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记住那些情绪高涨和慌乱的时刻

孙今泾2019-02-02 17:39:50

好奇心日报本周主编为您精选。

本周推荐的第一篇文章读来像日记。

“#被矫正的恋人” 20 天前在微博上一度是个热议话题,但就像事态通常变化的那样,很快就没人提起。这是由两位年轻的艺术从业者发起的“抗议同性扭转治疗机构”的行为艺术项目。它有个更形象的名字“三块广告牌”。意即模仿电影《三块广告牌》,用广告招贴牌进行抗议。

1 月 11 日至 1 月 14 日,我们跟随三辆贴有标语的货车在上海、南京市内穿行,事无巨细地记录了所有发生的事。包括三句标语:为一种 “不存在的疾病” 治疗;《中国精神疾病诊断标准》仍保留 “性指向障碍”;19 年了,为什么?也包括发起人如何与同性扭转治疗机构谈话,他们如何考虑让项目获得最大程度的传播,如何准备不够妥当,又如何临时起意,“在有限的时间里做有限的事”。

一件事一旦背负意义,人们就常常忽略它是如何发生的、忽略参与其中的人那些情绪高涨和慌乱的时刻。这根本上就是个误会。事实上,后者才是要紧的。

三辆货车到长江大桥外拍照(图 / 武老白)

年度图书推荐本周刊发了第五篇,也是非虚构图书推荐系列的第一篇,探讨保守主义思想在中国。

如果你对“保守主义”不太了解,这篇文章将是值得一读的入门介绍。

作者王建勋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研究旨趣主要为宪政理论与古典自由主义传统,著有《驯化利维坦》,译有《美国联邦主义》,编有《自治二十讲》。他尽可能剔除了过于复杂纠结的定义,介绍了保守主义的起源、原则,和自由主义的关系。

王建勋讨论保守主义的一个背景是,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保守主义著作被译介了进来。但长期以来,由于中国缺乏保守主义传统,人们难免对其产生各种误解。最大的误解可能是把保守主义和保守派、守旧派、反改革派相混淆。还有人误以为保守主义只在一些国家行得通,而在另一些国家行不通。

本周我们还梳理了赛博朋克的历史,一部还算周全、深刻的小史。

“赛博朋克”一词出现在 1980 年代,并很快奠定了几十年来的架构、情节模式:科技和低端生活,权威与个人意志,思想自由和实际上受更高力量所控制,科技应该带来的美好世界和实际呈现出的罪恶都市。技术带来的是解放也是禁锢。还有那个追寻自由的老话题。

它和 1980 年代的流行文化并行,是地下黑客世界、街头嘻哈音乐、伦敦和东京的摇滚乐合成器。

但离我们最近的赛博朋克娱乐产品《头号玩家》则淋漓尽致地展现了赛博朋克近十年的流行化、浅显化和庸俗化。

有一种观点认为,赛博朋克的“落后”,在于它曾想象的糟糕的反乌托邦设想都成了真。

统治世界、渗透每个角落、“勾结”甚至操纵政府、并不在乎真实人类的科技大公司?有了。

虚拟现实的入侵、让所有人上瘾的电子空间?有了。

你自以为网络空间给予了你自由,但自由的存在其实非常有限。有了。

高科技和低端生活?有了。

现实颓丧而不禁陷入逃避主义的青年?有了。

本周陆续释出预告片的几部新电影,都凸显了政治对个人生活不可忽视的影响。

它们无一例外地讨论了逃亡和自由。而在这些电影里,哪里代表自由之地也很显而易见。

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的德国电影《无主之作》受到著名当代艺术家格哈德·里希特(Gerhard Richter)的早期生活和后期职业生涯启发。在目睹姨妈被纳粹带走、送进毒气室后,主人公逃亡西德,开始正式学习绘画,通过绘画表达自己的思想与情感,成年后的他仍然深受童年经历的纳粹时期和东德政权的阴影和创伤的折磨。编剧、导演弗洛里安·亨克尔·冯·杜能斯马克此前的作品有《窃听风暴》。

《无主之作》剧照(来自IMDb)

