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让不同的声音进入博物馆”,越来越多的英国机构开始提供新的导览形式

Alex Marshall2019-01-27 06:14:46

“越来越多博物馆正在寻找重新评价他们藏品的全新方式。他们或是邀请批评和不同的声音进入博物馆,或是不邀请但至少欢迎这些声音出现。”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英格兰剑桥电 — 最近一个周六,丹·沃(Dan Vo)带领观众参观剑桥大学极地博物馆(Polar Museum)时,聊了聊一枚在南极洲发现的企鹅蛋。这枚白色、光滑的企鹅蛋是 1900 年代早期一次探险活动发现的,其中一位参与者乔治·默里·莱维克(George Murray Levick)曾在 1915 年写过一篇半机密的论文《阿德利企鹅的性行为习惯》(The Sexual Habits of the Adélie Penguin)。

丹‧沃说:“他(指莱维克)观察到了一些令他大为震惊的事,于是他就用希腊语把这些事重点记进了日志里。”他还特别提到,莱维克亲眼目睹两只雄性企鹅“办事儿”。

这是丹‧沃第一次主持极地博物馆“Bridging Binaries: L.G.B.T.Q.+”导览。英国各大博物馆正在展开一项日益壮大的运动,通过新视角展示藏品,分享藏品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而这次导览正是极地博物馆为此做出的一项努力。

剑桥大学官网上指出,这一系列导览活动旨在“探索跨越时间、地点与文化的身份认同光谱,比如企鹅的同性性行为、古代的情色描写等等”。附近的剑桥大学动物学博物馆(Museum of Zoology)、菲茨威廉博物馆(Fitzwilliam Museum)也举办了类似的活动。

丹‧沃今年 35 岁,在一家传媒公司工作,是英国另类博物馆导览的领军人物。2015 年,他志愿主持了一场导览,探索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藏品中有关性别与性取向认同的部分。那次导览非常成功,不仅获了奖,而且现在他还负责每月在该博物馆主持这一导览活动

英国伯明翰、曼彻斯特和布莱顿也举办了其他类似的活动。伦敦不列颠博物馆(British Museum)计划在今年夏天举办自己的同性恋主题导览活动。

此前,丹‧沃在 Twitter 上发文谈到了他游览时关注到的一些艺术品。剑桥大学看到后,便邀请沃帮忙为其旗下博物馆设计导览活动。(从路西法雕塑的“流动性别”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的某只鞋,丹‧沃经常在 Twitter 上用 #QueerVAM#QueerMuseum 的话题标签分享他的发现。)

注意到丹‧沃在 Twitter 上分享的艺术品之后,剑桥大学邀请他开发旗下博物馆的导览。图为丹‧沃在菲茨威廉博物馆。图片版权: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极地博物馆的导览活动中,丹‧沃着重讲解了一种经过精心雕刻、被称为“牙雕”(scrimshaw)的鲸鱼牙齿。据他所说,这是一种宣誓男性捕鲸者主权的方式,用于防止男性捕鲸者彼此做爱。他还介绍了来自原住民社群的物件,借此说明在一些北极地区居民中性别流动的情况。

随后一次采访中,丹‧沃表示,这类导览对博物馆的未来非常重要。“这能让博物馆和大家的生活产生联系,”他说,“大家希望在藏品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博物馆、画廊与文物人才联合组织博物馆协会(Museums Association)的政策专员阿利斯泰尔·布朗(Alistair Brown)同意丹‧沃的看法。“越来越多博物馆正在寻找重新评价他们藏品的全新方式,”他在电话采访中表示,“他们或是邀请批评和不同的声音进入博物馆,或是不邀请但至少欢迎这些声音出现。”

布朗还说,这股风潮得益于博物馆多年来对藏品背景的研究,以及少数群体数十年来种种发声的努力。

通过新视角展示博物馆藏品的系列导览活动中,最引人瞩目的还要数在英国伦敦大学学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攻读艺术史学家研究硕士学位的 23 岁学生爱丽丝·普克特(Alice Procter)举办的导览活动。她的“令人不适的艺术”(Uncomfortable Art)导览关注了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是如何为不列颠博物馆、国家肖像馆等伦敦重要文化机构的藏品提供支持的。

