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娱乐

这届奥斯卡朝令夕改,背后发生了什么?

Brooks Barnes2019-02-19 09:45:09

这样一来,是否依然能把节目时长控制在三小时以内呢?拜托尽量啦。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洛杉矶电 — 当地时间上周五(2 月 15 日)早上,第 91 届奥斯卡颁奖礼的首席制片人唐娜·吉格里奥蒂(Donna Gigliotti)因为得知了一个消息而激动不已:网球明星塞雷娜·威廉姆斯(Serena Williams)将确定出席颁奖礼,并在电影《一个明星的诞生》(A Star Is Born)的相关环节中现身。现在(原文发布于 2 月 17 日)距离今年的颁奖礼还有九天,成千上万朵红玫瑰正在被送往典礼现场,一切似乎都已经准备就绪。

这时候,她的电话响了。

这通电话来自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的官员们。他们告诉吉格里奥蒂,迫于外界压力,他们打算放弃先前的计划——即在广告时段颁发四个奖项,然后剪辑获奖画面,整合在稍后的节目中播出。如此一来,吉格里奥蒂不得不立刻重新编排播出计划,采用传统的方式,让每一座小金人的颁奖画面不经剪辑、原封不动地呈现在观众眼前。

官员们还提出了一个问题:这样一来,是否依然能把节目时长控制在三小时以内呢?拜托尽量啦。

“我的答案是,不行,”吉格里奥蒂在上周末回复道。

至少从 1987 年开始,电影学院就在为如何让奥斯卡颁奖礼保持在合理时长内而争论不休。这样做的理由很简单:为了保证电视收视率。据学院的研究表明,三个小时后,东海岸的人们就上床睡觉了,西海岸的观众也陆续离开,这样就会拉低整体的观众人数。大多数人观看这场好莱坞庆祝盛典的极限时长似乎只有三个小时。去年,颁奖礼进行了将近四个小时,这还没算上走红毯的时间。

只有 2650 万人在去年收看了电视直播,比前一年下降了近 20%。但就在几年前,奥斯卡颁奖礼还拥有 4370 万观众。自此以后,重新考虑典礼时长就成为了学院的首要任务。但是,学院宣布的每一个潜在解决方案都已经被付之一炬。

由于遭到学院成员的反对,增设“最佳流行影片”奖(popular film)的计划被迫取消。仿效托尼奖(Tony Award,美国话剧和音乐剧的最高奖,译注)过去的做法,学院本打算每年在广告时段轮换颁发几个奖项,结果在遭炮轰后只好撤回。

这么一来,吉格里奥蒂该怎么应付这一乱局呢?

“如果我精神崩溃了,将不失为一个很好的故事,”吉格里奥蒂说。她从做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助手开始在好莱坞打拼,后来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和巴里·迪勒(Barry Diller,美国影视巨亨,编注)工作。“但是,任何一个称职的制片人都得习惯处理这类事件。你得找出新的解决方法。”

她继续说:“我们被聘请来做一档时长已被缩短的节目。我们要怎么做才能避免让观众看的是颁奖,颁奖,广告,颁奖,广告,颁奖?那样的流程实在太无聊了。”

学院首席执行官道恩·哈德森(Dawn Hudson)在电邮中表示,该机构将“继续讨论如何改进奥斯卡——既要保持较强的参与度,又要反映出电影行业和学院成员愈发全球化的特性。”她还补充道:“如果说我们在过去几个月里学到了什么,那就是发现人们感觉自己与奥斯卡的关系还挺密切的。每个人都很热情,都会提出自己的观点。”

吉格里奥蒂和颁奖礼联合制片人兼导演格伦·韦斯(Glenn Weiss)没有预估 2 月 24 日的颁奖礼会持续多长时间,但感觉应该会超过三个小时。不过他们表示,因为没有主持人,本次活动(由美国广播公司[ABC]转播)的进行速度将比去年要快一些。

在遴选主持人时,曾被当作第一选择的道恩·强森(Dwayne Johnson)表示没有档期,而最终人选凯文·哈特(Kevin Hart)因被揭发过去在 Twitter 上发表反同性恋言论而宣布退出。最后,制片人决定本次颁奖礼不设主持人,这是从 1989 年以来第一次这样做。

“最终,我们决定善用主持人的时间,争取在三小时内结束典礼,”韦斯说。去年,主持人吉米·基梅尔(Jimmy Kimmel)发表了一段 18 分钟的独白,不仅评论了 #MeToo 运动,还嘲讽了总统特朗普。制片人预计,今年在开场后六、七分钟左右就会颁出第一个奖项。