《白乌鸦》讲述前苏联芭蕾舞大师鲁道夫·努里耶夫叛逃西方的传奇经历。电影剧本由戴维·黑尔操刀,他也是电影《时时刻刻》和《朗读者》的编剧。

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电影《琼斯先生》讲述的则是一位野心勃勃的威尔士年轻记者试图挖掘乌克兰饥荒真相的故事。不过因为政府掩盖,这项新闻调查很快变成了生死攸关的探索。由于当时很多知识分子对苏维埃政权持同情态度,他的报道也并不受欢迎。

音乐似乎也变得更关心政治了。最新刊载于《流行音乐研究杂志》的一篇论文称,过去 66 年间,流行歌曲中的负面情绪正变得越来越多。一个重要原因是,“爱情和浪漫一直是流行音乐的头号主题,但几十年来歌词和抒情风格发生了重大变化,反映了社会和政治的变化。”

变化不是新近才发生的。愤怒的情绪自 1950 年代中期以来就呈上升趋势,并在 2015 年达到顶峰;悲伤情绪也自 1980 年代渐长,并在 2000 年代迎来最高点。

美国 18-24 岁的 Z 世代年轻人在政治立场上,较他们的前辈不同。

一份调查显示,他们在同性婚姻、堕胎、种族、气候变化和移民问题上都更开明激进——在西方政治学体系中,这通常被称为左倾。

另一份调查则声称,在 2008 年金融危机之后,较之资本主义,他们更倾向于社会主义。

不过需要澄清的是,目前美国社会中盛行的社会主义概念往往强调全民医保、免费教育、扩大就业和保障住房等计划的实施。和传统定义不同的是,“民主社会主义者”并不认为政府应该立即控制经济的各个方面,也不提倡政府对企业的所有权。

一些人还指出,很多年轻人根本不清楚“社会主义”意味着什么。

意识形态和已故的伟人一样,有时只是被用作借题发挥的遗产。

《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反映了甘地如今在印度的尴尬处境。进入 21 世纪,甘地的光环在世界大部分地区依旧耀眼——除了印度。政客仍会利用民众对他的缅怀之情做文章,但对于“真实的甘地”,不再有统一的说法。在印度教民族主义眼里,甘地是软弱无能的。他生前舒舒服服住在豪华私宅里,因此可能也没那么一心致力于为穷人谋福祉。甘地可能还是个种族主义者。他的性生活也受到指摘。

迈克尔·杰克逊最近的麻烦则是,圣丹斯电影节上的一部纪录片《逃离梦幻岛》指控他性骚扰,又提醒人们回忆起 13 年前娈童案和阴谋案的判决。当时纪录片的受访者否认了杰克逊对他有任何不适当的举动。杰克逊遗产委员会当然不允许他们破坏这位歌王的清誉:“这不是纪录片,而是用小报的手法对杰克逊进行的人格诋毁,就像他生前遭受的那样。”

本周有几篇讨论城市的文章很有意思。城市是这样一种存在:问题更集中,但也会自己萌生出更多元的解决方案。

如果你对成都的茶馆文化和市民生活、公共空间感兴趣,推荐王笛的这篇访谈录。作为一名历史学者,他对成都的研究从 19 世纪下半叶一直到本世纪初。这些著作近来也陆续被翻译成中文。这篇访谈是用四川方言进行的,多了些趣味。

曼谷的空气污染问题竟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为了减轻笼罩数周的雾霾,曼谷出动了水炮,并用无人机洒水。但都不能解决长期的空气质量问题。十年前,泰国首都的空气变干净了,成为亚洲罕有的成功治理污染的案例。这主要归功于政府禁止了污染最严重的汽车。但如今已时过境迁,好景不再。这个月,曼谷入围了全球空气质量最糟糕的十大城市榜单。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不受控制,百姓热衷购车,政府监管不力,耕地农作物焚烧,以及旱季风力较小,都加剧了危机。

葡萄牙的波尔图也成了热门的旅游城市。为了和地方政府光鲜的宣传区分开来,36 岁的波尔图人 Margarida Castro 在五年前发起了 The Worst Tours。她和另外两名导游带着游客参观城市里那些废弃的工厂、陈旧的铁路和空荡荡的停车场,希望让更多的人见识到城市更真实的一面。“每个人似乎都想找到最好的巧克力蛋糕、波尔图的特色三明治 francesinha 或者旅游景点,因此对‘最差’的竞争我们应该没有什么对手。” The Worst Tours 的官网上写道。

挪威的首都奥斯陆从 2018 年 12 月底开始推行一项略显激进的城市改革,计划拆除位于市中心的 700 个停车位,仅留下部分应急车位、车库和残疾人出行专用车位。奥斯陆试图解答:没有汽车的城市如何继续流畅运作?

