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账号登录

社交账号登录

0/34

上传头像

拖拽或者缩放虚线框,生成自己满意的头像

头像

预览

忘记密码

设置新密码

文化

1月16日,1年前,一场关于“龙虾教授”的电视辩论值得回顾

蔡一能2019-01-16 06:00:11

《历史上的今天》是好奇心日报的新栏目,致力于让你了解更多。

今天是 2019 年 1 月 16 日,这一年的第 16 天。

一年前的今天,英国主要电视台 Channel 4 News 上传了当家女主持凯西·纽曼(Cathy Newman)对人称“龙虾教授”的加拿大心理学家乔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的专访。一年后,这段 YouTube 视频的点击量已逼近 1400 万,是 #MeToo 时代性别议题的一个罕见杂音。

在这段 30 分钟的访谈中,纽曼和彼得森围绕后者的几个争议论点展开了激烈辩论,包括男性成长、两性同工同酬、变性人称谓等话题。不妨回顾几个访谈片段:

纽曼:……9% 的收入差距,这是两性每小时收入中位数的差距。它的确存在。

彼得森:没错。但这种差距由许多原因造成。性别是其中一个,但不是唯一的。如果你是一个称职的社会科学家,你绝不会做单变量分析。你说女性作为整体比男性挣得更少,不错。然后我们要细化到年龄层分析,职业分析,兴趣分析,性格分析。

纽曼:但你所说的是,基本上,女性不跻身管理层也没什么,而那正是造成性别收入差距的原因,不是吗?你说这只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女性并不一定要争取领导地位。

彼得森:不,我也没说这不重要。我说的是这种现象有多重原因。

纽曼:好吧,但为什么女性需要容忍这些原因?

彼得森:我没说她们需要容忍这些!我说的是,“两性收入差距只是由性别造成”这个说法是错的。而且它确实是错的。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做了多变量分析,让我给你举个例子……

双方在同一问题上继续交锋:

纽曼:好吧,与其否认性别收入差距存在——你在对话之初就是这么做的,你是否应该建议女性,别再逆来顺受(agreeable)、不要求涨薪,而要主动提出要求,不再对老板那么顺从。

彼得森:可我并没有否认收入差距存在,我否认的是它因性别而存在。你看好了,我在非常、非常、非常小心地措辞。

纽曼:所以收入差距存在。你承认这一点。我指的是性别收入差距存在——但你说它不是性别造成的,而是因为女性过于逆来顺受,不去要求涨薪。

彼得森:这是原因之一。

纽曼:好吧,那为什么不让他们去要求涨薪?这样难道不公平些吗?

彼得森:我在职业生涯中做了许多、许多、许多这样的案例。临床心理学家的工作之一就是培养自信力……我在临床和咨询实践中接触了许多、许多女性,非常能干的女性,我们为她们的职业发展提供的策略就包括持续推动、争取更高的收入。通常我们在五年内就让他们的工资增长了两倍。

纽曼:你为此感到高兴?

彼得森:当然!当然!

纽曼也提到了彼得森另一个极具争议的言论——他曾在课堂上谈及变性人的称谓问题。

纽曼:因为拒绝使用变性人自己偏好的人称,你陷入了一些麻烦。

彼得森:不,这不是真的。我之所以陷入麻烦,是因为我说自己不会服从联邦和省政府对言论的强制管束。我从来没有因为不使用某种称呼而陷入麻烦。

纽曼:好。你拒绝服从那条旨在打击歧视的法律修订。

彼得森:不。那只是关于法律修订意图的一个说法。

纽曼:好吧。你拿言论自由作为理据。为什么你的言论自由要凌驾于变性人不受冒犯的权利?

彼得森:因为要想获得思考的权利,你就得承受被冒犯的风险。我的意思是,看看我俩这会儿的对话。你当然愿意冒着冒犯我的风险,来获取真相。为什么你应该有这样的权利?这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纽曼:我很高兴能跟你讨论这些——

彼得森:你明白我的意思。你在做你应该做的事情,用力挖掘事情的真相。这是你应该做的。但你对言论自由的运用无疑存在冒犯我的风险,而这没什么。我也替你加油啊!

彼得森与纽曼对话。截图来自:Channel 4 News / YouTube

彼得森与纽曼的访谈主题具有内在的争议性,但更微妙的是,这场访谈本身也构成了一个存在争议的事实——基于不同的立场与视角,各家媒体对访谈现场的描述差异巨大。澎湃新闻的编译写道:“面对擅长回避自己激烈话锋、不肯直接表明立场的彼得森,纽曼只得转而问起他在一些细节问题上的看法”;《大西洋月刊》作者 Conor Friedersdorf 则直指纽曼的访谈方式建立在歪曲对方观点、强加敌意与不合理因素的修辞技巧上,突出体现了“现代传媒中的一种不幸趋势”。

这两种描述代表了对当事人截然不同的态度。纽曼的批评者将纽曼对彼得森观点的重述——“所以你说的是”(so you’re saying)和彼得森的驳斥剪成了一段 2 分 38 秒的视频衍生出众多 meme;部分中文互联网用户分别给纽曼和彼得森冠以“白左女权主义”和“硬核理性”之名;《纽约时报》作者 Nellie Bowles 则将彼得森称为“父权制的监护人”,认为他的思想深处是一种建立在神话理论之上、极为陈旧的世界观。

