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时尚

蕾哈娜将和 LVMH 共同推出奢侈品牌,他们彼此看到了什么?

Vanessa Friedman2019-01-20 06:37:48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似乎预示着未来。

本文只能在《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蕾哈娜会是 21 世纪的可可·香奈儿吗?

迪奥、纪梵希和芬迪的母公司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 LVMH)显然觉得她是。这家公司正在与一个时尚品牌达成协议,支持蕾哈娜成为这家全球最大奢侈品集团的首位女性黑人设计师。

这一条消息得到了集团内部非官方人士的确认,最早被 WWD 披露。尽管最近有人拍到蕾哈娜戴着一副“神秘”的超大 Fenty 牌方形墨镜出现在大街上,似乎在暗示着未来事情的走向,但是 LVMH 集团和蕾哈娜都没有对此发表评论。

尽管目前还不清楚协议的细节,但这显然是时尚界和明星界的一个转折点。

Fenty 和 LVMH 的合作清晰地展现了明星、社交媒体和网红,重新定义了文化与消费之间势均力敌的状态,并改变了各种品牌与受众之间的关系。

尽管目前时装界有许多像阿尔伯·艾尔巴茨(Alber Elbaz)、斯特凡诺·皮拉蒂(Stefano Pilati)和彼得·考平(Peter Copping)等受人尊敬的知名设计师正处于失业状态,但这家占主导地位的奢侈品集团仍决定将资金投给流行明星。

罗宾·蕾哈娜·芬蒂(Robyn Rihanna Fenty)是千禧年最具代表性的音乐艺术家,也是一位拥有多重头衔的才女。她对自己的形象有清晰的规划,而且拥有不断超越自我的能力。她在 Billboard 100 单曲榜上有 14 首排名第一的单曲,50 多首热门歌曲闯入了排名前 40 的榜单,而在 Instagram 上还拥有 6700 万粉丝。

如今,时尚界正处于一片混乱之中:草根红人的兴起、社交网络的发展,时尚界日益显现出其缺乏多样性的弊端,导致原来的平衡被打破。难怪 LVMH 会从蕾哈娜身上看到一条潜在的发展道路。

这家公司第一次认识到她的影响力是在 2017 年:她和旗下化妆品子公司 Kendo 签约。(Kendo 为 LVMH 旗下的 Sephora 以及其他品牌生产化妆品。)

芬蒂美妆(Fenty Beauty)因为全面覆盖了所有肤色的粉底需求,在 Instagram 上大获成功,吸引了 630 万粉丝,这让 LVMH 大为震惊。他们的产品改变了消费者对化妆品的要求,并被《时代》杂志评为 2017 年 25 项最佳发明之一。

获得成功后,LVMH 首席执行官伯纳德·阿尔诺(Bernard Arnault)开始在集团内部讨论下一步计划。长期以来,集团曾多次讨论从零开始打造一个品牌,但自从在 1987 年成立了高级成衣公司克里斯蒂安·拉克鲁瓦(Christian Lacroix)后,由于成本的问题,LVMH 没有实施更多的创立品牌计划(拉克鲁瓦公司于 2005 年售出)。集团更愿意购买已经建立的品牌。

然而,与大多数新兴设计师不同的是,蕾哈娜的公众形象本身就像是一个完全成型、拥有悠久历史的品牌,具有很强的全球影响力。

她很早就引起了时尚界的注意。2008 年,她在古驰组织的一场联合国筹款活动上献唱,并很快学会了利用时尚的力量来放大自己的信息,帮助她超越音乐世界的界限。2011 年,她开始与造型师梅尔·奥滕贝格(Mel Ottenberg)合作,并且受到许多新兴设计师风格的影响,以一种大胆地表达自我的风格开始出现在朗万(Lanvin)和纪梵希等时装秀的舞台上。