普克特举例谈到了殖民时代如何掠夺某些藏品,以及绘画作品又是如何塑造“英国是个优越又仁慈的社会”的国家认同感的。她分发印有“Display It Like You Stole It”(像你盗窃它一样展出它)标语的徽章,出售“Dear Art Gallery...”(亲爱的美术馆……)明信片,以便文化机构知道馆内是否有标签在无意中出现了种族主义、性别歧视,或“极其令人费解”的内容。

并非每一个人都满意普克特的活动。不列颠博物馆去年开始每月定期举办系列导览活动,探讨馆内藏品的来源,部分原因就是为了回应普克特。(下一次该系列导览活动是在 2 月 8 日。)去年四月,英国小报《每日邮报》的一篇文章指出,普克特正“利用高朋满座的导览之旅,为纳尔逊勋爵(Lord Nelson)贴上‘白人至上主义者’的标签,把维多利亚女王说成一个‘小偷’。”普克特很快就开始收到了各种各样的威胁。

“这类工作总会收到一些负面的回应,”普克特在电话中表示,“但如果有人这样回应,那就说明我触碰到了他们的痛处。如果我触碰到了他们的痛处,那就说明这话题是与我们相关且重要的。”

“这类工作总会收到一些负面的回应,”普克特说,“但如果有人这样回应,那就说明我触碰到了他们的痛处。如果我触碰到了他们的痛处,那就说明这话题是与我们相关且重要的。”图为普克特在英国国家肖像馆(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图片版权: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普克特是从 2017 年起开始举办导览活动的,一部分原因是受到她自己身为艺术史学生经历的启发。“我周围的人都想着探讨美丽的绘画作品和它们的主题,而我却总是会想到它们肮脏、黑暗的一面,”她说,“关于这个国家殖民历史的探讨从没有展开过。”

有人选择跟随她的步伐。在剑桥大学,三位博士研究人员举办了考古与人类学博物馆(Museum of Archaeology and Anthropology)“未曾诉说的历史”(Untold Histories)导览。

鉴于近来政治界对于归还文物(将有争议的文物还给原本拥有这些文物却被掠夺的国家)的兴趣,市场对于这类历史观有所不同的博物馆导览活动的需求可能只会越来越多。去年 11 月,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委托发布的一份报告呼吁法国各大博物馆将大量非洲文物归还给原属国。

普克特并不为她主持导览的博物馆工作,但她表示,这些博物馆都需要好好解决文物归还的问题。“如果有藏品被要求归还,那他们就该归还它,”她说,“目前博物馆甚至没有用哪怕一点开放的态度进行回应。他们总是给出这样令人吃惊的回应:‘我们不还。’”

普克特还表示,她这样的独立导览活动有助于教育公众那些博物馆不会说的事。

最近一个周五晚上,普克特在不列颠博物馆为一对正在约会旅行的来自阿富汗的夫妇、三位庆祝生日的朋友和一群学者进行了导览。她在导览开始时说道:“这是一个兴建时曾根据阶级、性别和种族把人排除在外的博物馆。”接着,她开始谈到不列颠博物馆一些最著名的藏品,比如:馆内有件“Hoa Hakananai’a”石像是英国 150 年前从复活节岛(Easter Island)带走的,如今复活节岛希望取回它;又比如从希腊带回的埃尔金石雕,它们几十年来一直饱受争议。

普克特也没有忽略那些明确支付过购买费用的藏品。“这件藏品就是一个我们取得了收据的例子,”她站在海达人制作的一根图腾柱旁表示,“但这也有着相当多的前因后果。”

她表示,英国的帝国主义改变了海达人民的生活方式,海达人因此非常需要钱,不得不出售这些物品。她说:“这桩买卖背后有太多胁迫的因素了。”

而且,图腾柱本该留着原地自然腐朽。“它不该在这里,”她说,“它不该在其他任何地方。”

参加导览的大多数观众都点头同意。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题图版权:Andrew Testa for The New York Times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