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1月18日,11年前,一场大雪考验中国

蔡一能2019-01-18 06:00:00

《历史上的今天》是好奇心日报的新栏目,致力于让你了解更多。

今天是 2019 年 1 月 18 日,这一年的第 18 天。

2008 年的今天,铁道部宣布当年的全国铁路春运提前启动。这个决定让中国提前进入了春运模式,来应对巨大的返乡客流压力。5 天前,安徽师范大学一名 19 岁大学生被挤下站台,倒在了铁轨上。

这条新闻出现在湖南《潇湘晨报》1 月 18 日的头版,同时刊出的还有另一则新闻标题:《严寒 30 年之最 冰冻 11 年之最》。当班编辑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两条新闻之间的关联,事后证明,这场寒潮和春运碰撞出了 2008 年中国第一场重大的公共事件。

早在 1 月 8 日,气象部门就发布了雨雪预告,但人们显然对它的严重性预估不足;1 月 13 日,《潇湘晨报》的头版标题依然是难掩兴奋的《今天有雪,痛快撒把野》;接下来的几天,航班停飞、高速管制接踵而来,“灾害”一词开始出现在报道中;1 月 22 日,预估中的春运第一波高峰,湖南电网因冰冻发生故障,A 股市场千股跌停,报纸头版同时放上了冰灾照片和证券市场的一片绿色;从 1 月 26 日到 2 月 3 日,《潇湘晨报》头版持续被冰灾消息所覆盖。

受灾的不只是湖南。当年 1 月,中国南方出现了大范围的雨雪冰冻天气。贵阳、郴州等城市停电,基础设施瘫痪的村镇更不计其数;京广铁路南段的停电导致大量列车停开、晚点,在农民工聚集的广州,滞留旅客一度超过 50 万,广州站外的画面让电视机前的人们触目惊心;12 名电力系统职工在抢修作业中殉职,最终的因灾死亡人数达到 129 人。

你可能还记得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长沙火车站向旅客喊话的那个场景

“春节快到了,我给大家拜个早年。你们被困在火车站,还没能提早回家,我表示深深的歉意,现在我们正在想尽一切办法抢修,一定把大家送回家过春节。”

温家宝,时任国务院总理

雪灾尚未过去,已经有许多人开始反思它暴露的问题。花城出版社的《2008:中国惊天大雪灾》一书写道,雪灾揭开了“一个中央级大国企的怪圈”:“交通怪铁路没电、电力怪煤炭不够、煤炭怪交通运不出去……”虽然自上而下的强力动员最终恢复了电煤供应与交通系统,但火电的短板、电厂分布的不合理、铁路部门的应急乏术经此一役都显露无遗。

时任《财新》主编胡舒立则将 2008 年南方雪灾视为中国人实现“气候觉醒”的契机。气象专家认为,雪灾源于当年的拉尼娜事件,这种现象意味着赤道东太平洋海温持续异常偏低,造成全球性气候混乱。2008 年之前,普通中国人并不容易感知全球气候变化,而这场范围巨大、持续近一个月的雪灾正式为人们敲响了警钟:气候并不只是一个宏大、甚至有些先锋的议题,而是和每个人、和我们珍视的生活方式息息相关。

2 月 5 日,《潇湘晨报》的头版头条终于变成了一抹红色:《通了,亮了,红了,过年了!》。这一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

此外还有:

巴黎和会:幕起

1919 年的今天,27 个一战战胜国的代表聚集在巴黎郊外凡尔赛宫的镜厅,开始商谈未来的世界格局。这是一个精心选择的日子:48 年前,威廉一世正是在这里加冕德国皇帝,成为法国人的心头之痛。如今,刚刚击败德国的法国终于手握历史的主动权。

盛大的开场之后,巴黎和会逐渐变为主要大国的舞台,他们是法国、英国、意大利、美国和日本。他们将在接下来旷日持久的谈判中决定许多战败国甚至战胜国的未来,同时为 20 年后的战争埋下伏笔。

南方谈话:第一站

1992 年的今天,已经卸去官方职位的邓小平带着家人,乘坐火车专列到达湖北武昌。他在站台见到了时任湖北省委书记、湖北省省长和武汉市委书记,之后很快回到列车上。

这次短暂的停靠,让人们见识了邓小平如何在改革的低潮期作出他的“最后一搏”。站台上的谈话内容,包括“发展才是硬道理”、对改革开放的理解、对年轻干部培养的看法、对左倾思想的警告,则通过与谈人的记录,转达至北京。

邓小平的专列继续驶向下一站——湖南长沙。这一天,没有内地媒体提到他的消息。

基尼系数

2013 年的今天,国家统计局一口气公布了 2003-2012 年的中国基尼系数,为外界了解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状况提供了一个难得的官方数据。

在那之前,中国已经有十余年没有公布基尼系数了。这一经济系数是用于衡量收入分配差距,数值在 0 到 1 之间。通常认为,基尼系数高于 0.4 意味着收入差距较大,高于 0.6 表明收入差距悬殊。

根据此次公布的数据,中国基尼系数在 2012 年达到 0.474,2003-2012 年之间均位于 0.47 至 0.49,最高点为 2008 年的 0.491。时任国家统计局局长承认,这个数值“不算低”。

但在官方保持沉默的那段时间,非官方研究机构测算出的基尼系数更令人担忧。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公布的 2010 年中国家庭收入基尼系数为 0.61,北京大学“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得出的 2009 年全国基尼系数为 0.514。这些数值差异源于调查与统计方法的不同。

2017 年,国家统计局再次公布了 5 年来的基尼系数,2016 年为 0.465。


题图为 2008 年 1 月 31 日,广州火车站外一名晕倒的乘客被人群抬出。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