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德国将放宽堕胎法律,允许公开发布堕胎相关信息

姜天涯2019-01-31 07:20:00

但还不够,放宽以后也只是找得到可以去哪里堕胎,但是妇女仍旧没有完全享有对自己身体的决定权。

1 月 29 日,德国联合政府原则上同意放宽有关堕胎的法律条款。原先的法律禁止医生在堕胎服务上做广告或提供信息。新法将允许妇科医生、医院和公共卫生服务机构公布他们提供堕胎服务的事实。

该法案预计将于 2 月 6 日,由德国总理默克尔内阁批准后,在议会两院通过。

德国现行的法律并非完全禁止堕胎,但妇女要实施堕胎有诸多阻碍。其中包括日前正在投票表决是否要修改的刑法第 219a 条规定——不能正式宣传人工流产手术。该条款的制定可以追溯到 1933 年 5 月纳粹党刚掌权后不久。

而根据刑法 218 条规定,堕胎在德国将被判处最高三年的监禁或罚款。事实上,在强制咨询的情况下,堕胎在怀孕的前三个月是允许的。三个月之后,如孕妇的身体有医疗需要,也可以堕胎。在这两种情况下可以堕胎,孕妇需要到政府认证的心理咨询委员会进行心理咨询,在得到委员会的书面同意书之后再经过 3 天思考期,最快在咨询之后的第 4 天才可以在指定诊所实施手术。

在德国的一些地区,包括天主教占主导地位的巴伐利亚州,可能需要跋涉 100 公里才能找到一位医生来做堕胎手术。

据统计,德国每 79 万新生儿平均有 10 万例堕胎,约为邻国法国的一半。

2018 年 9 月的联合国大会人权理事会上,在对德国的审议报告中就指出德国实际上限制了妇女如愿进行堕胎的前景,并建议德国审查《刑法》第 219a 段。

虽然女性可以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终止妊娠,但要知道该去哪里,哪些人或机构可以提供堕胎服务,以及需要实行哪些程序,对女性来说是一个挑战。在西欧国家中,德国是唯一实施这种限制的国家。

2018 年,妇科医生 Kristina Hänel 就因此被罚款。Hänel 是德国基森大区唯一一位可以做人工流产的诊所大夫。她在自己诊所的网页上表示自己提供堕胎服务,并会把堕胎信息用德语、英语或土耳其语发给任何提出要求的人。而就是因为这一点,她在去年 11 月被法庭裁决罚款 6000 欧元。

Hänel 对判决提出异议,并表示如有必要,会将官司一直打到联邦宪法法院。她希望利用这场诉讼作为一个平台,以号召女权活动人士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行动。

而反堕胎活动人士认为,提供有关堕胎的信息等于在鼓励她们堕胎。近年来,反堕胎人士在德国变得更加激进,他们越多越多地指控那些只是在网上提到堕胎的医生,违反了德国刑法第 219a 条。

此案在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以下简称基民盟)所领导的联合政府中,引发了一场激烈的讨论。

德国社会民主党(SPD,以下简称社民党)希望完全废除这条法律,这一主张得到了绿党和左派党的支持。

而基民盟卫生部长 Jens Spahn 表示,女性需要获取关键信息。但他补充说,堕胎手术不应该做广告,因为它们“不像任何其它的医疗程序”。

最终,默克尔领导的执政党基民党达成了妥协。

根据法新社看到的起草法案,未来将允许联邦卫生局和德国医学会,在全国范围内公布可实施堕胎手术的医生名单,并每月更新一次。但他们仍将被禁止就这一问题公开发表更多言论。

此外,该法案将要求公共医疗保险公司支付 22 岁以下女性的避孕费用,目前的年龄限制是 20 岁。

同时,将扩大医学院学生的人工流产手术培训。此前,堕胎手术被排除在医学生的大学教科书之外

但是许多妇科医生和女权活动人士坚持认为,这些改变远远不够。他们认为,这项法律应该废除,而不仅仅是修改。如果继续限制医生公开谈论堕胎,这项修改计划依旧贬低了女性,因为它依旧不相信女性能够对自己的身体做出合理的决定。

绿党的联合主席 Annalena Baerbock 批评了这一妥协方案,并认为应该废除刑法第 219 条。她在 twitter 上写道:“政府的提案继续散播着对妇女和医生的不信任。我们希望看到对女性的帮助和对此的法律保障。”

左派党议员 Cornelia Mohring 也表示,政府拒绝完全废除这条法规,是在继续把堕胎视为“肮脏的问题”和“禁忌话题”。


题图来自豆瓣电影《朱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