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为什么亚马逊纽约第二总部的计划破灭了?

J. David Goodman and Karen Weise2019-02-18 06:47:39

喧嚣噪杂的纽约政坛让亚马逊跌了跟头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亚马逊是全球最大的科技巨头之一。上周末(2 月 9 日、10 日),公司的一位资深高管发现,自己不得不与一名郊区的州参议员进行最后的摊牌。

这位名叫布莱恩·胡塞曼(Brian Huseman)的高管想要确认,纽约州参议员安德里亚·斯图尔特-考辛斯(Andrea Stewart-Cousins)能否保证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州委员会,不再是亚马逊雄心勃勃的纽约扩张计划的绊脚石。

这是两天内双方进行的第二次通话。不久前,刚升任为民主党多数派领袖的斯图尔特-考辛斯,试图再次向胡塞曼解释奥尔巴尼地区(Albany)的政治。

斯图尔特-考辛斯在采访中表示,她告诉胡塞曼,“我们只需要一步步来”,意思是亚马逊应顺其自然,按照审批流程行事。

而这显然不是亚马逊想要见到的结果。

长期以来,亚马逊习惯于在全美各地受到高度礼遇。但这一次,经过连续数周来自参议员、工会联盟和改革派活动人士的无情批判后,这通电话更是犹如雪上加霜,让公司担心自己声誉受损。

亚马逊曾承诺在纽约州皇后区长岛市的新园区创造至少 2.5 万个工作岗位,作为交换,政府将提供近 30 亿美元的优惠措施。但在上周四,亚马逊突然宣布取消这一协议

有关协议叫停原因的调查表明,亚马逊严重误判了纽约对这一计划的看法。这显然是因为该公司鲜少涉足如此嘈杂的政治领域——虽然它近年来一直在寻求突破性扩张。

结合本周数十次有关政府官员、亚马逊代表和说客等各方的访谈信息,我们不难推断得到这个结论。受访的大多数人是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对非公开性讨论进行转述发言的。

亚马逊的抽身,为政府官员和亚马逊高管之间接连数日的激烈的幕后操纵画上了句点。这些操纵包括州长安德鲁·M·科莫(Andrew M. Cuomo)争取工会联盟的努力,还有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Bill de Blasio)试图联系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的努力。

上周一,科莫和德布拉西奥在奥尔巴尼会面,这对劲敌将竞标亚马逊选址的分歧抛诸脑后,共同讨论如何安抚那些对亚马逊表示强烈不满的工会。

德布拉西奥随后致电该公司的一位高管,寻求继续推进协议的保证。那名高管当时并未表示有何问题。

去年 11 月,州长安德鲁·M·科莫和市长比尔·德布拉西奥宣布,亚马逊决定入驻纽约。题图版权: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当天,公屋居民还举行了集会,新一轮民意调查结果显示,该州大部分民众对于此次协议表示支持。

“我们正在努力确保周围的民众能够从这些工作机会中受益。届时将会有很多的岗位。”社区领导人,米切尔·G·泰勒(Mitchell G. Taylor)主教周一表示。泰勒主教在长岛市大型公共住房开发区皇后大桥屋村(Queensbridge Houses)长大。

周二早上,州长和市长的高级助手通过电话与胡塞曼商谈下一步合作,包括如何推广亚马逊为纽约提供的工作岗位。

在此基础上,努力似乎开始得到回报,更多当地民选领袖宣布支持这一协议。“N.Y. loves Amazon”(纽约爱亚马逊)的想法正在深入人心。

到了周三,科莫在他曼哈顿的办公室里安排亚马逊和工会之间举行会谈,负责房产项目的亚马逊高管约翰·舍特勒尔(John Schoettler)也专程从西雅图赶来。到了最后,工会和亚马逊的高管们似乎都在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努力。

但就在那天晚上,亚马逊决定中止协议。

这一决定让科莫和德布拉西奥措手不及。

德布拉西奥在周四晚上说:“不知怎么回事,他们突然间就甩手走人了。”

据知情人士透露,德布拉西奥在跟亚马逊副总裁、奥巴马总统前发言人杰·卡尔尼(Jay Carney)通话时得知了这一决定。三位知情人士表示,即使协议陷入僵局,负责公司新闻和政府关系的卡尔尼也从未前往纽约与有关官员见面。

即使在交通拥挤的曼哈顿,亚马逊也可以在下单当天将订购的牙膏送上门。但是当涉及到纽约的政治导向时,这家经济巨头的步伐似乎乱了套。尽管亚马逊凭借数据取得了成功,但却狠狠地跌倒在自己从未弄懂的政治舞台上。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员约瑟夫·帕里拉(Joseph Parilla)在谈到亚马逊第二总部选址时表示:“亚马逊低估了少数发声者的力量,并且错误地计算了与他们接触,以使新总部落地需要付出的努力。”

该公司未能制定一项强有力的战略,以应对皇后区以亚历山大·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为代表的激进左派势力在纽约日益增长的影响力。科尔特斯于去年 11 月当选,对亚马逊入驻纽约的协议一直持怀疑态度。

