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1月31日,70年前,北平和平解放

蔡一能2019-01-31 06:00:00

《历史上的今天》是好奇心日报的新栏目,致力于让你了解更多。

今天是 2019 年 1 月 31 日,这一年刚刚过去了一个月。

北平和平解放

1949 年的今天,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北平城,接管了当地的防务。原先驻扎在北平、由傅作义统辖的国民党守军接受中共改编。这座古城和未来的首都以和平的方式改旗易帜,它的人民、建筑和众多文化遗迹暂时得以保全。

北平解放前,中共已经取得了东北、天津战事的胜利,并在 1948 年底歼灭了驻守河北新保安的傅作义精锐部队,使北平成为一座孤立无援的城市。与此同时,傅作义的女儿、中共地下党员傅冬菊(后来改名为傅冬)不断劝说父亲与中共和谈。失去谈判资本、又受到亲人压力的傅作义最终接受了中共提出的条件,于 1949 年 1 月 22 日签署了《关于北平和平解决问题的协议书》。

1949 年 10 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定都北京。傅作义被任命为首任水利部部长,任职至 1974 年去世。原北平守军部分留在了北平,也有一些随国民政府迁台。傅冬菊于 1951 年调至《人民日报》从事新闻工作,“文革”中被定为“阶级异己分子”,1982 年借调至新华社香港分社,2007 年去世。

第一部日间肥皂剧

同样是在 1949 年的今天,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于美东时间下午 5 点开始播出连续剧《这是我的孩子们》(These Are My Children)。这部连续剧每周播出 5 天,每集 15 分钟,由厄娜·菲利普斯(Irna Phillips)担任编剧,讲述的是一个爱尔兰裔寡妇和孩子们一起生活的故事。

《这是我们的孩子们》只播出了 24 天就被砍掉,评论界对其不以为然,但它在不经意间开创了“肥皂剧”这一新的电视体裁。

所谓“肥皂剧”,得名于它最初的播出时段和目标受众。当时,午后电视节目的广告商多为化妆品、家居用品等门类的企业,面向的消费人群是会在这个时段打开电视机的家庭主妇。随着越来越多的美国女性步入职场,这一体裁从 1980 年代开始逐渐式微。这种体裁、内容和性别之间的关联吸引了许多文化研究人员的兴趣,不断有学者尝试通过肥皂剧解读主妇们对生活的真实看法,以及这些看法具体如何形成。

苏联有了麦当劳

1990 年的今天,来自美国的连锁快餐品牌麦当劳在莫斯科开张。这是苏联第一家麦当劳,它的出现让许多苏联人为之兴奋。首日,新店招待了超过 3 万名顾客,创造了麦当劳当时的销售记录。

苏联人习惯了粗线条的餐厅管理和待客之道,而麦当劳似乎完全打破了这里的传统。莫斯科店的店员都是来自名校的青年人,能说外语,礼节周到。不过,在这家店吃顿饭并不便宜——一个巨无霸的价格基本等于公交、地铁月票的价格。

老百姓关心的是汉堡的口味与就餐体验,政治观察者关心的则是麦当劳的象征意义。毫无疑问,这家美国快餐巨头的入驻证明了冷战双方关系的回暖。1991 年 12 月,苏联解体。1993 年,麦当劳在俄罗斯开了第二家门店,总统叶利钦到场庆祝。

除了美苏关系,麦当劳也见证了苏联/俄罗斯整个国家的变化。1990 年,莫斯科店 80% 的原材料需要进口;到 2010 年,麦当劳在俄罗斯 80% 的原材料都来自本地的私营企业。2014 年,俄罗斯政府对境内一半以上的麦当劳门店展开卫生或财务方面的调查,并对部分存在“产品热量过高、食品受污染和欺骗消费者”的餐厅提起诉讼,导致包括普希金广场旗舰店在内的多家门店暂时停业。

2018 年,麦当劳驻莫斯科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已成为“最俄罗斯化的公司之一”。当年,俄罗斯境内的麦当劳餐厅将俄罗斯供应商比例提升至 98%。本地化、缩短供应链也帮助麦当劳降低了政治风险,实现了更好的营收。2018 年第二季度,俄罗斯的麦当劳餐厅数量同比增长了 6%。

(参考资料:SAS News System:How the USSR’s first McDonald’s drove Russians crazy;张旌:俄罗斯起诉麦当劳;钱浚雅:四面楚歌!麦当劳和俄罗斯的“战争”升级;Thomas Grove:麦当劳在俄罗斯的生存之道:俄罗斯化;Andrew E. Kramer:Russia’s Evolution, Seen Through Golden Arches

季风书园

2018 年的今天,位于上海图书馆地铁站内的季风书园最后一天营业。众多读者赶往还在举行“买赠”活动的现场,与这家不太符合上海消费气质的民营书店告别。书店门口的倒计时玻璃墙从“揭幕”之日的 “174 天” 走到了最后的 “0”。

1997 年,季风书园成立于上海陕西南路地铁站内,创始人是严博飞、朱红、何平。它的定位不仅是一个卖书的地方,也是一个供人们探讨人文、思想问题的公共空间,举办了大量文化活动。到 2005 年,季风书园一共在上海开了 8 家门店。

但鼎盛期没有维持太久。房租上涨、营业亏损,迫使季风陆续关闭了多家门店,上海图书馆店是它在沪上的最后一家。

在季风书园挣扎求生的过程中,2008 年陕西南路店的倒闭危机曾引发文化界、民意代表的“保卫”,最终由政府介入解决。时任上海新闻出版局局长焦扬表示:“季风书园确实是我们这个城市的文化地标。如果离开陕西南路地铁站,对上海整个城市文化风格、形态的伤害是不可估量和无法挽回的。”时任上海市委书记也作了批示。在政府施压下,出租方同意与季风书园续约。2012 年租约再次到期后,季风书园被迫关闭它的创始门店。

对于上海最后一家门店的停业,季风书园经理于淼坚称其与租金、经营情况等无关。他早先对公众表示,书店与上海图书馆的合作“非常愉快”。2018 年 1 月 30 日,也就是倒数第二个营业日,季风书园原定的电影放映和交流活动被临时取消。当晚营业结束后,身着工作服的于淼和书店员工跳了一支舞。

2017 年 12 月,季风书园在济南新开了一家门店。这家门店主打“季风科学”版块,大门上写着“向欧拉致敬”,总面积 850 平方米,亦设有活动区。过去一年,该店举行了若干场面向青少年的教育活动。2018 年 6 月,济南季风书园更名为冷湖书园。


题图来自:ShigureKai / Imgur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