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高速公路限速有很多好处,但德国人表示“不,我们不要”

Katrin Bennhold2019-02-09 06:41:25

“德国的规定特别多,这有历史方面的原因,也跟他们害怕不确定性,害怕不确定性带来的不知所措有关。但人们会去寻找他们小小的自由空间,高速公路就是其中之一。”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柏林电 — 对德国高速公路设置限速似乎是一个很容易做出的决定,毕竟好处显而易见:能够零成本降低德国高得令人尴尬的碳排放量,同时还能减少交通事故造成的人员伤亡。

然而,德国政府任命的一个委员会于 1 月大胆提议,要对本国著名的高速公路网设置限速时,却差点引发了骚乱。

愤怒的司机纷纷通过广播和电视发声。工会领袖们穿上黄色背心示威,暗示要组织街头抗议。极右翼反对党利用这个机会怒斥联邦政府对民众的“束缚”。

德国联邦交通部部长安德里亚斯·朔伊尔(Andreas Scheuer)迅速表态,称高速公路限速“违背了所有常识”——否定了他自己的专家顾问们的意见。

限速的提议就这样被彻底否决了。

德国大部分人痴迷于在高速公路上不限速飙车的自由,这几乎成了一种宗教般的全民信仰。德国人对高速公路限速的反感程度,不亚于美国人对枪支管制、日本人对捕鲸禁令的反感。

除了阿富汗和马恩岛(Isle of Man)这样的少数例外,世界上其他地方基本上都实行了高速公路限速。

但这里是德国,号称“汽车王国”的德国。卡尔·本茨(Carl Benz)在这里制造出了世界上第一辆汽车。汽车不仅是最令德国人自豪的出口商品,也是德国的国家象征。

在纳粹统治的黑暗年代里,希特勒修建了大量多车道高速公路,为德国发达的高速公路网奠定了基础。二战之后,这个高速公路网成为德国经济迅速崛起的缩影,同时也象征着黑暗年代结束之后的自由。

高速公路可以说是德国的“狂野西部”:在高度规范化的德国社会中,高速公路是唯一一个以“没有规则”为规则的地方。这个地方神圣不可侵犯。

德国汽车俱乐部(ADAC)的交通运输及机动性部主管斯特凡·格文斯(Stefan Gerwens)吐露道:“这个话题很容易让人情绪化。”这个拥有 2000 万会员的汽车俱乐部反对设置任何限速。

显然,这个话题太容易让人情绪化了,以至于事实和数据都变得无关紧要。

德国在实现 2020 年气候目标方面的进度严重落后,因此政府委任了一个专家小组来寻找减少交通领域碳排放的途径。目前,德国汽车排放量占总排放量的 11%,而且这一比例还在上升。

环境专家们表示,设置每小时 120 公里的高速公路限速,可将德国交通领域排放量距离 2020 年目标之间的差距缩小五分之一。

来自非营利性的德国环境保护组织(Deutsche Umwelthilfe)的多萝西·萨尔(Dorothy Saar)说:“在所有的单项措施中,这项措施的影响会是最显著的——而且不需要任何成本。”该组织一直在游说支持设置限速。

萨尔女士叹了口气,说:“但一谈到汽车,人们辩论时往往就失去了理性。”

德国的高速公路大约有 8000 英里,其中接近 30% 已经设置了限速。这是为了控制市中心附近的噪音,以及降低安全风险,因为一些道路被认为不适合无限速飙车。在设置了限速的高速公路上发生的造成人员死亡的交通事故次数,比没有设置限速的高速公路少 26%。

根据德国统计局的数据,2017 年有 409 人死于高速公路上,其中接近一半的事故是乱飙车导致的。

但这些数据未能改变公众舆论。

民意调查公司 Infratest Dimap 的主管迈克尔·库纳特(Michael Kunert)表示,约有一半的德国人仍然反对高速公路限速,这一比例在过去十年中并未降低。

库纳特说,高速公路设置限速,会使一部分人参与“封路抗议”——就算不抗议,至少也“会使他们不愿将选票投给通过限速令的政党。”

在 1973 年的石油危机期间,联邦德国交通部部长劳里茨·劳里岑(Lauritz Lauritzen)曾冒险出台限速令。当时,德国每年道路死亡人数超过 2 万人(是现在的 6 倍),而且油价也在疯狂飙升。因此,劳里岑部长认为,德国人民或许可以理智地看到限速的好处:减少一些伤亡,同时省下一些汽油钱。