政治风向瞬息万变:2017 年还签署信函,试图吸引亚马逊的皇后区地方议员,最近几个月已经摇身一变成为反对派的拥护者。

其中一位是州参议员迈克尔·吉安里斯(Michael Gianaris),尽管亚马逊提出不下三次请求,但他仍多次拒绝与其代表会面。

还有市议会的发言人克里·约翰逊(Corey Johnson):他也没有接受亚马逊进行私下会谈的请求,而是举行了听证会(约翰逊的工作人员与亚马逊见了面)。51 位议会成员,亚马逊见了 35 位,本周(原文发布于 2 月 15 日)还会见更多人。

亚马逊的发言人拒绝对本文发表评述。但两位参与公司内部讨论的人士表示,最大的担心并非此次协议不会获得政府的批准。高管们对于协议的最终通过充满把握。

相反,亚马逊认为反对力量几乎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并对未来长达数十年的政治氛围虎视眈眈——届时,公司所做的一切都将受到审核。

“亚马逊必须考虑与纽约的长期关系将如何发展,而从目前为止与当地和州政治家打交道的经验来看,他们得出的结论并不乐观,”一位知情人士说道。

参与谈判的亚马逊高管表示,令人感到挫败的是,虽然项目打动了许多商业领导人和一些社区成员(包括公屋居民),但它带来的经济效益并没有让一些官员动心。

“我们从小企业主、教育工作者、社区领导人等民众那里听到的,与我们从当地行政官员那里听到的完全不同,”亚马逊一方的相关人员表示。

胡塞曼上个月在市议会的发言预示了这些情绪以及亚马逊的最终撤离:“我们受邀来到纽约,我们想投资一个想要我们的社区。”

然而,亚马逊发现皇后区的计划成为大家情绪的爆发点,并在将于 2 月 26 日举行的公共议政员(他们拥有全市范围话语权)特殊选举中成了被热议的话题。公司管理层担心,关于该项目的争论会一直持续下去,并在 2021 年的市长选举以及其后各种选举中被提及。

“在大多数地方,亚马逊进入时人们只会小打小闹一番,”帮助城市吸引业主的市场街区服务处副处长亚历克斯·珀尔斯坦(Alex Pearlstein)表示。“纽约并不像大多数地方那样急切地需要它们。”

亚马逊在西雅图成长了近二十年,几乎不涉及任何公民参与活动。最初,它的大部分建筑都是由外来开发商建造的。无论是贝索斯还是其他亚马逊高管,都没有参加过市长和州长举行的总部奠基仪式。

到了 2015 年左右,随着亚马逊开发自己的建筑,并且在华盛顿州拥有了大约 2.5 万名员工,它开始逐渐参与到民政活动之中,只是进展较为缓慢。

亚马逊一位负责房地产的高管到当地商会担任了主席,并开始与两个当地的非营利组织接触——其中一个致力于无家可归者救助工作,另一个为餐饮业提供就业培训计划。

纽约州参议员吉安里斯(中)上个月在市政厅外反亚马逊的抗议活动中喊话。与他一起的还有其他行政官员和工会领袖。图片版权:Hiroko Masuike/The New York Times

然而,即使住房成本在这座迅速发展的城市一路飙升,亚马逊也没有在任何减缓购房压力危机的争论中公开表明过自己的立场。它的主要作用被视为创造高薪工作岗位,而城市的任务则是促进这些岗位的就业。

正因如此,当亚马逊于去年表示,如果市政府批准对大型企业征税、为无家可归者服务机构和低收入住房提供资金,它可能会停止自己在当地的增长发展时,着实震惊了整个西雅图。这个城市并不习惯亚马逊强硬的一面,更不用说它还开始评论政治了。

亚马逊在纽约市的麻烦始于去年 12 月一场并不友好的市议会听证会,而后在上个月又举办了一场。

公司受到了数小时的攻击:关于它进驻纽约的计划,关于它的各种商业行为,特别是关于它的反工会立场,抗议者诘责连连。议会成员强迫一位管理人员当众宣布该公司的反工会立场。

这引起了高管的关注:亚马逊并不习惯被迫就其政策和运营问题进行公开回应。

事情的转折点出现在 2 月 4 日,州参议院新任民主党领袖斯图尔特-考辛斯推选州参议员吉安里斯加入有权阻止该协议的委员会。吉安里斯是亚马逊最坚定的反对者之一。很明显,反对势力不会很快消散。

科莫可以拒绝吉安里斯在皇后区的任命。但亚马逊想知道的是,之后还会发生什么?

所以在 2 月 8 日和 2 月 9 日两天,亚马逊的代表先后两次与斯图尔特-考辛斯通话。

斯图尔特-考辛斯告诉该公司代表,科莫计划拒绝吉安里斯。但是她无法准确说出接下来会怎样。那么,谁又会被任命到这个位置上呢?

亚马逊肯定不希望下一个被选中的人成为自己的绊脚石,它的园区开发命运不能由一个鲜少有人叫得出来名字的委员会(即公共机构控制委员会)里一位不知名州参议员的一时兴起所决定。

斯图尔特-考辛斯没有提供任何保证,但她认为参议院和亚马逊可以一起努力。

“显然,立法机构会发挥作用,”她在接受采访时说。

她再次收到胡塞曼的消息是上周四——亚马逊宣布交易作废时。

“他告诉我:你看,政治环境实在太恶劣了。他提到了市议会、市议会发言人、州、国会女议员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政治环境真的很恶劣。”斯图尔特-考辛斯说。


翻译:熊猫译社 金金

题图版权:Benjamin Norm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