两位制片人都不愿透露典礼的开场细节。“我们有一个非常强大的计划,”韦斯说。他曾凭借执导第 90 届奥斯卡颁奖礼在去年 9 月荣获艾美奖,还在发表获奖感言时向女朋友求婚

不过,他们还是透露了一些有关颁奖礼的花絮。比如,韦斯说八部最佳影片提名的简介环节将以“点缀”的方式贯穿整场典礼。(去年,最佳影片的展示环节被剪辑浓缩成一段四分钟的短片,在该奖项颁发之前播出。)将有八位来自娱乐圈外的人士发表演说,讲述这些电影对于他们的意义;威廉姆斯将为《一个明星的诞生》发言。

“我们除了想要展示包容性之外,本次颁奖礼的一大主题就是电影让我们彼此相连——并非在这个剧院里,而是以一种更宏大、更全面的文化形式联系在一起,”吉格里奥蒂身穿蓬松的外套,在冷飕飕的杜比剧院(Dolby Theater)里边走边做介绍。“要平衡的事情太多了。有些观众想要看到魅力十足的场面。我们必须要留意哪里需要幽默,哪里需要音乐。我们还得猜测,待在家里的观众会在什么时候起身到厨房里做爆米花呢?在那之后,我们如何才能让他们重回电视机前呢?”

吉格里奥蒂曾因《恋爱中的莎士比亚》(Shakespeare in Love)获得奥斯卡奖项,并凭借《隐藏人物》(Hidden Figures)、《朗读者》(The Reader)、《乌云背后的幸福线》(Silver Linings Playbook)获得过三次奥斯卡提名。她说,正如基梅尔近年来的做法,颁奖礼没有打算把普通人纳入其中。吉格里奥蒂居住在曼哈顿,她说:“我热爱普通老百姓。在纽约,我每天都和他们一起坐地铁,他们不会为我打分。”

本次典礼安排了一些明星来串场,包括安吉拉·贝塞特(Angela Bassett)、梅丽莎·麦卡西(Melissa McCarthy)、杰森·莫玛(Jason Momoa)、克里斯·埃文斯(Chris Evans)、奥卡菲娜(Awkwafina,原名林家珍[Nora Lum],译注)、查理兹·塞隆(Charlize Theron)、查德维克·博斯曼(Chadwick Boseman)和丹尼尔·克雷格(Daniel Craig)等。詹妮弗·哈德森(Jennifer Hudson)、Lady Gaga、布莱德利·库珀(Bradley Cooper)、贝特·迈德尔(Bette Midler)、吉莉安·韦尔奇(Gillian Welch)和戴维·罗林斯(David Rawlings)则会表演获提名的歌曲。

观看奥斯卡的观众还将发现这次的舞台设计也与众不同。今年没有采用近年来常见的浮夸珠宝盒造型,整个舞台只有一种颜色——金色,其曲线和弧度就像弗兰克·盖里(Frank Gehry,当代著名解构主义建筑师,译注)设计的大楼,并且一直延伸到剧场。该舞台由戴维·科林斯(David Korins)设计,他凭借为《汉密尔顿》(Hamilton)、《致埃文·汉森》(Dear Evan Hansen)等百老汇歌剧打造舞台而声名在外。

“我们想让它呈现出不同的感觉,”说着韦斯站在剧场的 C 排抬头向上看了看。

“这种舞台就像是要走出来拥抱你一样,”吉格里奥蒂说。

吉格里奥蒂说,他们已在周五下午立即开始修改节目表,以便能全程直播共计 24 项的奥斯卡颁奖礼。她说,一些工作人员“忙得晕头转向”。她还表示:“但主要是我们才刚刚开始着手处理。这只是一个重新平衡流程的问题。”他们需要重新调整四大类奖项的颁奖环节:最佳摄影奖、最佳实景短片奖、最佳剪辑奖以及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奖。

上周六上午 9 点,吉格里奥蒂和韦斯都回到了剧院。韦斯走向舞台,安排镜头的拍摄角度。吉格里奥蒂则窝在剧院后台继续修改大白板上的总体播出计划,用不同颜色的磁石把每一分钟都标注出来。“现在,我感觉挺好的,”她说。

她真的一点儿也不慌张?今年,网上有关奥斯卡颁奖礼的议论不止,而她是怎样保持专注力的呢?

“很简单,”她说。“我不懂怎么使用 Twitter。”


翻译:熊猫译社 Emily

题图来自 LibreShot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