限速令实施了四个月,而劳里岑部长本人没过多久也下台了。

那次限速的尝试催生了以“自由公民 自由驾驶!”(“Freie Fahrt für freie Bürger!”)为口号的抗议活动。这是汽车游说团体迄今最有力的口号,政党和车企也都采用过这个口号。它就像是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译注:美国宪法第二修正案保障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受侵犯),只不过没有明文规定保障公民自由驾驶的权利。

前美国驻德大使约翰·C·科恩布卢姆(John C. Kornblum)说:“问题的核心在于自由。”科恩布卢姆于 20 世纪 60 年代首次来到德国,此后一直断断续续地在德国生活(以及开车)。

科恩布卢姆补充道,“从这个意义上讲,这真的就像是要在美国实行枪支管制”,尽管飙车造成的死亡人数要少得多。“所有基于理性的论据都摆在那里了,然而,进行理性的辩论几乎没有任何意义。”

德国的第一条高速公路建成于 1932 年,从科隆通往波恩。但纳粹掌权之后,政府将这段高速公路降级为一条普通陆路,好让希特勒包揽修建德国高速公路的功劳。

1937 年,20 岁的小伙子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给家里写信,激动不已地讲述了他在德国高速公路上“不限速”飙车的经历。

一年后,德国赛车手、党卫军成员伯恩德·罗斯梅耶尔(Bernd Rosemeyer)利用高速公路创下了多项最高时速记录。最终,他以超过每小时 250 英里(每小时 400 多公里)的速度撞上一座桥,在这场车祸中丧生,以民族英雄的身份被载入史册。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节省汽油,德国实行了最高时速限制。但限速规定在战后很快就被废除了。

退休教授埃尔哈德·舒茨(Erhard Schütz)是研究高速公路历史的专家。他说:“许多人觉得,限速是对男子汉气概的侮辱,仿佛我们的胆气在变弱,仿佛我们在退化。”

如今,世界各地的有钱人来到德国,想要享受德国式飙车的刺激,这对旅游公司来说是一门大生意。

一家服务提供商在其主页上提问:“你是不是有这样的梦想:开着一辆令人震撼的超级跑车,在德国高速公路上全速驰骋,没有任何速度限制?”这家公司提供的服务项目是:驾驶保时捷跑车 80 分钟,费用是每辆 699 欧元。该项目配有一名驾驶教练,并包含“全面覆盖型的保险”。

作为本国汽车工业长期以来的坚定支持者,就连德国政府也在营销活动中将在高速公路上开车列入“在德国期间必做的七件事”,与参观巴伐利亚州的新天鹅堡(Neuschwanstein Castle)以及聆听汉堡爱乐乐团的演奏并列。

德国外交部还提供了一份颇为实用的高速公路生存指南,共包含 10条内容。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是:知道你的极限。

该指南向读者解释道:“左边的车道是供快车行驶的。这里所说的快车是车速极快的汽车。要当心那些遇上慢车就狂按喇叭、不断闪灯猛催一通的车子。”

该指南建议,为避免事故,要一直保持安全距离。

那么,安全距离是多少呢?比如说,在时速 200 英里(约 322 公里)的情况下?该指南解释道:“只要将你车子的时速除以 2,再将单位换成米,就可以很容易地算出你与前车之间需要留出的安全距离。”

很简单,对吧?

前驻德大使科恩布卢姆回忆道,他开车带过多名来访德国的美国外交官,把他们都吓坏了。他说:“他们的第一反应是开始尖叫:‘我们要死了!’他们就是承受不了这样的车速。”

正如演员汤姆·汉克斯(Tom Hanks)曾经说过的那样:“无论你在德国开得多快,总有人开得比你快。”

在位于拉姆斯坦(Ramstein)的美国空军基地,来自俄亥俄州的高级飞行员萨拉·沃伊特(Sara Voigt)回忆起两年前第一次在高速公路上开车的情景。同车的朋友不停地对她说,她对她自己和其他人都是一个安全隐患——因为她开得太慢了。

沃伊特女士说:“我不得不靠边停车,换到乘客座位上。当时的情景很吓人。”

在高速公路之外,德国仍然充斥着各种规定。一些地方政府甚至规定了太阳伞的颜色。

科恩布卢姆说:“德国的规定特别多,这有历史方面的原因,也跟他们害怕不确定性,害怕不确定性带来的不知所措有关。但人们会去寻找他们小小的自由空间,高速公路就是其中之一。”

德国高速公路提供的自由,也不单单是飙车的自由。

在这里,裸体驾驶也是合法的。但你要是光着身子下车,就会面临 45 美元的罚款。


翻译:熊猫译社 温丹萍

题图来自 Wikimedia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