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Meme:啥是“盘它”?

孙若空2019-01-21 12:47:16

这个词出圈挺快,不知道生命力如何。

不用仔细观察就能发现,这些天不论是普通网友、营销号还是新闻机构,都在微博上铆足了劲儿用一个词,盘它。

一般当一些蓝 V 也加入进来尬用流行语,通常就证明了它的火爆。此处的“盘”作为动词,其原意以及最早的出处来自盘手串、核桃等文玩的行为。简单来说就是通过反复抚摸,将自己身体内的油脂浸润到器物上,使之圆润亮泽。现在,它被用来泛指对某事的喜爱。

当然,要将这种民间俗语变成流行语,当中必然经历一波加工。

目前看来,“盘它”这个固定搭配公认的出处是德云社相声演员孟鹤堂与搭档周九良在《相声有新人》节目中表演的相声《文玩》。

在相声里,根据孟鹤堂的介绍,周九良的父亲是一位一切皆可盘的文玩爱好者。当他对某样看起来略感粗糙的东西产生了盘一下的念头时,首先会有一段念白:“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盘它!”然后,再调动浑身的力量从上到下地将之抚摸个遍。

作为相声桥段,周九良父亲盘劲惊人,经常会挑战尖锐的根雕,粗糙的寿山石这些高难度,然后搞到自己浑身滋血。

作为流行语,在盘它之前,“干干巴巴的,麻麻赖赖的,一点都不圆润”这段念白中独特的吐槽风和嫌弃感更加丰富了人们使用它的趣味性。

“周久良父亲”这种万物皆可盘的精神启迪了不少网友。于是最近你可能看到不少网友莫名对着很多东西揉搓。这些东西可能是汤圆、口红,也可能是榴莲,仙人球,河豚鱼。

而孟鹤堂在表演时一说到“盘它”便双目怒睁,上下扭动的样子则获得了 B 站鬼畜区的倾心。这个周末, B 站的鬼畜区里恶搞孟鹤堂“盘它”的鬼畜区放眼望去一大半都是穿着袍子的闫鹤翔。在一个位于排行榜前列的“盘它”鬼畜中,有弹幕调皮地将这个现象称为了“鬼畜有新人”。去年在卢本伟、王境泽、洪世贤、面筋哥和波澜哥之后,鬼畜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具备人气的新鬼畜素材了。

不过,在带火“盘它”一词上,我们或许也可以认识一下另一个名字,李雪琴。这位抖音上走朴实搞笑风的女博主曾录过一段冷面和吴亦凡拉家常的视频,内容大致为“吴亦凡你好,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门多白。今天我来到了圆明园,你看下这门,哎你吃饭了没啊?”这段视频之后得到了吴亦凡的互动,他以同样的东北式无厘头套路回应了李雪琴。“憋(别)管我在哪儿,你看这灯,多亮。”

出乎意料的李雪琴随后用“我我我我想盘你”。

虽然从数据上看,李雪琴将自己和吴亦凡拼接在一起的视频目前在抖音上的点赞数是 254.9 万,而“想盘你”的视频点赞数为 37.8 万。但视频在被转发至微博、微信之后的传播率有多广则很难估算。

很难说李雪琴是否受到了孟鹤堂相声的影响,也可能盘你是一种她作为东北人的原生幽默。

《相声有新人》在去年 10 月就已落幕,而李雪琴的抖音发布于 1 月初。从时间节点上看,至少李雪琴在近期为推广“盘”文化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当然,要将“盘”列为 2019 年第一个热门网络流行语,估计很多六学迷会不答应。论影响力和传播时间,“开花”或许可与“盘它”一战。然而,在出圈程度上,“盘它”更具影响力。有意思的是,“盘它”在相声中的讽刺到了流行语中却成了赞美,带上了积极的含义。而“开花”则是褒义贬用,并且讽刺了老艺术家,这些负面含义都会被营销圈和媒体圈谨慎对待,也限制了它的传播度。

#Meme 是《好奇心日报》2018 9 月上线的新栏目。

“Meme”/miːm/),包袱表情包的意思。我们用它来记录一些文化现象,有些事情光记录下来就很有意思。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