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NASA 科学家宣布,2018 年是有记录以来第四热的一年

John Schwartz and Nadja Popovich2019-02-08 06:32:00

过去 20 年里全球气温迅速上升,已达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峰值,这也印证了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的科学共识。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本周三宣布,2018 年是近 140 年以来地球地表平均温度第四高的一年,全球变暖的势头显然有增无减。

数据表明,过去 5 年是有记录以来最热的几年,而 19 个最热的年份中,从 2001 年至今占了 18 个。过去 20 年里全球气温迅速上升,已达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的峰值,这也印证了人类活动导致气候变化的科学共识。

负责此次数据分析的是隶属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戈达德航天研究所(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所长加文·施密特(Gavin A. Schmidt)表示:“全球变暖已经不是什么未来的事儿了。它就发生在这里,发生在当下。”

虽说地球在史前有过气温更高的年份,近现代也经历过较寒冷的时期,但近年来全球气候不断变暖,在整个地质史中都显得不同寻常,因为如今气温上升相对突然,且这一现象与人类活动产生的二氧化碳、甲烷等温室气体水平不断上升存在显著关联。

全球迅速升温已导致澳大利亚连遭热浪侵袭、多地持续干旱,美国沿海地区洪水泛滥,北极冰层与冰川也逐渐消融。科学家发现,去年较之以往更具破坏性的“迈克尔”(Michael)、“佛罗伦萨”(Florence)等飓风与气候变化有关,而且极地漩涡等现象与气候变化也存在直接联系。就在上周,极地漩涡产生的冷气流给美国中西部和东北部地区带来了重创。

和 19 世纪晚期的平均气温相比,每年的温度变化

2018 年,全球气温比 19 世纪末的平均气温高出了 1 摄氏度以上,人类也是在 19 世纪末开始向大气排放大量二氧化碳。科学家表示,要想避免气候变化可能带来的最坏结果,未来全球气温上升的幅度相比工业化之前的水平不能超过 2 摄氏度。

尽管已有 190 多个国家签署了致力于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的《巴黎气候协定》但至少从目前来看,2 摄氏度这条警戒线很有可能会被突破(尽管特朗普已宣布退出协定,但美国目前在技术上仍是该协定的缔约国)。

另据联合国气候变化小组的研究,即使气温仅升高 1.5 摄氏度,它带来的后果也相当严重

施密特博士指出,这些临界值并非会使全球猛然陷入困境的悬崖,而会让世界一步一步走向深渊。“在象征意义上,(这些数值)很重要,”他说道。

不少科学家表示,如果世界各国齐心协力减少温室气体排放,气候恶化的趋势或许可以放缓,甚至得以逆转。

1970 年到 2018 年的总体气温变化

受太平洋上厄尔尼诺现象影响,2016 年是有记录以来气温最高的一年。但 2018 年太平洋水温异常下降,出现了与厄尔尼诺相反的拉尼娜现象,而后又在年底发生了弱厄尔尼诺现象。

独立气候研究机构伯克利地球研究所(Berkeley Earth)的分析师齐克·豪斯法瑟(Zeke Hausfather)表示,去年年底发生的厄尔尼诺现象可能会在 2019 年产生影响。他还预测说,2019 年可能会成为全球史上气温第二高的年份。上个月,豪斯法瑟就准确预测了 2018 年会是第四热的年份。

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与国家航空航天局同时发布了相关气温数据。两者衡量全球气温总体变化的标准不同,但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也将 2018 年列为了气温第四高的年份。

尽管若干年来,这两家联邦政府机构得出的结论大体一致,但两者在高温年份排名上略有不同。航空航天局认定 2017 年是第二热的年份,但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将 2017 年列在了第三位,仅次于 2016 年和 2015 年。

据本周三《自然》杂志(Nature)刊登的两项相关研究表明,极地冰盖融化可能会引发更加极端的天气。

其中一项研究由伦敦大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气候学家塔姆辛·爱德华兹(Tamsin L. Edwards)主导,重点研究了南极冰架坍塌会造成的影响。据研究估计,南极冰架融化会导致海平面上升近 10 英寸(约合 25 厘米),远小于 2016 年的一项预测。当时的研究指出,到了 2100 年,海平面将上升 5 至 6 英尺(约合 1.5 至 1.8 米)。

不过,据新西兰惠灵顿维多利亚大学(Victoria University of Wellington)南极研究中心(Antarctic Research Centre)副教授尼古拉斯·戈利奇(Nicholas Golledge)领导的另一项研究表明,即使海平面上升幅度较小,极端天气发生的频率也可能会更高。

戈利奇博士指出,如果格陵兰出现大量淡水,就可能减缓大西洋环流,从而导致墨西哥湾海水变暖,进而引发更多的飓风。

2018 年不仅是有记录以来第四热的年份,也是美国气候灾害造成损失第四大的年份。去年气候灾害导致的损失额高达 910 亿美元,低于 2017 年创纪录的 3060 亿美元。但这反映了极端天气事件(如飓风、洪水、干旱、野火等)比以往更频繁、更凶猛。而科学家认为,随着气候不断变暖,发生这些灾害在所难免。据美国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数据显示,2018 年野火在美国造成的平均损失首次超过了飓风。

美国航空航天局的施密特博士指出,随着时间推移,新的全球气温数据验证了气候正在变暖的科学模型。

他表示:“人们会问,‘我们怎么知道科学有没有用?怎么才能相信这些模型呢?它们太复杂了!’”但他认为,“这就是科学的本质。你觉得自己理解了某个原理,为了证实它,你于是建了模型、做了预测。很遗憾,我们现在发现之前的预测是正确的。”

全球气温年度排名通常在每年 1 月中旬公布,但由于日前美国政府停摆,科学家才推迟完成了数据分析。


翻译:熊猫译社 智竑

题图为 2018 年 10 月的莱茵河。图片版权:Gordon Welters/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