2014 年,她被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ouncil of Fashion Designers of America Awards)评选为年度时尚偶像。她身穿由亚当·塞尔曼(Adam Selman)设计的一条贴满了水晶饰片的连衣裙,头戴配套的帽子,一领白色毛皮披巾巧妙地裹在身上,引发了一股所谓的“裸装”红毯潮流。第二年,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慈善舞会上,她穿着中国设计师郭培制作的一件巨大的黄色斗篷入场,惊艳无比。

尽管蕾哈娜在 2015 年成为迪奥秘密花园(Secret Garden)的代言人(她是这个品牌的第一位黑人形象大使),但她从来没有与任何品牌结盟。一直以来,都是品牌为她服务,而不是反过来。

蕾哈娜在 2014 年与彪马签订了一项协议,成为其创意总监,并创立了自己的成衣品牌。当时,这家运动服装巨头仍归 LVMH 的竞争对手开云集团(Kering)所有。她同时与两家集团合作(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反映了明星与品牌之间地位的转变。突然间,一个名人可以占上风。

去年 9 月,她在纽约时装周上推出了自己的内衣系列 Fenty x Savage,这款内衣因包含各种体型的尺寸和丰富的颜色选择而引起轰动。

她对自己品牌的雄心或许只有 Kanye West 能与之匹敌。2011 年,身为歌手的 West 第一次进军巴黎,并在 Fendi 实习了一段时间,他的 Yeezy 品牌运动鞋还得到了阿迪达斯的支持。尽管 West 曾经表示希望为爱马仕设计服装,并声称他曾与 LVMH 进行过谈判,但没能取得成功。最近几季,他已经不再走正式的 T 台秀,而是将精力更多地放在街头服饰上,并采取了直接面向消费者的销售策略。

(最终去巴黎发展的是他的前创意总监维Virgil Abloh。2018 年 3 月,他被任命为路易威登男装设计师。)

其他一些名人也有很多进军时尚界,他们把红毯作为得到行业地位的跳板。与蕾哈娜不同,无论是维多利亚·贝克汉姆还是玛丽-凯特·奥尔森(Mary-Kate Olsen)和阿什利·奥尔森(Ashley Olsen),他们成功的原因在于放弃了娱乐事业,谦恭地投入到设计行业。

毕竟,行业智慧告诉我们,要成为一名“真正的”设计师,ta 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到设计工作中去(否则他们就像杰西卡·辛普森[Jessica Simpson]一样。)同时,这些设计师从一开始到现在都以一种独立的、小型的状态运营。

相比之下,去年夏天出演《瞒天过海:美人计》(Ocean’s 8)的蕾哈娜似乎明白,各种表现自我的平台和渠道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她没有要放弃其中任何一个的打算。LVMH 大概也没有要求她这么做。

关于她的品牌将采取何种形式、将在何处创立以及如何构建与 LVMH 的关系,甚至是品牌的名字,还存在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

但可以肯定的是,蕾哈娜的第一场时装秀,或是盛大的歌舞汇演或是音乐会,或者是其他任何形式的表演,都将会是一场远远超出保守时尚界想象的活动。现在,她不仅有可能引领时尚潮流,而且有可能引领经理、经纪人、高管和孩子们对未来展开设想。

去年 5 月,作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 Gala)慈善舞会“天体秀:时尚与天主教的想象”(Heavenly Bodies: Fashion and the Catholic Imagination)的主持人——该怎么称呼她呢?设计师?创意女皇?形象大师?她身穿马丁·马吉拉·巴斯提尔(Martin Margiela bustier)设计的一件绣满花纹的迷你裙,外面披着一件宽大的外衣,头上还戴着一顶主教冠,被社交媒体封为“时尚教皇”(pope of fashion)。

从今天的角度来看,这似乎预示着未来。


翻译:熊猫译社 驰逸

题图为参加 2018 年 Met Gala 的蕾哈娜。图片版权:视觉中国

© 2019 THE NEW YORK TIMES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