除此之外,还有这些有趣的事儿:

托普夫是世界顶尖的“巡演洗衣专家”。和麦当娜、Pink、碧昂丝等众多大牌音乐人一起旅行过。他的公司叫“摇滚洗衣房”,专为巡演提供设备和洗衣工作人员。人们形容他是个对洗衣服“有激情的人”。“(在音乐界)以前没人处理洗衣服这种事,没人想学洗衣服,直到我摸索出了一套体系。”托普夫说。

《纽约时报》写了一篇派拉蒙衰落史。这家曾经最能代表好莱坞的制片厂,如今成了“一座(摄影棚)出租屋”,只是美名其曰“影业”而已。当然有人想力挽狂澜,但很难。

电子烟的争议在继续。英国认为靠电子烟戒卷烟可能是个好方法,但美国持谨慎态度,还是优先使用 FDA 认证的尼古丁替代法。关于电子烟的长期危害目前还未有定论,需要进一步研究。

极地涡旋(polar vortex)带来的寒潮过去一周席卷美国中西部和加拿大。体感气温可低至 -40℃ 和 -53℃。一些人将寒潮视为打脸“全球变暖”的证据。但恰恰相反,寒潮可能证明了全球变暖。北极的暖空气和美国中西部遇到的冷空气是相互成就的。

在瑞士参加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度会议的男性高管和分析师都说到了一个令人意外的后果:“MeToo 对男性而言已经变成了一桩风险管理。”一些试图将风险降到最低的公司,减少了女性员工和男性高管之间的接触。这可能会剥夺女性接受指导的宝贵机会和接触男性的权利。

美国纽约州确认了社交媒体时代的一个新规则:贩卖虚假账号(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僵尸粉”)构成违法行为。注水的粉丝数据、买来的“权威推荐”绝非美国市场所独有。

《卫报》介绍了绑架赎金险的历史和争议。这是个奇特的险种,为了报销赎回受害者而付的钱。绑架赎金险开始于 1930 年代,随着欧洲范围内绑架案数量的上升,在 1960 年代变得热门。但这事儿一直存在争议:一些政府主张封杀绑架赎金险,理由是它的存在一方面助长了绑架行为,另一方面犯罪团伙能通过赎金获得更多的资源。911 之后,围绕绑架赎金险又产生了新的一波讨论——要不要把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区分开来?

在带薪产假的问题上,人们也一直没能达成共识。从 2015 年开始盖茨基金会为迎来新生儿的父母提供整整一年的带薪产假。但上周,基金会告诉员工,他们将把带薪产假减短一半,调整为 6 个月。

现代天气预报的历史非常短暂。从 1856 年算起。但这一领域已经发生了“静悄悄的革命”。在《科学》杂志上发表的一份报告称,天气预报在过去几十年间有了显著进步。在准确性上,对五天后天气的预测达到了 1980 年一天后的预测水平,有效预测已经扩展到未来的 9-10 天。

几个微生物学家打算做一项周期长达 500 年的实验,看看芽胞(某些细菌在恶劣环境中在细胞内生成的一种休眠体)的活性到底能保持多久。在实验开始的头 24 年,每 2 年会进行一次检测。之后,在接下来的 475 年时间里,每过 25 年会检测一次。

春节期间,如果打算去看《新喜剧之王》,可能会有些变数。因为对排片不满意,《新喜剧之王》申请停止 76 家影院密钥。部分影院已经下线此电影,但事情还未最终敲定。

目前,院线拍片最多的三部春节档影片是韩寒执导的《飞驰人生》、宁浩导演的《疯狂的外星人》和周星驰执导的《新喜剧之王》,其次是同样改编自刘慈欣作品的《流浪地球》。

图片来自豆瓣

对了,这里是 2019 年值得尝试的 20 个游戏。

祝周六工作愉快!


题图来自《革命之路》,来自豆瓣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