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商业

科技巨头去年花 6400 万美元游说美国政府,Google 一家就占三分之一

王毓婵2019-01-25 07:04:00

花得越多,证明与政府关系越紧张。

所谓政治游说,指的是利益集团尝试影响政府人员、立法人员政治决定的行为。一些美国大公司常常会雇佣专业的游说人员代表自己去影响立法和政府决策。

根据美国法律要求,参与游说活动的大公司需在每个季度披露实际游说支出。本周,Google、亚马逊、苹果、Facebook、微软、Twitter 等大公司纷纷披露了 2018 年第四季度的游说支出。虽然政府尚未推出全行业完整报告,但根据现有数据,可以看出去年几家科技巨头的支出都有所增长,除了苹果。

Google 在这方面一向不少花钱,今年也不例外。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披露的数据显示,2018 年该公司用于游说美国政府的费用达到了创纪录的 2120 万美元,超过了此前在 2012 年创下的 1822 万美元的最高纪录,成为所有科技巨头中花销最多的一个。

排名第二的亚马逊也打破了此前的最高纪录,在去年花掉了 1419 万美元。2017 年,亚马逊的花销是 1280 万美元。排名第三的 Facebook 去年支出近 1300 万美元,也超出了 2017 年 1150 万美元的纪录。

《华盛顿邮报》称,去年科技公司对白宫和联邦政府的游说行为大多围绕隐私问题而展开。2018 年,科技公司的隐私丑闻层出不穷,所以游说支出也水涨船高。Facebook 因为对用户隐私信息处理不当而激怒了立法者,扎克伯格不得不前往国会接受质询。Google CEO 桑达· 皮蔡和 Twitter CEO 杰克· 多尔西也因为对隐私安全、假新闻和仇恨言论等问题处理不当而接受了国会听证。

除了共有的隐私问题,各家公司游说的其他领域略有不同。Google 的游说人员关注搜索技术、刑事司法改革、国际税改等。亚马逊的游说人员关注医疗计划、药品价格和食品安全等。Facebook 和 Twitter 的游说人员关注政治广告透明化、操纵竞选等问题。苹果的游说人员关注中美贸易关税等问题。

1998-2017 年全美游说支出 单位:十亿美元 图片来源:statista

Opensecrets 数据显示,从 1998 年开始,全美利益团体花在游说上的钱就一直在增长,唯独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有所下滑。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游说支出再次上涨。游说支出的上涨一般被看作是利益集团与政府关系紧张的证明。

虽然互联网公司花的钱已经不少,但若从所有行业来看,其实根本排不到前面。医药、保险、电子设备、商业协会、油气石化等行业的游说支出历年来远超互联网公司。

2017 年美国参与游说的行业的支出排名 单位:百万美元 图片来源:statista

互联网公司这两年来游说支出的上涨其实已有先见。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包括亚马逊 CEO 贝索斯、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苹果 CEO 库克等在内的几家硅谷公司高管就曾明确表示不支持特朗普。

特朗普上任后,曾连发推特批评亚马逊“少缴税”、“操纵《华盛顿邮报》当说客”、“把国家邮政局当跑腿的”,还威胁对它展开反垄断调查,一度导致亚马逊股价蒸发数百亿美元。

去年,特朗普又发推文称,Google 在抑制保守派声音的同时,推广左倾新闻媒体。 他指责 Google 未能在其主页上宣传他的“国情咨文”地址,就像它在前总统奥巴马政府期间所做的那样。

Facebook 和 Twitter 更是长久以来屡遭特朗普批评,被他质疑公司操纵平台内容、煽动反对党派言论等等。

特朗普除了发推文,还曾在接受采访时多次谈到苹果,表示希望该公司能把制造业搬回美国,为美国创造工作岗位,并对库克目前的态度表示失望等等。

《华盛顿邮报》引用专家的话称,以目前的情况来看,科技公司游说费用上涨的局面很可能会在 2019 年继续。比如,两党已经达成了一致,预备提出新的提案,限制科技公司对用户信息的搜集和利用。众议院和参议院两个立法委员会已经承诺尽快举行听证会。这样下去很可能会让 Facebook、Google 等互联网巨头的 CEO 重回国会的聚光灯下。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 Adam Schiff 评论说,科技公司越来越高的游说支出证明,那些“不想跟政府打交道,就想一心一意搞科研”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题图/visualhunt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