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Talks:“我无法代表成都的年轻人”,但这儿的生活就是比较随意的

许婴子2019-02-06 06:40:39

好奇心日报在春节假期和一些不太日常的人开启一系列对话,主要关于:时间、他们的生活、在他们的生活里对时间的感受。

毛毛生于 1986 年四川乐山,2005 年念大学后在成都定居生活至今。他是成都一家老牌青年旅舍、青年文化聚集地“蒸汽旅舍”的老板,也是纪录片《另一种语言》的制作人与策划者。在成都,认识的人都称呼他为“毛毛”。

“蒸汽旅舍”位于成都武侯祠大街一块大院角落内,在那里背包客短暂停驻后奔往内陆深处,周末与非周末界限模糊,而派对似乎一直在,也有人留住下来,选择享受成都节奏。不限于此,“蒸汽旅舍”正以多种形式介入成都文化、音乐场景,并干了不少具影响力的事。

“节奏”与“休闲”是与毛毛的采访中被反复提及的词。成都年轻人似乎更爱玩、更放松、也更爱迟到,为此我们试图通过他给予的一些线索找到证实。

除此之外,针对该如何打发时间、看待年龄、如何理解浪漫,毛毛也分享了一些观点。

Q:好奇心日报

毛毛:“蒸汽旅舍”创始人

Q:你会怎么形容一天的作息。

在成都的节奏每一天都说不清楚。每一天都比较随机,因为在这边没有太多会被安排的事情。

Q:对一天中不同时刻的感知有什么观察?

时间的概念会没有那么细分。比如说在城市里面,在成都的一天或者一周,对时间的概念其实非常弱。我不是上班族,上班族能明显感受到“应该是周末了”,但我没有那么强烈感知到每一周的过去。

如果静下来,肯定能摸到时间细化成很短促、每一秒甚至更短,或感知到形式、方法的变化,但大多数时候存在跟平常人不太一样的体验。前几天跟同行朋友回忆 10 年前发生的事情,好像才逐渐具有一种对待时间概念比较深刻、跨度式的感受。我们现在经常一起聊 5 年前的事情,10 年前是什么样?现在什么样?

Q:这是否也影响了这座城市年轻人的生活方式与状态?

我无法代表成都的年轻人,但相比节奏更快的地方,成都年轻人确实更喜欢玩、也更爱吃,花费更多的时间约上朋友们一起吃饭。比如我们约饭,说好 7 点,一定是 8 点钟到,这是永远不会变的。

这在其他地方可能也有,但会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因为浪费了他的时间。但在这里的心态会是,我玩一会吧反正都是去玩,今天我就在这等着,无所谓,是非常随意的。换句话说,他不一定要那么努力地去做成一个大事情,反正开开心心的就好了。很多地方也会是这样一个状态,比如云南。

Q:其他的休闲方式是什么?

跳舞、打麻将、喝茶。我个人感觉到的是,成都年轻人越来越多地往舞池里去了,跳舞的音乐场景在变多。

麻将在茶楼、户外都可以打。有人会跑到避暑的地点,麻将桌下的小溪刚好淹没脚背,人们会将双脚泡在溪水里打麻将。再比如,成都周边一些地方能看桃花,成都人跑去了,坐在桃花树下继续打麻将。喝茶是去茶馆,这跟茶楼两个概念,茶楼就是麻将楼,只不过讲起来难听了些。成都老公园里一些没有名字的茶馆都不错,像望江公园。

Q:蒸汽旅舍也有点像是一个跳舞场景的存在。

对,但又有些不同,蒸汽旅舍并不纯粹是一个跳舞的地方,它还是个音乐场所,同时是一家青年旅舍,有艺术家入驻,一些房间会租给独立工作室,很难概括。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个 24 小时不关门的地方,挺理想主义,又无法变得更有钱的一块地方。

蒸汽旅舍现场照。
磁带机。图片来自蒸汽旅舍。
蒸汽旅舍门口。图片来自蒸汽旅舍。

Q:最近有印象深刻的活动或事情吗?

太多了。有一个人或许能代表。一位叫 Aziz 的新疆朋友,他本来准备呆 1、2 天,然后就回新疆了,后来他在这住了 4 年。他就住在旅舍里。

最近一场活动是一支法国嬉皮组织,叫 total chicken,他们在法国也经常在小小的、像这样的地方演出。他们不仅 Ska(雷鬼的一种),而且非常幽默,拥有一种自发的逻辑、属于当地的热情,让我们也听见一些来自欧洲的罗马尼亚的奇怪民歌。

Q:你认为浪漫是什么?

我觉得我懂浪漫,但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之前也跟朋友聊过,这个时代好像缺失浪漫这个东西了,大家活得太现实了。浪漫可能是我跟你说一首歌,它就是特别浪漫的,Pink Floyd 的《A Pillow Of Winds》,好像是他们中一人写给妻子的。六七十年代有很多浪漫的歌。

Q:2018年的主要工作是什么?

运营这个店,另外一件事是一个新尝试——《另一种语言》,我们将不同音乐场景带入不同地方:雪山、四姑娘山、轮船码头、废弃工厂、甚至 3D 建模场景,并通过直播与纪录片两种形式记录下来。现在有 8 期,2019 年会继续实验下去,这是一件超越预期令人兴奋的事。

Q:你们将音乐场景搬进了雪山,面对山峦开派对。

对,从未有过的情感体验,很震撼,在大自然里面感受到自然的纯粹气场,跟音乐的共振是我们没有预期过的。观众面对雪山全貌,是一个很奇妙的场景。做这事初衷不是为了挣钱,其实花费的精力不亚于去做一个小型音乐节,我自己掏钱去做。因为这是一件国内别人没做的事情。

《另一种语言》截图。
毛毛。《另一种语言》截图。

Q:这就是件挺浪漫的事。

是,我觉得肯定是一个浪漫的事情,它不是受到什么驱使而去做。我的意思是它没有受到现实的一种趋势,我们单纯觉得这样做很酷,自然而然的。

Q:回过头去你会如何看待时间?

我认为它跟蝴蝶效应一样,其中大的转折是由小的转折累积过来的,没有小的转折,就无法交织成大的。然而时间的分叉点太多了。

Q:时间在消耗你吗?

时间只是一个数字,从时间流失上,它并不会消耗什么,人们经历的是一个个事件本身。焦虑是因为数字产生的。30 岁生日的时候,我会有些焦虑,但思考后又放下了,第二天发现自己和昨天没什么区别,更像一个数字。这是比较成都人的一种心态。

Q:那该如何打发时间?

什么叫被浪费的时间,反正都是闲嘛,其实就是休闲,不会认为这形成一种消耗。

Q:推荐一个地点吧。

阿坝四姑娘山上有一个叫冰石酒吧的地方,我们跟老板唐炜是很好的朋友。他在 17 年前就去四姑娘山开客栈酒吧,那时交通和网络根本不发达,非常封闭,那边第一台微波炉是从他客栈里出来的。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如果有机会去阿坝玩,可以试试住在那儿。


图片来自“蒸汽旅舍”及《另一种语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