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万物简史」“诗和远方”时代的社会安全保障

苏琦2019-02-04 06:48:22

零工经济的快速增长将从很多方面影响我们的经济和文化,尽快就包括社会安全保障在内的各项议题达成共识并找到解决办法,避免国家和社会因零工经济时代的到来陷入“碎片化”,对于新时代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而言至关重要。

在一个所谓的低欲望社会里,为了买房置业所需的高薪而终身打工显然是可笑的。利用共享经济或平台经济或网络经济(反正它们好像都是一回事)以及高端创意经济(走运的话)或低端服务业(不走运或比较淡泊的话)所提供的零散就业机会混个温饱,然后把更多的时间用于做背包客去享受诗和远方,或者当义工服务社区或致力于环保,听上去更有意义也更有诱惑力。

这样的一种工作和生存状态显然也更适合不婚时代的到来,也更有利于经济下行期不饱和就业年代的社会和谐。一切听上去都很好,除了偶尔飘过脑海的一片小乌云:当下的医疗以及未来的养老怎么办?靠买商业保险?其所需的费用显然不是打零工所能支付的。

对于身处专业金字塔顶端的那些自由工作者来说,上述这些问题可能没那么重要,成功的自由工作者获得的收入足以让他们实现自己的个人安全保障。然而,对于大部分零工工作世界的工作者的人来说,这些问题至关重要,因为很多低端技术工作者或许能挣个糊口钱,但可能无法在这个新兴的工作领域里获取足够支付看病钱和养老钱的收入。

人们对于零工经济发展最大的担忧莫过于提供给员工的福利待遇不足或根本不存在。这不仅包括医疗保险和养老金,还包括带薪假期、最低工资、病休、团聚假和工伤保险等。如何找到适应零工经济的全新社会保障模式,以便为最大多数的自由工作者提供所需的支持,已经摆在人们的面前,必须在社会和政策层面上得到解决。

零工经济中人们的工作时间变得更长或更短了,政府引用的失业人口计算方式也不再准确。首先是如何界定零工工作者的状态,他们应该被视为失业人口还是就业人口呢?或者是否有一套全新的术语来描述这个新的工作世界呢?人们需要能够反映出现有工作繁多类型以及个体进出于这些工作的速度的全新定义。这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如果再考虑到有些人是自愿选择打零工,而有些人只是因为找不到全职工作。

美国学者玛丽昂·麦戈文在其《零工经济》一书中指出,在一些国家,人们已经开始直面这一问题,并试图找到一些能够初步解决问题的办法。2015 年底,一些美国的科技企业家、风险投资人、学者和政策制定者联合发布了一封名为《自由工作者的共同基础:为所有类型的工作提供稳定且灵活的安全保障的原则》的公开信。公开信指出,在我们的时代工作已经彻底地发生了变化,很多非传统工作者不再能够获得社会安全保障,我们应为他们提供实现稳定性和灵活性的解决方案,这样才能有利于国家和经济的发展。

他们提出了一种独立于雇主之外的可移植福利机制。如果工作者有多个收入来源,那么这些可移植的福利便可根据这些来源的收入按比例进行分配。这些福利项目应该具有普适性,无论是自由代理人还是长期合同工或雇员,个人应该享受到同样的福利组合。

考虑到各行各业零工工作的差异,他们并没有在信中提出具体的政策设计。不过其中的一员已经进一步推进了关于可移植福利的想法。Care.com 是一家针对护理和保姆的数字人才市场,它为自己的工作者们创造了创新的“护理福利”。客户只需支付一笔小额的额外费用,就可以享受 500 美元的现金福利,即“护理福利金”(Care Benefit Bucks),它可以被工作者用在医疗保健、交通或教育开支上。

另一个成员则参与了新的立法工作。Handy 是一家针对勤杂工和家政工作者的数字平台,它联合纽约的一家州贸易协会科技纽约(Tech NYC)提出了可移植的福利法案。这个自愿性项目的设想是,将参与公司支付费用的 2.5% 投入福利基金。工作者们可以利用基金购买健康保险或养老金等福利。据悉,该法案的关键在于它将这些工作者们定义为独立承包人,从而有效地将这些零工工作者从现有的加班等就业福利中排除出去。该法案的支持者指出,人们需要循序渐进地向着提升社会安全保障的目标发展。

随着企业家们在改变立法上的不断努力,有些企业家开始从不同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并且提供了相应的解决方案。ShiftPixy 是一家高度专业化的平台,它针对的领域是大多数人可能会忽视的:餐饮业中的轮班工。大多数服务于连锁快餐店、特许经营店、夫妻店和流行产业的低收入群体拿到的都是最低工资,他们无法吸引大规模的科技投资为其提供社会福利服务。

