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直播平台斗鱼准备去美国上市,但投资它的风险可能很高

姚书恒2019-02-14 07:35:46

斗鱼对主播和直播内容缺乏足够的把控能力。

斗鱼是国内主要游戏直播平台之一,去年曾经获得腾讯 6.3 亿美元的投资,现在它秘密提交材料准备去美国上市了。

近年火热的直播行业,大致可以根据不同的内容属性,分为游戏直播、秀场直播、社交直播等。其中,无论是以斗鱼、虎牙为代表的游戏直播,还是以映客为代表的秀场直播,获取流量的逻辑都是用主播们生产的内容来吸引用户。

游戏直播、秀场直播的商业模式很好理解,它们首先是一个 C2C 电商平台,连接着观众和主播,通常是 10%的头部主播能够带来 90%的直播用户;然后是土豪用户付费支撑着平台,1-2%土豪的付费量可以占付费总量的 80-90%。

但跟秀场直播相比,游戏直播的用户互动程度比较弱,因为用户的焦点集中在游戏画面上,付费意愿一般比较低,因此付费率和 ARPU 值也就低。例如,秀场类的映客 2017 年单个用户的付费金额 2026 元;游戏类的虎牙就只有 247.6 元。因此,虎牙不能完全靠用户打赏,而必须采用半打赏半广告的模式。

至于本次申请上市的斗鱼,由于是秘密提交材料,详细的经营数据看不到,只有一些流量数据可以看到,例如,根据极光大数据,截至 2018 年 6 月,斗鱼的 APP 渗透率 3.98%、MAU 为 3698 万,而虎牙渗透率 3.49%、MAU 为 3264 万,经营状况应该不相上下。

只不过,对于直播平台来说,流量、变现其实不是重点,命门在于巨大的经营风险。

游戏、秀场直播,跟滴滴、共享单车比较像,看起来是靠技术和互联网崛起的新经济,其实是靠节约成本。在滴滴,是不需要车辆牌照以及放松安全管控;在共享单车,是占用了道路资源;现在它们都进入了整治阶段,盈利遥不可及。而直播,是节约了纸媒和电视的责任编辑。

在斗鱼身上,就能看到大量缺乏责任编辑而导致的对自己主播和直播内容缺少把控能力的例子。例如,2017 年 12 月,卢本伟在游戏直播中作弊,并在后来与粉丝的见面会中言语攻击质疑自己的粉丝,事后斗鱼还允许他恢复直播;从虎牙跳槽到斗鱼的蛇哥(曹海),在 2018 年 1 月在微博上向斗鱼讨薪 800 万,然后斗鱼反过来要求蛇哥赔偿 1.5 亿;后来又爆出 339 事件,一个主播逼着在斗鱼只有 3000 元月薪的工作人员刷 2 万元的火箭,等等。

对于这些事件,斗鱼的管理也很简单,就是把这些责任全部推到主播个人身上,封号就完事了。

因此,以斗鱼在过去几年所展示的商业模式,它的流量、利润数据再漂亮,其实经营风险、投资风险都非常大。像卢本伟、蛇哥、339 这些风波,看着是虽然影响很大但概率很低的偶发事件,但由于是靠节约责任编辑成本来发展,实际上是影响很大而且概率不低的。通俗说,就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样的模式和公司,这几年大家也逐步熟悉了,例如曾经辉煌的乐视,账面资金丰厚的康得新,都成了很多投资者的噩梦。


题图来源:Pixabay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