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激进投资人把 650 亿美元砸入 226 家公司,两个数字都创新高 | 好奇心小数据

徐弢2019-02-14 18:35:45

股市低迷既刺激投资人更追求短期利益,同时也降低了它们举牌上市公司的门槛。

2018 年年初,投资管理公司 Elliott 发动吉凯恩(GKN)其他股东,要求 GKN 这家老牌的英国工业公司以 80 亿英镑卖给另一家英国公司 Melrose Industries。

GKN 公司主业是汽车零部件、传动系统、航空航天复合材料部件,客户包括空客、波音、通用汽车等。

Elliott 只持有 GKN 公司 3.8% 的股份,但它是这笔交易中最积极的股东之一。Elliott 有动力推动 GKN 公司出售。持股 3.8% 的股东在公司日常经营没有太多话语权,分红少且慢。但是,如果 Elliott 能发动其他股东卖掉公司,获得的利益就比分红高很多。

类似 Elliott 这样的公司,华尔街有个更常见的称呼:激进投资人。激进投资人可以是私募机构、对冲基金,也可以是个人投资者。

根据投资银行瑞德集团(Lazard)发布的 2018 年激进投资人报告,激进投资人去年裹挟着 650 亿美元的资金入股了 226 家公司。入股公司、投资资金这两个数字都创了新高。

按照《哈佛商业评论》的调查,这个词最早存在于巴菲特的老师、被称为“华尔街院长”的本杰明·格雷厄姆身上。1920 年代,格雷厄姆持有一家公司的小额股票,在游说管理层执行一项在他看来利润更高的决策、但是被拒绝后,格雷厄姆找了所有持有 100 股股票的股东,最终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时代变迁,激进投资人的投资策略也发生了变化。现在常见做法是入股市值被低估的公司、获得董事席位,积极推动目标公司拆分出售、回购股份,或者撤换管理层等,最终通过推动股价上涨、分红与出售公司,获得分红。

例如去年 7 月,Daniel Loeb 的对冲基金 Third Point 对雀巢投资 30 亿美元,希望推动这家公司拆分成饮料、营养品与杂货 3 个业务。

雅虎一家就吸引超过 10%的激进投资金额,被入股公司数量最多的则是工业领域

瑞德集团统计的 226 家公司,包含那些激进投资人已经公布持股、但尚未开始推动公司调整业务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在 650 亿美元的激进投资中,改名 Altaba 的雅虎吸引超过 10% 的资金。投资公司 TCI 以 72 亿美元入股雅虎后,要求后者出售所持有的全部阿里巴巴股份,所得额的 80% 用于回馈给股东,另外 20% 支付税务等。2018 年 3 月 Altaba 还持有大约 15% 的部分股票,当时价值 760 亿美元。2018 年 11 月持股卖出了一部分,现在持有 11%,现在价值 483 亿美元。

2018 年,激进投资人最关注的是工业公司。51 家工业公司吸引了激进投资人 107 亿美元的投资。根据瑞德集团的数据,至少从 2014 年起一直持续至 2017 年,激进投资人在工业领域投资了最多的资金。

类似 GKN 这样的工业公司被盯上,一方面是因为业绩经营不善、股东回报也较低,换了几任 CEO 也于事无补,股价没有起色。但是当 GKN 公司宣布拆分计划时股价却上涨 26%,这部分溢价就是投资人的纸面利润。

除了市场规模的因素,股市涨跌左右激进投资人的投资方向

2018 年,激进投资人将投资总额的 62% 入股了美国公司,这批美国公司占 226 家总数的 57%。在欧洲市场上,激进投资人入股了 58 家公司,投资了 157 亿美元的资金。

美国公司被盯上,或许是因为美国上市公司能为激进投资人带来更大的收益。根据加拿大智库 Institute for Governance of Private and Public Organizations 的一份研究报告,如果激进投资人成功将入股的美股公司出售,平均复合年度股东总回报率将从 12.4% 上涨至 94.3%。