ShiftPixy 联合创始人史蒂夫·霍姆斯和合作伙伴看到了为市场双方开发提升效率的应用程序的机遇。该应用程序可以安排工作者的日程,其中很多人需要选择额外的班次才能实现收支平衡,这同时也满足了很多餐馆经营者确保满员到岗的需求。

更重要的是,ShiftPixy 代表它的客户雇用这些零工工作者,让他们从不同的客户那里得到足够的兼职时间,从而有资格获得通常只有全职员工才能享受的福利。通过这种方式,它为自己的员工群体创造了可移植的福利。

自由工作者的另一个脆弱之处在于他们没有在职责任险,工伤补偿险通常都将独立承包人排除在外。美国阿斯彭研究所(Aspen Institute)发现黑车基金(Black Car Fund)的模式可供参考,黑车基金创建于 1999 年,原本是为纽约市的豪华轿车司机设计的。这些司机中的大多数人都是独立承包人,他们没有任何工伤补偿险。现在,该基金覆盖了超过 33000 名包括来福车和优步在内的司机。黑车基金向会员收取所有旅程收入的 2.5% 作为附加费,附加费基金则被用来支付保险费用。

除此之外,围绕独立承包人和保险保障的问题还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比如独立承包人分类模糊的问题在保险业中就尤为突出。一些富有创意的企业家带来了创新案例。查德·尼斯克是邦克保险的首席执行官,这是一家为承包人和客户双方同时提供小企业保险的数字平台。查德看到了工作者们在保险补偿上遇到的问题,因此他开发了一个产品来试图满足这种需求。尽管这并不是纯粹的工伤补偿政策,但该产品几乎涵盖了传统政策所包含的相同类型的工作场所意外事故。该公司针对可能会经受重大工伤事故的两类人群,在两个不同的人才平台上进行试点工作:一个是针对建筑工人的;另一个则是面向医疗专业工作者的。由于美国各州都分别规定了保险覆盖的范围,产品的开发过程一度非常烦琐。尽管如此,他们还是获得了 A 级保险公司的资质,并且他们提供的保险价格也非常合理,低至 1 美元/天。

有不少业内专家认为,如果各国监管者能够就相关保险的覆盖和赔偿标准达成大致的共识,类似邦克保险这样的创新产品将能够为全球范围的零工工作者提供在职责任险,从而大大减少人们对全球化时代碎片化就业所内含的剥削进行的指责。

更令人生畏的是有关带薪休假的问题。尽管许多人建议从政策层面上解决这一问题,但它更要得到个人的关注。带薪休假并不是强制性的福利,这是一项不少雇主选择提供的自愿性的福利。玛丽昂·麦戈文指出,自由工作者们可以选择列出带薪休假的预算,甚至可以为它创建一个单独的账户,很多网站都可以提供这种技术。

另一个有关安全保障的问题是,如何避免那些不付钱的赖账客户。纽约市议会在 2016 年 11 月通过了《自由职业不免费法》,该法案支持那些被客户欺骗的自由职业者,并且要求向惯犯处以最高可达 25000 美元的罚款。

玛丽昂·麦戈文指出,零工劳动力市场的发展并不仅仅是美国独有的现象。随着它的全球化发展,其他国家也在经历着工作模式深刻变化所带来的主要结构改革方面的挑战。比如在英国,优步就输掉了一场官司:2016 年 10 月法院宣判优步司机应被视为雇员,因此他们应该享受带薪假期和养老金的福利。在新加坡,一家初创数字平台“我的工作”(MyWork)设计了针对零工工作者缺少社会保障问题的解决方案,该方案为客户提供了包含中央公积金(CPF)——一种新加坡版本的社会保障方案——的收费选项。

总之,零工经济的快速增长将从很多方面影响我们的经济和文化,尽快就包括社会安全保障在内的各项议题达成共识并找到解决办法,避免国家和社会因零工经济时代的到来陷入“碎片化”,对于新时代的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而言至关重要。

在世界各地许多国家和公司已经开始针对已有问题出谋划策的情况下,面临经济长期下行压力和不饱和就业前景的中国,尤其需要尽快跟踪行之有效的办法,并结合自己实际找到最好的解决方案。

推荐阅读:《零工经济:在新工作时代学会积累财富和参与竞争》

题图来自 Wade Austin Ellis on Unsplash

一个物品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化商品,一个物品如何促进全球化,一个物品又是如何实现全球化制造?「万物简史」这个栏目将从“物品”出发,去看这些“物品”如何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