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丹麦导演拉斯·冯·提尔的新作,是一个以他电影为主题的钻石展

Nina Siegal2019-02-14 13:22:04

在解释钻石是如何表现电影的精髓时,冯·提尔的措辞玄之又玄:“我想要捕捉电影中的情绪。”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比利时安特卫普 — 一进门就是一颗钻石:它一颗 12 克拉的白色双钻,由两颗原石制作而成,静静地躺在玻璃橱窗中的黑色底座上。这里是安特卫普一座博物馆的一间展室,四壁雪白,除了中央的这座橱窗外几乎空无一物。

橱窗旁是一顶虚拟现实头盔。来博物馆参观的游客会带上这顶头盔,将自己置身于放大版的双钻内部。接着在钻石寂静、闪闪发光的中心站立片刻。

这场令人费解的展览“忧郁症:钻石”(Melancholia: The Diamond)由丹麦导演拉尔斯·冯·提尔策划,于上周五(当地时间 2 月 8 日)在安特卫普一流的当代艺术博物馆 M HKA 开幕,展览将一直持续到 5 月 5 日。

这场展览由玛丽安娜·斯洛特(Marianne Slot)和列昂尼德·奥加廖夫(Leonid Ogarev)联合策划。前者是一名与冯·提尔长期合作的电影制片人,后者则是一名俄罗斯商人。奥加廖夫说,这场展览汇聚了地球上最古老的物质和“虚拟现实”这种全新材料。他认为这种材料“才刚刚诞生,以至于我们还不知道将如何在未来使用它。”奥加廖夫出资购买了这颗钻石,但他拒绝透露具体价格。

M HKA 拒绝提供钻石的照片,也不允许《纽约时报》的摄影师进行拍摄。博物馆发言人表示,冯·提尔坚持这一要求是因为“他希望大家能到这里亲身体验。”

这颗钻石一面切割完美,另一面则很粗糙。粗糙的一面上还刻着导演姓名的首字母“LvT”。他曾在位于哥本哈根附近的家里通过 Skype 接受采访,表示这颗钻石象征着他 2011 年的电影《忧郁症》。

电影中,一名年轻女子饱受抑郁症的折磨。这场病甚至破坏了她的新婚之夜。与此同时,一颗名为忧郁的星球即将与地球相撞,毁灭世界。这颗钻石像是对结尾处世界末日的字面解读:两颗巨石碰撞后融为一体。

在 M HKA,参观者带上虚拟现实头盔体验装置“忧郁症:钻石”。图片版权:M HKA

在解释钻石是如何表现电影的精髓时,冯·提尔的措辞玄之又玄:“我想要捕捉电影中的情绪。”

冯·提尔表示,他有意将迄今为止拍摄的 13 部电影全部制成钻石,然后在全球的艺术机构展出。他选择在安特卫普开始这一项目有两个原因:首先,安特利普与钻石贸易有着数百年的渊源。其次,这座城市至今仍是世界成品钻石的主要生产地。

M HKA 的高级策展人安德勒·克罗伊格(Anders Kreuger)表示,这个项目的目标是将一种艺术媒介转化为另一种。也就是说,将影片转换成钻石雕刻。“冯·提尔的作品是一个思考对象,而不是娱乐对象。”他说,“这个作品使人思考:如何能将现实从一种形式或语言,重新表述成另外一种。”

现年 62 岁的冯·提尔是欧洲电影界极具争议的鬼才导演。他以《破浪》(Breaking the Waves,1996)和《黑暗中的舞者》(Dancer in the Dark)为人熟知,并凭借后者在 2000 年摘得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冯·提尔的电影怪诞不经,他的《女性瘾者》(Nymphomaniac)和最新上映的《此房是我造》(The House that Jack Built)都着重于描写暴力虐待和真实性爱场景。

而这个钻石项目则与上述作品相去甚远。冯·提尔本人也承认,他暂时不确定将如何把这一项目融入自己的职业生涯。

他表示:“目前来看,这个项目某种程度上算是一个副业,但你永远不知道生活之路将去向何方。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 2 周就可以完成钻石切割,并且过程也会很有意思。相反,我用了整整 5 年来手工切割这块石头。”

这位导演未能前往安特卫普参加展览的开幕仪式。原因有二:健康不佳和恐惧飞行(这种恐惧严重到他只能在丹麦或瑞典拍摄其大部分影片)。

丹麦的一项新法规禁止民众在服用某些处方药时开车。冯·提尔说:“现在我正努力停掉这些药,这样我才能重新开车。我一直在服用安定(Valium)来治疗焦虑。打从我 7 岁开始就在和焦虑作斗争,所以彻底停药可能会十分艰难。”

在解释钻石是如何表现电影的精髓时,冯·提尔的措辞玄之又玄。他说:“我想要捕捉电影中的情绪。”图片版权: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冯·提尔将 2011 年戛纳电影节上《忧郁症》的宣传发布会称之为“一场不幸的新闻发布会”。自那以后,他一直是出了名的不愿在媒体上露面,甚至有几分与世隔绝。在那场发布会上,他开玩笑地说“我是纳粹分子”,还说他同情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

这番不当言论引起极大非议,他也因为自己的口无遮拦暂时被戛纳电影节拒绝。法国法院以诽谤罪控告冯·提尔。若最终定罪,他将面临 5 年监禁。这项指控后来被撤销,他也得以重返戛纳电影节:2018 年戛纳电影节,他指导的电影《此房是我造》在放映后获得了全场观众起立鼓掌。

《忧郁症》当年最终获得了欧洲电影奖(European film Awards)的最佳影片奖。但冯·提尔仍然认为,这场风波为《忧郁症》蒙上了一层阴影,观众反响也因此恶化。那么他是否有意选择《忧郁症》作为他项目中的第一颗钻石,以此让这部电影有机会再展辉煌?

他回答:“也许在潜意识层面是这样的。”

冯·提尔将他有关希特勒的言论解释为“一个不成功的玩笑”,他不认为会有人把这个笑话当真。他还补充道:“我不是纳粹分子。”

他说:“这是我唯一一次在滴酒未沾的情况下参加新闻发布会。这充分说明了在新闻发布会前喝酒的重要性。不喝酒就容易紧张,甚至还会突然冒出一句“我同情希特勒”这样的话。我可不推荐这样做。”

冯·提尔说,他最开始对钻石感兴趣是因为《钻石恒久远》(Diamonds are Forever)这本小说。这是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关于詹姆·斯邦德(James Bond)的系列小说中的一本,故事中有名店主把与书名相同的招牌“钻石恒久远”放在橱窗里吸引顾客。

他也指出:“这(钻石恒久远)当然不是真的。钻石的燃烧温度是 800 摄氏度。而且由于钻石只含有碳元素,它们燃烧之后大概会完全消失。”

冯·提尔表示,他计划将《破浪》作为下一颗钻石的灵感。不少影评人视这部电影为他的代表作。他还说,这次他打算用一种不那么直接的、“更抽象”的方法来进行呈现,还会用到新型激光技术对钻石进行切割。

“我希望这次用不了 5 年,”他说。毕竟,这个项目还有 12 颗钻石要完成。


翻译:熊猫译社 王奕琳

题图为拉斯·冯·提尔。图片版权:Carsten Snejbjerg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