激进投资人 Frank Partnoy、Steven Davidoff Solomon 曾经做过简单的计算,如果控制权溢价在 30%,根据标普 500 公司 23 万亿美元市值计算,这意味着激进投资人进入的市场价值在 7 万亿美元。这也是激进投资人努力将目标公司出售的原因。去年激进投资人中有 41% 的意愿希望出售目标公司,其中就包括金宝汤。

股市低迷也会吸引激进投资人。

2018 年,美股以糟糕业绩收尾。标普 500 指数下降 6.2%,道琼斯下降 5.6%,都创下 2008 年以来最大年度跌幅。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下跌 3.9%,同样是 10 年来最大跌幅。与此同时,伦敦富时 100 指数年度跌幅达到 12.48%,法国巴黎指数年度下跌 10.95%。

全球经济增长放缓的趋势、可能增长的税率,以及中美贸易关系,实际上有利于激进投资人推动目标公司调整业务。

股市变动直接影响了激进投资人入股目标公司的难易程度。股市大涨意味着,即便激进投资人选择目标公司失误,股价上涨也会弥补一部分失误的影响。但全球股市 2018 年大跌推动激进投资人以更少的成本买入这些公司的股票。

帮助公司应对激进投资人的顾问公司 Kirkland & Ellis LLP 的合伙人 Shaun Mathew 称:“市场低迷使我们的一些客户感到更加脆弱,挑公司的问题就变得更容易了。”

欧洲公司遭激进投资人入股资金的顶峰是在 2017 年,当时的投资总量达到 222 亿美元。2018 年则是激进投资人入股的公司数量最多的一年。被举牌的公司包括飞利浦、雀巢等 500 强公司。

《纽约时报》在 2017 年的一份报道中谈到,欧洲逐渐被盯上是因为政治、市场环境趋于稳定。英国脱欧基本确定,同时欧洲公司也相对缺少美国公司那样可以反击激进投资人的措施。

“总的来说,从积极的视角看,欧洲作为一个整体是比较容易的(市场),”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股东激进策略防御负责人 David Hunker 称,“美国的结构性保护就像毒丸计划(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或交错董事会一样,在欧洲不太常见,或者就是不被允许。”

还有一部分原因可能是 2017 年美股大涨,美国的激进投资人把欧洲视作更容易的选择。

“美国市场有很多激进投资人在寻找创意,美国公司已经被筛选完了。“激进投资顾问公司 Spotlight Advisors 的董事总经理 Greg Taxin 称,“如果你是 Paul Singer ,管理着 330 亿美元的资产,你就必须把目光投向其他市场,你必须老练。”

总体而言,激进投资人花更多钱入股更多公司,一部分与公司架构、市场对公司价值的判断,以及对冲基金与指数基金规模变大有关。刊登在哈佛论坛上的一篇文章指出,公司股份更多被机构持有,比例从 1950 年的 6.1% 上升到 2016 年的 70%,如果机构认为公司能在未来带来更多利益,就会推动公司重组、引入新管理层、进入董事会等措施。

华尔街有一类与激进投资人相似、但行事风格有差异的投资者,他们被称为兀鹫投资者(vulture investors)。

兀鹫投资者针对的目标是陷入困境,即将破产或正在申请破产的公司(或者国家),通常是以投资债务获得收益,债务包括证券、物业等。

他们以低价大量收购这些陷入困境的实体手中资产,很多时候这些投资人还与公司协商,将自身转变为控股股东。

兀鹫投资者实现高收益的方式是提升这些公司的业绩。如果公司业绩好转、摆脱破产流程,兀鹫投资者可以高价卖出这些债务;或者推动这些实体破产清算,兀鹫投资者在破产法的利益调整机制下通常可以获得优先权,优先于公司股东、员工。

其中的问题在于,如果兀鹫投资者在收购债务后,没能将公司业绩提升,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兀鹫投资者将一无所得。


制图/冯秀霞

题图来自:Photo on Visual Hunt,有裁剪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