观察者们普遍希望探讨彼得森走红的原因。左翼知识界的旗帜人物齐泽克在为《独立报》撰文时提到,彼得森备受另类右翼青睐,让“沉默的大多数”找到了自己的喉舌。考虑到英国脱欧公投、美国 2016 年大选等政治事件,以及多伦多撞人案后曝光的 4chan 等非主流论坛,这种解释似乎颇具说服力。但发表于《大西洋月刊》的另一篇文章则指出,许多投票给希拉里·克林顿的美国大学生也是彼得森的听众,他的市场远比一些人想象的更广阔。

事实上,纽曼与彼得森的访谈之所以吸引如此之多的关注,时机是个重要因素。从 2017 年底开始,好莱坞兴起的 #MeToo 运动迅速延烧,娱乐、出版、教育等行业的女性以前所未有的声量,说出她们遭遇的性骚扰以及系统性的性别歧视。彼得森以科学为名、对身份政治的异议为此泼了一盆冷水,而他的拥趸之众更让享有性别议题话语权的西方左翼大感惊骇。

但在《卫报》作者 Matthew d’Ancona 看来,这种杂音并不是坏事。他在《禁止乔丹·彼得森这样的人制造冒犯,将是通往反乌托邦之路》一文中提出,这场对话本质上是古典自由主义思想和现代身份政治之间的一次争论。纽曼和彼得森共同展示了公共参与的模式,而几乎所有进步都是通过艰苦的协商、辩论和民主过程实现的。“我们需要更多这样的辩论,而不是更少。”他写道。

从这个角度来看,时隔一年,纽曼与彼得森的辩论依然是一笔财富。对左翼和性别平权的倡导者来说,它可以是一通叫醒电话:“保守阵营”不仅有 4chan 上的“直男癌”、劣迹斑斑的身居高位的男士,也有彼得森这样具备强大论述能力的“反方辩友”,他的登场理应激励“正方”形成更好的论述。

来自女性的反思声音已经出现。《少女园地》(Girl Land)一书作者 Caitlin Flanagan 去年 8 月尖锐地指出,“龙虾教授”引发的风波告诉人们,那种看似在文化、艺术领域走上坡路的左翼文化实际上已走向衰颓。说到底,人们需要的不是被严格督导的意识形态(ideology),而是真正的思想(idea)。

乔丹·彼得森。图片来源:jordanbpeterson.com

此外还有:

《堂吉诃德》

1605 年的今天,西班牙作家塞万提斯的小说《堂吉诃德》(第一部分)在马德里出版,立即大获成功。在那个属于西班牙人的黄金时代,小说很快就远销美洲新大陆。

《堂吉诃德》讲述了一个因为读了太多骑士文学,而丧失理智的贵族的故事。那时,现实中的骑士早已销声匿迹,渴望成为骑士的贵族不可避免地与世界发生荒诞的碰撞。无论读者将堂·吉诃德这个形象视为被现实打败的悲剧英雄,还是被幻想所毒害的愚蠢人物,都激发了对个体与社会、幻想(文学)与现实的思考,而这些议题在此后 400 多年的文学史中反复出现。

塞万提赛在序言中说,《堂吉诃德》意在摧毁那种不合时宜的骑士小说。事实上,它被许多文学研究者视为现代小说的鼻祖。

末代沙阿

1979 年的今天,身着西装的伊朗君主(沙阿)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表情悲怆,与王后登机离开伊朗,前往埃及,从此再也没有回到祖国。几个小时之内,他的雕像和大多数与巴列维王朝有关的象征物都遭到摧毁。

巴列维王朝始于 1925 年。当年,巴列维的父亲礼萨汗成为伊朗新任沙阿,巴列维则于 1941 年继承王位。巴列维王朝统治下,伊朗实行世俗化政策,传统的伊斯兰教法被西方现代法律所取代,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向西方靠拢。但统治阶层的腐败、奢侈和暴行,也在民众心中埋下了不满。

对现实的不满,最终和反西方化的意识形态结合到一起。1978 年,伊朗发生针对沙阿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巴列维被迫离开两周之后,流亡的伊斯兰教领袖霍梅尼回到德黑兰,伊朗转向宗教学者监护下的政教合一体制。这场伊朗伊斯兰革命奠定了伊朗今天的社会制度。

埃伦·约翰逊·瑟利夫

2006 年的今天,非洲人民终于迎来了他们用选票投出的第一位女总统。当天,在前一年大选中获胜的埃伦·约翰逊·瑟利夫就任西非国家利比里亚总统,这也是利比里亚内战后的首任民选总统。

1989 年到 2003 年间,利比里亚接连发生了两场内战,夺去数十万人生命,也摧毁了利比里亚的经济。2003 年,联合国向利比里亚派出维和部队,监督和平协议的执行。2005 年,利比里亚举行了战后首场民主选举,担任过财政部长的经济学家瑟利夫以 59.4% 的得票率当选总统。

对利比里亚来说,2005 年的选举标志了该国政治逐渐走上正轨。2011 年,瑟利夫和推动利比里亚和平进程的莱伊曼·古博薇、也门政治家塔瓦库·卡曼共同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作为对她们以非暴力方式维护女性安全、参与和平建设的表彰。



题图来自:jordanbpeterson.com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