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奇葩说》结束了,我们来看看背后那个 90 后团队

娱乐

《奇葩说》结束了,我们来看看背后那个 90 后团队

陆云霏2015-02-17 17:10:39

这档需要“在 90 后的陪同下”观看的脱口秀节目,成为了爱奇艺的第一张自制综艺“王牌”。

如果非要说“老板”马东彻底拉高了团队的平均年龄,确实也无法争辩,但在不算上他的时候,《奇葩说》背后的核心团队,平均年龄只有 23 岁,是一个 90 后也可以当责编的节目组。

作为爱奇艺第一档自制综艺的《奇葩说》,在播放接近尾声的时候,包括海选花絮在内的已经播出的 24 期节目,在爱奇艺的独播平台上获得了超过 1.6 亿次的点击,豆瓣上 8.7 分的成绩高于同期的所有综艺节目。它之于爱奇艺,基本上相当于《万万没想到》之于优酷、《屌丝男士》之于搜狐。

这档“干说话”的综艺节目从立意开始几乎没人看好,因为一直找不到足够有意思的选手,计划 9 月份开录的《奇葩说》一路拖到 10 月份还没下决心开拍,制片人牟頔告诉《好奇心日报》:“我们好几次都绝望了。”但是节目一期一期做下来,不仅点击量的数字颇为好看,赞助商也由最初的美特斯邦威一家变成光明莫斯利安、Jeep 自由光、百事等众多品牌,冠名费用上涨到 5000 万。

“谈话类节目就是收买人心”

你大概很难在其他节目中听到“时尚时尚最时尚的美特斯邦威”、“喝了能活到 99 的莫斯利安酸奶”这样量身定制又自带槽点的赞助商广告。

如果你觉得这样“讨好”的方式太直白,《奇葩说》还为品牌设计了“悄悄”植入的 Mini Talk 环节,比如为莫斯利安设计一个“活得精彩但短命和活得无聊但长寿选择哪个?”的辩题,而植入百事可乐的讨论则是“过年回谁他妈家?”道理越辩越明,广告位也越来越亮眼。

而“收买赞助商的心”最直接的结果就是钱,这些钱又被用来“收买”另一些人。牟頔在介绍《奇葩说》时也用了“高投入”,但设在北京大兴区的录影棚本身却看不出什么,也就是一档谈话类节目该有的样子,是一个“明亮的、色彩丰富的、稳定的场所”。牟頔并不避讳节目的很大部分开支都花在了由马东、高晓松、蔡康永组成的主持群和每期邀请的明星嘉宾身上,“这是是符合市场的规则”。她告诉《好奇心日报》:“马东说的一句话我就特别认可,他说做真人秀的节目,但凡是人的节目,首先你得让他内心愉悦。”在发布会上回答记者关于是不是收了爱奇艺大钱才卖力吹捧的问题时,马东就曾表示,“我会把丑话讲到前面,你需要让我达到我觉得我被认同的价值,你给的这个价钱,足以让我这几个月踏踏实实在这儿,之后所有的事情就顺利了。”

另一群同样重要、甚至更重要的人——选手,则被住好吃好这样的生活细节讨好着,同时,通过这档节目,也有一些选手找到了更好的人生规划。比如马薇薇,她实现了推广辩论这个她一生事业的愿望;肖骁,成为了爱奇艺的签约艺人,从一个通告咖变成了被十几档节目同时关注的艺人。牟頔说:“做说话类节目最重要的是什么?不是把场面搞大,是把人搞定,收买人心要花很多的钱,就是不能省钱。”

主持人“马晓康”组合

“讨好 90 后” 

“我觉得我们在营销上有一个讨巧的玩法,我们一直在讨好 90 后,我们讨好 90 后的度比讨好我们的客户美邦、光明还要更讨好。”牟頔这样告诉《好奇心日报》。

“在 90 后的陪同下观看”,是《奇葩说》从第一期起就打出的旗号,牟頔把搞定 90 后称为一个四两拨千斤的策略,在她看来,90 后是那种会“安利”的人,他们看到一个好节目恨不得在微博上跟所有人说,“今晚必须要看,不看咱俩没朋友可以做”。让 90 后成为节目的代言人,他们就会四散给他们的爸妈——60 后、70 后们,而如果 60、70 后都去看了,80 后不可能不去看。

因此在营销上《奇葩说》也没有做大面积的投放,几乎放弃了平媒,转而在 90 后聚集的豆瓣、贴吧、各种论坛、微博、微信公众号做文章。

而怎样去博取 90 后的心,牟頔表示,不是让 90 后自己去说他们就会爱看,而是你说的话、你的架势是放在跟 90 后平等的位置上,“我们做的事是把参与这档节目主体的这些人的语调方式变成了 90 后”。

节目组尝试找过 90 后的选手,但他们缺少的人生阅历让他们能够说出来的话显得无趣,“没有爱了要不要离婚”这样的辩题,他们真的说不了。但这并不是 90 后漠不关心,每个人都是关注未来的,如今台上这些 70、80 后“奇葩”,正好能用过来人的经历、用 90 后能够接受的语气来讲他们即将面对的未来。

 1 个 60 后领着一堆“小朋友”

你之所以爱看《奇葩说》,屏幕上不断冒出的、戳中你笑点的花字大概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而负责这些的后期制作部门,则是整个团队 90 后最集中的地方。为了达到 10 秒一个梗的几乎“硬性”的要求,团队的“小朋友”们需要在剪辑之前把所有素材中有笑点的画面截图出来并配上注释。

这是一项足够累人的工作,但对于这个由牟頔带领、从央视出走的团队来说,却是满足和乐趣。牟頔告诉《好奇心日报》,当年在央视做《喜乐街》的时候,领导“央视的观众看不懂真人秀”的一句话就让团队从几十个小时的素材里剪出的 15 分钟真人秀片头硬被压缩至了 5 分钟,而在《奇葩说》他们得到的指示是,看着剪,剪到多少就多少。“其实在体制内拿到的也是用户的反馈,领导的反馈来源于他多年收视率的直接,不巧的是哪儿的反馈用户是 60 后,我凭什么要做一个迎合 60 后的节目?”本身就是年轻的 80 后制片人的牟頔于是转战年轻观众更为集中、更自由的视频网站平台。

离开央视后,马东在爱奇艺担任首席内容官,“马东工作室”作为他管理的一个部门负责一部分自制节目的生产,而这个部门在目前,就是被马东本人充分拉高了平均年龄值的《奇葩说》团队,除了 60 后的老板马东,制片人牟頔,总导演叶璐、李佳绩、李楠楠这些核心成员都来自 80 后俱乐部。

“小朋友”们把马东的存在形容为“来自 60 后的创作安全感”,笑称他们之间是“两代人互相尊重的关系”。牟頔告诉《好奇心日报》:“他就是我们老板,所有的内容都归他管,但是他在团队里面其实算是我’外老’,因为他是唯一一个年纪大的人。当我们的思维都往一个方向去了,他会跳出来;我们会阶段性地跟他汇报一下我们的策划,他会阶段性地听一听,从 60 后的角度去感觉一下,是不是跑偏了。”

工作中的导演团队

你能够感受到团队的扁平化。“Leader 与组员之间没有阶级之分,小伙伴们就算是讨论工作也有一种同学聚会的用户体验。觉得不对就撕,觉得好就大声赞扬,不会计较,也没有虚耗。”这是总导演李楠楠在总结她对团队的感悟时写下的一段话,而用牟頔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的话来概括大概就是,“他们老问我们团队是一个什么样的团队,不着边际的团队,特别没谱的团队。”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