大门并高喊道:“战争结束了!” Mendonsa 和 Petry 走到外面,发现街上有成千上万的狂欢者。在喝了几杯酒后,“我们来到时代广场,战争结束了,我看到了护士,”Mendonsa 回忆道。“我喝了好几杯,我想这只是朴素的本能。我就这么抓起了她。”

被抓起的“护士”实际上是牙医助理 Friedman ,她直到 20 世纪 60 年代才看到这张照片。在 2005 年接受退伍军人历史项目(Veterans History Project)采访时,她认出了自己的头发、衣服和身形。

“我突然被一个水兵抓住了”,她回忆说。“这算不上是一个吻,这更像是他对不用重回战场的一种欢呼行为。”她说,这一吻并非浪漫性质的。更重要的是战争结束了,人们非常感激。

Friedman 于 2016 年在弗吉尼亚州去世,去世时 92 岁。

这张照片的摄影师 Eisenstaedt 于 1995 年去世,享年 96 岁。Eisenstaedt 曾说:“人们告诉我,当我去往天堂时,他们仍会记住这张照片。”

而 Mendonsa 1946 年 1 月从海军退役后重新开始捕鱼,并一直出海到 80 多岁。很多年里,他与《生活》杂志打了一场官司,希望自己能被承认为照片中的“接吻水兵”。但他最终在 20 世纪 80 年代撤销了此案。

那时,他已经和 Friedman 建立了友谊,他俩每年都会交换圣诞贺卡。


题图为 The Kiss ,来自 wikipedia, 有裁剪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