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设计

玻利维亚兴起一种建筑风格,融合当地编织色彩与印加遗址图案

许婴子2019-02-14 07:33:00

对于一座裸砖建造而成、单色寒冷的高地城市而言,这就像是构造了一个大型游乐场。

埃尔阿尔托市(El Alto)靠近玻利维亚首府拉巴斯(La Paz),处于其外围地带,曾因铁路建设需要而形成。它是玻利维亚第二大城市,人口众多,成立于 1981 年,年轻且富有活力,发展迅速。埃尔阿尔托市海拔高达 4150 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城市。气候寒冷,11 月最高温度是 17°C,这也导致城市建筑由传统土坯泥砖演变而来,建筑风格趋于单色、贫瘠,同时更注重实用性。

玻利维亚艾马拉人建筑师 Freddy Mamani 正在打破这种界限,他试图建立一种“新安第斯建筑”风格,赋予这座城市具现代感的身份。建筑特点是充满色彩、传统元素及个人主义。在埃尔阿尔托市,该类建筑物已有近 70 个,在玻利维亚的数量总计超过 100 个。Freddy Mamani 曾是个瓦砖工助理,如今已被国际所知。

在上个月于纽约举行的 The Met 年度建筑研讨会上,通过翻译,Mamani 表示一种新的建筑风格在形成,他称之为“新安第斯建筑”(New Andean Architecture )。“在过去 18 年里,我一直试图为该城市引入一种颜色,” 他说道。

摄影师为 Tatewaki Nio,该系列照片正于巴黎卡地亚基金会上展出。
摄影师为 Tatewaki Nio,该系列照片正于巴黎卡地亚基金会上展出。
摄影师为 Tatewaki Nio,该系列照片正于巴黎卡地亚基金会展出。
摄影师为 Tatewaki Nio,该系列照片正于巴黎卡地亚基金会展出。

埃尔阿尔托市的另一个属性为多元民族及农村移民背景。这里的居民多从周围地区而来,寻求工作与生活机会。其中美洲原住民艾马拉人(Aymara)占多数,约为 76%,克丘亚人(Quechuas,印加帝国直属后裔)占 9%,梅斯蒂佐人(美洲印第安人与欧洲人后裔)占 15%,剩余不到 0.1%的是克里奥罗人(欧洲人后裔)。

他们注重节日,热爱庆祝和跳舞,擅长编织技术。女性会穿上传统的多层安第斯裙子和刺绣背心,鲜艳披肩用于将婴儿绑在背上或携带货物

Mamani 的建筑正是利用了这种色彩特点。通过观察艾马拉文化中女性服饰及编制纺织品上的细节,大量亮蓝色、绿色、红色、粉色被提取,这原本属于面料的颜色,随后被 Mamani 大面积地应用到建筑物外墙及内部构造上。

玻利维亚的埃尔阿尔托市,右下角隐约能看到显眼的绿色建筑物。摄影师为 Alfredo Zeballos
Freddy Mamani 的建筑设计,颜色大胆亮丽。摄影师为 Alfredo Zeballos
埃尔阿尔托市因气候与海拔条件,建筑多为裸砖构建,颜色单一,只用于满足基本需求。摄影师为 Alfredo Zeballos

在建筑外观上,相似颜料彼此匹配,呈现色彩斑斓的效果,同时大型玻璃面板镶嵌于外墙,具大胆的攻击性,对于一座裸砖建造而成、单色寒冷的高地城市而言,这就像是构造了一个大型游乐场。

与此同时,Mamani 的建筑外形参考了距离埃尔阿尔托市不算远的一个重要南美洲文明遗迹,古城蒂亚瓦纳科(Tiwanaku)。蒂亚瓦纳位于玻利维亚与秘鲁交界处,被推测公元前 1500 年可能出现少量居民,人口于 9 世纪左右达最高值,有 3 万到 6 万人。古城遗址留有复杂建造工艺的石墙,其中包含了 Mamani 建筑灵感源头的古老线条和图案。

蒂亚瓦纳科的石墙,图片来自维基。
卡拉萨萨亚神庙的庞塞石雕,图片来自维基。

Mamani 在高中时期参观了该考古遗址,对这些古老形式感受印象深刻。他认为所有来自蒂亚瓦纳科的元素都可以在当代建筑语言中找到位置,从而被建筑师翻译为对应的形式。因此,他在自己的建筑中采用了几何形状,包括对秃鹰、美洲狮和其他自然形态的描绘,融入图案设计,类似元素还参考了山脉、闪电、动物和花朵。

建筑结构内部具有玻利维亚特色的现代感。大面积几何图案与线条被运用其间,同时配有水晶吊灯和柱子。“我们尝试用颜色给居住者带来欢乐,” Mamani 解释道

室内颜色由工匠用刷子手绘而成。建筑物第一层通常用于容纳商店或商业空间,第二、三层由大型活动大厅组成,可举办家庭派对或社区聚餐。其余第四、五层是出租公寓,内部吊顶有现代感,为业主留下更多改造空间。顶楼拥有露台与小木屋。

一楼被设计为商业空间,二楼为活动大厅。摄影师为 Alfredo Zeballos
内部结构,图案与线条设计,具本土现代感。摄影师为 Alfredo Zeballos
一楼是商铺或餐厅。摄影师为 Mattia Polisena
四层与五层是出租公寓。摄影师为 Alfredo Zeballos
一楼大厅,能看见中国风格的水晶吊灯。摄影师为 Alfredo Zeballos

当地建筑行业没有忽视这一兴起的建筑趋势,他们正通过模仿颜色和外形风格制造相似的房子。好处是越来越多的游客被埃尔阿尔托市的特色建筑所吸引,前来参观,从而增强城市身份。

然而针对 Mamani 的争议同样存在。他的建筑物建造成本是一大笔投资,约 20 万美元至 50 万美元,而他的客户大多为当地有钱人——玻利维亚最年轻的新兴商人阶级,通过买下并在几年内出租这些大厅来赚钱。

同时,一批颇有影响力的玻利维亚建筑师及建筑学校学者认为 Mamani 不是一名真正的建筑师,称其作品“不是建筑,只是装饰”,并对其建筑质量存疑。最早 Mamani 毕业于土木工程,当时并未经过建筑师认证。

纪录片《Cholet:Freddy Mamani》截图
埃尔阿尔托市俯瞰图,纪录片截图
建筑大厅结构,纪录片截图
工匠在建筑内部刷颜料,纪录片截图
模具,纪录片截图
建筑师 Freddy Mamani 本人,纪录片截图
建筑师 Freddy Mamani 本人,纪录片截图

对 Freddy Mamani 及其玻利维亚建筑经历的深入了解可以通过观看一部纪录片《Cholet:Freddy Mamani》。该记录片在 2017 年鹿特丹建筑电影节上放映。

导演 Isaac Niemand 用镜头描述了这个在玻利维亚不太可能存在的建筑现象,记录 Mamani 在埃尔阿尔托城生活的故事。片中出现音乐、多层安第斯裙子、纺织品、露天市场,以及他是如何面对争议,如何理解建筑的。

在巴黎由卡地亚基金会举办的展览 “Southern Geometries, from Mexico to Patagonia” 上,Freddy Mamani 的系列建筑以照片形式正在展出。该展览持续至 2019 年 2 月 24 日。


图片分别来自摄影师 Tatewaki Nio、Alfredo Zeballos、Mattia Polisena,以及纪录片《Cholet:Freddy Mamani》截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